A团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第六章     无奈的人生

 

 

警察局,山风小队特组...

[你们是笨蛋吗!!?你们这样浩浩荡荡的到暴风雨学院监视是要我们警局倒塌是不是!!!!]这个老年来还有力气骂人的老伯,就是警厅的高级督察...

[sir,我们不是没有理由就这样进去监视的!!]这个还顶嘴的就是抓拿了舞优和静的警官...

[不管理由是什么现在立刻马上消兵!!!]

[sir!实在对不起不能就这样消兵!]

[你们知道你们监视的是什么班级吗?里面聚集的都是上流各个排名不后的名人吖!你这样得罪了他们的话,我看就算是整个警厅都保不了你的小组任何一个人,再说他们各个有钱到一个岛都买得起怎么会偷东西呢!]

[可是sir,我们可是有证据的...]

[不管怎样,算是我拜托你了,消兵吧...这是命令!!快去!!]

[...yes...sir...]无奈的那个警官只能消兵了...

 

话说他们各个的确都是数数有名的上流社会的公子千金,但是他们也是名副其实的被授予神偷训练...家人知道吗?当然不知道...他们可都是瞒着家人加入的...

为什么会加入..有些事情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只知道选择了这个才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 × ×

 

  二宫和也家。

[那个对不起...]润按了一下二宫家的门铃,其实润很不想怀疑二宫,但是有些事实就是会摆在他的眼前...让他不能忽略...

[~...你来了?小和还没有放学呢...你先到他的房间等等吧...]

[...谢谢阿姨...]润向二宫妈妈道谢后,便来到二宫的房门前。

 

  打开了二宫房间的门...真是个很爱玩的人呢...连床上都放着充电器...是以防万一打着没电时可以充着电玩吗?

  润转过头看着衣柜旁有个整齐的柜子...里面装满的都是一下文件夹...润走向那个柜子前,手慢慢的靠近柜子,想打开,但是却被电击倒流...

[痛!...这是防盗系统...为什么只有这个柜子...里面...不会是...]你的犯罪档案...

[润、你怎么在我房间...]看着润抓着自己的手,二宫猜到了...这人动过那个柜子

[来看看和也吖,那么久没见了...]

[润想看那个柜子?]二宫低下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松本。

[...没有吖...]润看着这个有点陌生的二宫,他实在不知怎么面对...[我们去吃午饭吧...]

润已经开始怀疑我了...怎么办?是自己身上太多他的负担了吗?’

 

----------------------

在一个小道上,哭泣的小孩没人搭理...路人看到停顿一下便离开了...第一次一个人的夜晚...第一次一个人在哭泣...第一次一个人的寂寞...第一次一个人的路程...

[小朋友怎么在这里呢?迷路了?]一个老年的伯伯蹲下来,安慰着哭泣的小孩...[不要哭了...再哭就不可爱了...]

[我不要一个人...他们都是衰人...要我们分开...我不要一个人...只会说我捣蛋...都没有肯了解我...现在有了润...他们却要我们分开...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开心吗?他们都是坏人!!!]小孩眼里还在流着眼泪,看着伯伯安详的样子,自己也感到一点安心...

[和也讨厌欺负人的大人吗?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现在的社会都是不平衡了...和也要做那个为这社会带来平衡的量吗?]

[...可以吗?]

[只要你愿意...什么都可以的...老伯伯会帮你的...]老伯站起身将二宫抱起,带着他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你就是二宫和也吗?我叫相叶雅纪哦!!]看见老伯开门的霎那二宫听见了相叶介绍的声音,接下来是舞优,...智久.........隆平...一个一个向二宫介绍他们就是被选上的平衡量...

 

  这就是他神偷的开始...他们被校长称为平衡的量...说他们可以维和社会的平衡...老伯伯告诉他们,他们杀的人是该死的...他们偷的是应该的...

 

  二宫到现在还是意义不明的做了许久了神偷训练...我们练习近身打击...伤痕累累的...我还记得训练时原本有很多小孩的...但被训练折磨不了的...离开的离开...死的死...

 

  何必那么辛苦呢?我们不是有钱的少爷吗?,我们都是被抛弃的少爷小姐...家里人没有一个会重视的有钱人...就算我们再怎么伤痕累累的回到家,还是不闻也不问...让人处理我们的伤口...就离开了... …就因为我们不是他们想要的继承人...

 

  我不是正室...aiba酱没有所谓生意的头脑...智久在家排名最小...亮虽然是大哥,他弟弟不是正室,只是亮的母亲死的早,被那女人罢完了...裕和隆平一样...只是家里的傀儡...更不用说是千金的舞优和静了,家里人根本就不会把她们放在眼里...就算舞优多聪明,静有多机灵...都是不变的事实...

 

  我们就是被抛弃了...才会聚集在一起...没有原因...但是我们接受...因为那对我们能来说...是我们重新的生存之道...

----------------------------

 

 

[和也?]润看着吃着饭还在发呆的二宫...

[怎么啦?]

[怎么吃到一半停下来了?]

[...没有...我只是有点饱...]

[那就不要吃了!]润将二宫手里的筷子拿走,拿了杯清水给二宫...[喝下吧...]

[...]

[和也,我看...我还是不要再查关于山风的案件了...]看着喝着水的二宫,润突然开声的说...

[为什么?润不是很想知道真相吗?]

[我现在不想了...我只想保护着我喜欢的人...]说到这话二宫脸上的表情更看不懂了...

许久...二宫道:[...山风真的有犯到法吗?他们杀的人是该死的吧?!是不是...那些人都是该死的...不是吗?]

[他们是该死...但是他们的命也是命...所以我们不能看轻视...]

[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难道山风...没有帮助到大家?]

[... ...]说到这里润真的没有了答案...因为山风真的有帮到该帮的人...可是偷东西是犯法的吧...何况加上杀人罪。

[会偷东西...那是等价交换...]二宫站起来,没有回头的...离开了饭厅...不想再听到任何的解释,不管那是掩饰还是逃避,他都不想管了,因为真的...不知道该从何选起。

  润一个人坐在位子上...看着那越见消瘦的背影...是那么的单薄,那么的需要被保护...但是现在的我却保护不了他...为什么你不否认...要是你说不是...我一定会相信的...因为那人是你...不管说什么我都会相信的...就算是谎话...

 

× × ×

 

  佐藤宅,书房内传来一阵怒吼

[你这是干什么!!!被抓到警局去...还差点被入罪你知道吗!!]静的爸爸...

[就算真的入罪对你来说不是更好吗?在家里你就看不到我这个眼中钉啦...那么刺你眼...]静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每每犯个小错就被骂得狗血淋头的...那我哥呢?他就算再犯错你看重还是他...你疼惜的永远是他...

[你是什么态度!!你不知道事态的严重!!!!]

[事态的严重就是我会毁了你的名誉...]不想再听这所谓的爸爸的罗嗦,静站了起来,离开这间书房,打开门踏出去的霎那,静说出了心里的话...[那就是我想要的...]

[!!!!!]佐藤爸大力的扫开书桌上所有的东西...跌在地上破碎的声音,让他不知所措...

 

  中居宅

[优你几时变得那么坏的?怎么会被拉去警局呢?]可能吧...舞优的爸爸看起来善良点...

[只是一些小事...父亲大人不必担心...]舞优冷眼的看着他的父亲,从自己进来开始他就没有看过自己一眼...只是埋头的工作...

[那就好了...你弟年纪不小了,我打算日后会将一些的公务交给他试着处理...]

[那样不好吧...]舞优有点反对,因为他弟弟还只是个小孩...

[有什么不好的!你是女生,我没有可能将生意交给你的,叫你弟进来.!!]

[...]每当只要我有反对的声音,你总是认为我想独吞你的家产...难道是男生的弟弟,拿你的家产就那么理应?我做过那么多的努力,我没有放弃的帮助你...我得到的只有你的怀疑...

 

舞优回到了房间...发现电话有个短讯...是静...

...我又被狠狠的被骂了一大顿呢...我现在在秘密基地哦...过来好吗?...’

看到信息的舞优,拿了包包就往外跑...因为自己也不想逗留在这个家一刻...一分...一秒也不想...

 

 

 

 

第七章    和他的爱情

 

 

 

  暴风雨学院天台上...七人和乐融融的在一起吃下午的便当今天是裕带便当...可是感觉气氛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aiba酱去了哪里?]裕慢条斯理的打开便当,看着二宫身边空缺的位子问到。

[他只是和我说,向你说声抱歉今天吃不到你的便当,然后从包包拿出两人分的便当就离开了...]二宫看着便当里,五颜六色的东西,像是了解了为什么相叶会自带便当了...

[我煮的便当有那么不好吃?]裕看着眼前的每个人问到...[这可是我时隔三个月自告奋勇为你们做的便当也~]

[第一次觉得aiba酱那么聪明...]智久不客气的说着,但是他也知道裕一定不了解话中的意思...不过难得时隔三个月,努力的把它吞了吧...

[我们全部都有同感的...]舞优符合的说道...

[呵呵,不要这样嘛~你们看那卖相很可爱吖!真是七彩缤纷吖~哈哈!]说着静又放个不明物体进入自己的嘴里,说难吃其实只是味道奇怪。

[话说aiba酱到底去了哪里吖?知道他朋友多,但是他从来没有离开我们会其他人吃午饭的...]隆平问到。

[呵呵,你问来真是多余...人家可是有恋人哪会理会我们吖~]二宫看着眼前的六人眼神暧昧的说着..

[~你是说...樱井翔?]裕看着二宫好奇的问道...

[白痴的不要明知故问!]

 

× × ×

 

  学校在人少后院的树下...看见两个人依靠坐在一起的身影...

[雅纪不和他们吃饭真的可以?]翔拿着相叶特地为他带的便当,笑容止不住的吃着那便当。

[可以啦,反正今天是裕弄便当不去也行...还要谢谢翔救了我呢...]

[呵呵...不用客气...]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吃着雅纪煮的便当心里甜滋滋的。

[,好吃吗?这麻婆豆腐可是我的最爱哦!!]相叶看着像眼睛闪闪的...等待着赞许的答案

[很好吃哦...]

[嘻嘻~就知道翔一定会喜欢的!]

[雅纪嘴角上沾到了哦!]翔转过身,舌头准确无比的对着相叶嘴角上沾到的酱料舔走...很微妙的躲过了相叶的嘴唇

[...…]相叶脸红的别开脸...一只手覆上刚刚被翔舔过的地方...

[呵呵,雅纪讨厌?]看着害羞表情的的翔,脸上的笑意更止不住了...真是很可爱...

[...…]轻声的回答...脸就是不敢正视着翔...

[那就好了...]很害怕被他拒绝...感觉自己已经和之前想接近他的目的不一样了...可能自己真的被那天然的笑容给吞噬了...

看着沉默的翔,相叶也开始安静的吃着便当,享受着难得的宁静...和幸福...

[过两天好像是夏季烟花大会,那天雅纪有空吗?我们一起去看烟花好吗?]

[烟花大会吗?]可是以前都是山风的成员一起庆祝的...[好是好,但是我每年都会和nino他们一起庆祝的,所以今年也不会例外,已经约好了哦,翔要的话一起参加吧。]

[...可是我想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不可以吗?]翔放下便当,向相叶靠近...在鼻尖快要碰到时停了下来.

[我、我不知道...迟点给你答复...]别开脸,推开还想靠近的翔...脸上犯的红比之前还要厉害...

 

× × ×

 

  放学后山风原本约好一起到咖啡厅去讨论新任务的方案,但是一踏出校门,就看见一个帅气的人站在校门口出...向二宫招手...

[和也~]

[...?]二宫看着靠近的润...还有其余三人投向来的眼光在问他那人不是紫鼎手镯案的阻碍者吗?为什么你认识他?而且还那么熟?’

 

  润靠近时其余的三人只是微笑的问候,然后介绍自己...

 

[你们好,我是和也的青梅竹马,松本润...]

[润怎么会来学校?]二宫拖着松本,小声的问。

[阿姨叫我来接你的,顺便一起去买礼物,今天是和也爸爸的生日吖!和也忘记了?]

[我没有忘记,但是我今天有事请要做...所以润自己去买礼物可以吗?我迟点就回家了...]

[和也有什么事情比伯父的生日派对重要呢?]

[对我来说什么都比他重要!]二宫抬眼看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会这样说的润,不想润被吓到二宫再解释道:[今天是限量版销售最后一天!我要和他们一起去买,就这样了,润自己去买礼物吧!]二话不说的二宫就牵起舞优和静的手快步的离开了...

  松本看向眼前叫相叶雅纪的人...怎么眼神会那么的熟悉......是在那里见过...

  相叶停下步伐,转过头看向润,眼里的怀疑,让他觉得自己的真是身份快要看穿似的,相叶加快步伐的跟上前...远离那似可看穿一切的眼睛...

 

× × ×

 

  在咖啡厅的一个小角落...那不起眼的地方,没有人会注意到那四人在聊什么...

[这是...蓝玫瑰的种子?]相叶看着文件里夹带的图片...

[世界上真的有蓝玫瑰吗?蓝玫瑰不都是人工培植的,有种子?]静看着图片问舞优...

[种子看来不是没有的...一种是真正的蓝玫瑰,由日本耗资30亿日元培育而成,2006511日在日本大阪世界玫瑰大会上首次亮相的。](这资料是真的,以上而已。)[可是种子的话,他们可没有对外宣布过有...要知道的话,入侵他们的公司资料因该就可以知道了吧...]

[这人的名字叫砂冈直元...年龄33...犯案记录是...强奸!!!?什么!!!!!]二宫看着这人的黑色档案,已经有点想杀人...

[因为收买证人口供被消除,还有在女尸体身上找不到精子的种,还有指纹,明显的女体被清理过,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解释着案件的定案,舞优直觉那女的很可怜.[世上就是有因钱出卖人的人类...何必生气呢...]

[~下毒药的话会不会轻手了点?腌了他怎样?这人被告强奸可不是一次哦,次次的手法都一样...]静看着那人的照片平静的说...

[想让他自食其果...]二宫拿起被他杀害过女生的照片,二宫想到个好办法...

[蓝玫瑰的蓝让人觉得看见了无限的忧伤感呢...它可以和我们归为一类吗?那么高雅的颜色...淡淡的让人觉得不敢靠近...]相叶抬眼看着店里摆放着的蓝玫瑰...轻声的说道...

没有人回答相叶的问题,禁止了一段时间。

[...nino,你和那个叫松本润的是什么关系,他可是个侦探也!!]静突然想起了松本润便问,不是怀疑,只是想问个明白...

[青梅竹马咯...]讨论完细节二宫顺手的拿出游戏机开始玩...

[不是竹马那么简单吧...]舞优伸手有点出力的扯着二宫NDS上的吊饰...

[手拿开!!]二宫忍不住的大声喊了舞优一声...

[这对你来说不是普通的吊饰吗?干嘛那么紧张,之前也是不小心掉在地上而已,竟然紧张马上拾起,还小声的对它说对不起,还有上次只是因为NDS拿去研发,吊饰拆了放在包包里,只是那几秒找不到你就开始慌张了...还把书包都翻面了,看到吊饰才定下心来...]停顿一下看着安静的二宫,舞优再说到[还有,我看见那个松本润的手机吊饰和你一样,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对吖,nino为什么都不和我们说润的事?]相叶看着难得沉默的二宫,不经好奇了起来...

[...和他真的只是竹马的关系...没有其他的...]

[但是你对他有其他的意思吧?]舞优没有放过二宫的继续问道...

[...我自己也不知道...]

[nino不可以喜欢上他!你和他的立场是对立的,要是喜欢上他的话...可能不止你的后果不堪设想...连带我们的...]静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知道二宫一定明白...

[我们的立场是对立的...对吖!我们的立场是对立的,我又不是aiba那个笨蛋,我才不会喜欢上他呢,是你们多心了...]二宫将自己掩饰的很好...因为自己也不想连累...大家...

[我们真的不能谈恋爱?]相叶看着舞优,相叶不知道他要的会是什么样的答案。

[就知道你这家伙喜欢樱井翔,可是只要对我们无利益伤害的,其实是可以的...不用那么担心。]

[就是嘛,aiba酱喜欢樱井翔就要努力的去追求,没有遗憾的爱情才是最棒的...]二宫加以努力的说着...其实自己何尝不想去追求没有遗憾的爱情...可是自己不行,对方不是自己可以隐瞒的对象...那人可以看透自己的一切...

[!]听见朋友的鼓励相叶像是得到了某种力量,想起了樱井,相叶的笑容更是美丽。

[很饿了!!叫些东西吃吧!等下还要去nino爸爸的生日派对呢!]静打开菜单,看见里面美味的甜品,自己的心情也会跟着好起来...

 

 

 

 

 

 

第八章    又多一帮人!?

 

 

  时间来到三天后~

  一个暗小又不起眼的的小森林里...其实里面就是培育蓝玫瑰的秘密基地...山风来到这阴森的小森林,明显的是出任务...

  顺便和大家说下其实外面的这个时候夏日祭正在进行中...但是却有一班人马不可以去庆祝...

 

在靠近大门前的某棵树上,坐着四个人...

[现在外面正在庆祝也!!为什么我们要出来干任务!!!]有点大声的静在埋怨当中...

[你安静点啦,会被发现的!!]舞优马上伸过手盖着她的嘴巴...

[唉哟,明明说好八人一起去庆祝的,都是太一老师啦!就是那么的小心眼...]相叶看见静这么说心情也跟着低落...

[任务是有期限的嘛...老师说到难道不听咯!]二宫看了手表一眼[记得今天润他们在,所以进行B计划...]

[分开行动是第一次,所以大家要小心...30分钟后这里集合!]舞优叮咛完,便牵起静的手,就离开了...

[为什么男生就是必须做引开他们的工作?]相叶无解的看着二宫...

[就叫你多听课的,就是不要听!]不理会相叶二宫跳下树.

[这课堂有教咩?]相叶更疑惑的跟着二宫离开这棵树...

[山风出现了!!!]二宫和相叶大胆的就站在大门前,引起全部人紧急集合在他们这面,以方便舞优容易偷取蓝玫瑰种子

[呵呵,就凭你们想打败我!有点难度哦!]二宫嚣张的拿出NDS开始玩弄起来...明显的游戏机上没有了那黄色的小吊饰

[给我抓拿下山风。]一班警员往二宫的方向冲去,在要到二宫跟前时,相叶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挡掉了那些警员,二宫根本不用动手...

 

× × ×

 

  从屋顶上成功进入的舞优和静正在朝蓝玫瑰实验室的方向前进...

[~化学味真是让我讨厌,好难闻吖!!!不怪得我的科学总是考不好...]右手捂住鼻子,静最讨厌这样味道了...

[是你不准心上课,不是你讨厌化学味!每次说aiba,其实你也是个不上课的人...]

[...可是...我比他的成绩好!]静理所当然的说

[只是在他前一名叫好?]舞优无可奈何的吐槽着...

[比他前一名,还是比他厉害!有好过没有,不管怎样我就是比他厉害!!]

[快点去找种子啦!!!!!]

[~]因为四周的环境漆黑的,静没看见地上有小瓶罐就踩了下去...结果跌到了.

[就知道你说错话了!你看报应来了...]连一眼都没有看静的,舞优找找种子,边笑着说...

[种子!!找到啦!!!!]静站起来就看到了,但是也未免太明显了吧...?

[~怎么那么明显吖?]舞优往静的方向一看...直觉的直说了这样的一句话!这么明显?整个房间漆黑的,只有那个灯是由上往下照着一个圆形立体的小桌,上面摆放着几颗小种子...

[= =这会不会是陷阱吖?]静担心的问道,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前进...

[是陷阱也要拿的!这是任务指标~]舞优没有犹豫的,向那个小圆桌的方向走去,静就跟在她的身后...

舞优在口袋里,拿出个小袋子,伸过手要拿起桌上的种子,突然的身边的一声,一个铁栏从上面掉了下来,围着她们两人...

[~想要我的命哦!!]静的半个身体原本是站在铁栏的外围的,看见铁栏快要压到她时就跳进去抱着舞优[我都还没站进来!!]竟然还敢大声的说话...= =

[你个笨蛋!!!!干嘛进来吖!!这样不就被抓了!!!]舞优大力推开挂在自己身上的静

[!!!!]被大力推开的静撞向铁栏,被狠狠的电到了[好痛吖~呜呜呜~]

[有电力...]舞优上前扶起静...[都是你自己拿来的...]

[...!!]不理会舞优,静站起来大声的喊[是那个王八蛋!!现在给本小姐站出来!!!敢安装电力的那个王八蛋!!小鸡蛋的!!]气得静忘记有电力的把生气的手大力的要打向铁栏上,幸好舞优阻止了。

[小心点啦,笨蛋。]舞优把种子收好,看着静一脸无害的说

[润君说对了...果然会有这样的计划...你们会分开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面包!!原来是你哦!]静开心的看着大野说[没想到你们的润君那么聪明哦!!]

[...面包?]大野不知何从回答...

[呵呵~你整个样子就是巧克力面包,,更像咖啡了~哈哈哈~你是怎么晒得那么黑的?还是天生的?你不是日本人?可是听音很蛮标准的嘛~]

[我是日本人...]不知怎么回答的,就只能挤出这样的回答...= =

[没时间和你耗了,我们要离开了!]舞优把手指着屋顶,衣袖内突然出现了一只电子剑{就幻想成星际大战那个吧!!,一剑利落的把铁栏给分段了...

[你以为就凭你可以打得过我们?]静离开的铁栏来到大野的面前...

[你们为什么要当小偷?你们不都是有钱的千金少爷吗?]大野没有表情的,只是一味的问出心里的疑问...

[看来你这个面包查到的还真多吖!可是一切都不关你的事,砂冈在哪里?]

[...]大野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舞优和静

[你不说我们也知道啦!难道你真以为我们只是普通的小偷?]静左手的指缝四颗小型的弹珠...一丢,往小厨的方向丢去...‘BANG’的一声他们只听见砂冈一声惨叫便又恢复了宁静...

[你们怎么知道的?]大野惊讶的看着他们...

[一进来就发现啦!告诉你,我们可是有受过忍者训练的,听声辨位是很简单的...]舞优将刚刚装着小种子的空袋子还给大野...便离开了...

大野看着手里冒牌的种子只能笑了...{他们真的很厉害...竟然可以发现暗格...}

谁都看的出桌上一定是假的,但谁也不会猜到那瘦小的圆桌有别的暗格...

 

× × ×

 

[现在的警员都不乖乖连好跆拳道...来这里也只会是挨打的...]相叶三两下的就解决了那数来名的警员

[无聊...他们还没出来?]二宫将NDS收进口袋里,又看了一下时间...难道被拦截了...静他们打不过那个叫生田的吧...

[出不来了...]斗真和润突然出现在二宫的面前...

[出不来是什么意思!?]相叶紧张的问

[那就是被我们抓拿了...]润眼定定的看着二宫...为什么游戏机上没有了吊饰?

[...]原本想冲上起的相叶,突然被二宫阻止了...

[才没有呢...那么容易被你们抓到的,我们还叫山风...你激将法没有用~]

‘BANG’的一声吓着了门外的四人,其看向里面...

[发生了什么事?]生田看着润问到...

[!!!我们出来啦!!!润君原来你在这里吖~里面的面包好像快要烧焦了?]静站在润的面前,认真的眼神,像是告诉他大野智被炸了~

[什么?]润有点疑惑的看着静...

[是真的?]舞优从后符合着...

[!!!]生田不再理会他们想屋内去...润还是一个人的站在山风的面前...

[你还想斗吗?凭你现在这样...还想和我们斗?]舞优站在润的眼前,讽刺的说着...

[回去了!]二宫大声的说道,全部人听从指示的离开了森林...

 

在小森林里,四人快步的跑离这个地方,因为警方很快就会出现了...

[是不舍得是吧?这不像你哦...]舞优一边跑着一边看着二宫问...

[时间不够啦,不是约了智久他们放烟花?没时间耗吖~]这就是二宫和也的解释...

[你们想离开没有那么简单...]突然有三人出现在山风的面前...

[~]相叶和静因为来不及煞车,准确无比的撞向了他们...好在有一位即时的接住了相叶...没让他齐跌在地...

[~你们要搅和可以选个距离远的,我来的急刹车的地方出现吗?这样很痛也!!]静站起身看着身下跌坐在地上的两人,在看向还抱着相叶的黑衣人...[你抱够了没有吖?]

[!]相叶大力的挣脱开黑衣人的怀抱...‘怎么会有线香的味道?’

[你们到底是谁?怎么今天那么麻烦吖!!]二宫看着眼前没有见过的人问道...

[我们是来取蓝玫瑰的种子...]黑衣人说到...

[想取在我手上的东西,再过一百年后我死了说不定会交给你!]舞优没有理会他们直径的走过他们的身边,打算离开...

[任务在此,非取不可!]黑衣人没有客气的就像舞优出手...

 

舞优及时的闪过,相叶前去帮忙...二宫和静看着现在的情况也对其余的两位黑衣人出手...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偷取蓝玫瑰种子?]舞优一边闪开黑衣人的攻击一边问到...

[偷取的是你们吧!不要说得种子像是你们似的...]黑衣人没有回答继续的攻击着

[他现在在我的手中就是我们的东西,想偷取也要报上名来...!!]相叶看着黑衣人,一直想着那人身上的味道怎么那么像他...

[不必再打了!!]二宫和静三两下手就将那两人制服了...[就说啦!三两下散手想来对付我们?]

[呵呵,看来我们看小你们了...不过没有下次了!]黑衣人突然放出烟雾...三人也随着消失了...

[咳咳咳~我就说讨厌化学味道嘛~]静捂着鼻子在此确认的说道...

[挣脱术...竟然可以挣脱开我们的钳制...]二宫看着地上的铁链想着...他们可不是一般人啊...

[!!!!!!!!!!]相叶突然的惨叫吓着了其他三人

[干嘛?]舞优拍拍身上的沙问道...

[...快到放烟花的时间啦!!!]相叶二话不说的便开跑了...

[!!aiba酱等等吖!!!]三人在后面竟快的跟着...不愧是脚程快到会看不到脚的人...太快啦!!!

 

× × ×

 

  山风及时的赶到了烟花的会场...看见满宴的人潮心情不禁好了起来...因为又再一次的逃脱了呢...

[你们还真是慢吖!!]裕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呵呵,时间不是刚刚好吗?好饿哦~静我们去买东西吃!!]相叶拉着静的手就往食物的摊位扫吃的零食了

[出完任务有点累呢,你们坐那里吖?]舞优问道

[,那边~~智久和亮也回来了!]裕看着原本空缺的位子现在正逐渐填满人,开心的说道...

[他们两个不是跟着你们吗?]二宫拿出吊饰在此挂上在他的宝贝游戏机上...

[没有哦,在你们出任务不久后他们就说有事情便离开了...话说你们的时间还真是准吖!]

[是吗?]舞优看着手上刚刚在和那神秘的三个黑衣人打架时,他们其中一人留下来的戒指...

[怎么了吗?]裕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啦!!只是饿了吧...呵呵!]把戒指收起来,舞优在此微笑的看着裕[我们去买点什么吃吧!]

[!]跟在舞优的身后,裕知道他有很多心事...不过自己是没有资格知道的...

[~这是什么东西吖?]不远出的静大声的叫着

[很可爱吖!!你看这是蜥蜴也!!]相叶手上拿着一个小动物...[你抱抱它嘛~]

[不要不要!!你最好离我远一点吖!!]静一直往后退,相叶就越开心的一直逼进...

[不要蜥蜴还有别的哦!!你看~这是可爱的四脚蛇哦!!]

[~你不要越拿就越可怕的来啦!!!~救命吖!!]看见舞优出现在自己的眼前,静马上躲到她的身后...

[明明就很可爱吧,小优你说是不是?]

[你要是敢再拿这些动物吓静的话...小心我把你给丢到狮子笼去!!那么喜欢动物!!!]眼神秒杀了相叶的好玩心,马上把宠物还给老板,便乖乖的去买零食吃了...

真是可怕的家伙...她比nino还要恐怖...= =’这是相叶留下来的心得...

不久后烟花开始齐放...八人围着个小桌子...看着盛开的烟花...

[果然烟花才是一级棒的!!]相叶high情绪瞬间爆开~[你们看!!~好美哦!!哈哈哈哈~静你看!!!很美吖~裕你看!!~又来了!!!nino你看~]

[够啦!!笨蛋给我安静点,不然把你也拿去炸开来当烟花看!!]二宫用声音就秒杀了相叶的声音...二宫总是不能习惯这家伙的吵闹声...

[...= =]...,我收回刚刚的话...nino比小优还可怕...呜呜呜呜~这是相叶雅纪今天第二次体会到被威胁了...不过说实话的他每天都在被这两个家伙欺负没有好日子过...回想起来,相叶的到的结果就是~开心就好啦!!’继续吵闹~[~好美吖!!!!!]

 

 

 

 

 

第九章    开始明白你的心意

 

 

 

  黑暗的暗室里...一个女孩坐在那边...在干什么?没有人只有...研究新品?可能吧...

[这东西怎么那么熟眼?和我的剑型戒指是同款的?]舞优看着眼前在上次被黑衣人袭击他们留下来的唯一线索[照说...这样的戒指除了特进班的学生会之外...外界人应该是不会的...]舞优想尽办法的要打开这个戒指,但是好像设有指纹密码...

[没有那人的指纹是开不到的...]舞优将戒指放在显微镜下,开始观察...[这是什么?]舞优像是看见了什么似的,拉大了显微镜的度数...[Sakura......]是樱...[没有学院的标志...那就是不是我们学院的人制作的......是外界人...那么会是谁有我们学校科技的知识?...]

舞优打开学院的制作资料...[可是上头明明写着...特进班的人才是权用之人...而且这个制作方法没有可能外泄的...是极度保密的...樱到底是什么?... ...... ...难道我们学院有间谍?]

[~nino叫我们都去他家集合哦...]打开暗室的门...还是黑暗一片...静打开灯看见呆坐在位子上的舞优...[?]

[...我收拾一下就去...你等等我吧...]舞优快速的将戒指收起来...转过身微笑的回答

[..]轻声的回答,便离开暗室了...

 

× × ×

 

  二宫家今天挤满了人吖...松本、生田、大野、相叶、还有舞优和静...主人公当然也在...

 

{nino这是怎么回事?叫我们来这里,是想被发现?}舞优抓着二宫低声的说

{是润说想认识我的朋友,我原本不打算叫你们,但是他竟然说就上次那三人...你说我该怎么办?}

{难道他那么快就怀疑我们了?}

{我不知道...他的事情我全然不知…}说道这里二宫明显的眼帘黯然了...

[少爷,我进来了...]二宫家的女仆,将茶水放好便离开了...

[你们好,我叫生田斗真!]先打破沉默的是斗真[这是大野智,我们是润的助理侦探...]

[侦探哦,好帅的感觉哦,那你们会见到死尸吗?]静转换情绪的,乱问一同...总之现在学院学到的,就是他们实用之时了...

[死尸我们倒不是常见...不过可以说见过吧...]

[真的?好帅哦~等我出来做工是也要做侦探,感觉超帅气的!呵呵~]出来后我还是得做神偷,那已经是不变的事实了...[啊~忘了介绍了,我叫佐藤静~]

[舞优...你好...]

[相叶雅纪!!要不要一起玩个wii~nino家最多的就是游戏了!哈哈~]说着相叶自说自话的就打开了二宫家的wii开始选游戏...

[我要玩那个跳舞的...]静也离开舞优的身边,来到相叶身边...

[保龄球啦~]

[...真是个狂热分子呢...]生田看着游戏光碟不禁惊叹二宫...

[输了,海鲜拉面!!]静大声的宣告,便开始进入游戏状态

[要跟我玩~]二宫听到有赌注,便凑上前,想大捞一番

[不要了...我们还是玩玩就算了...]看到二宫靠经相叶马上回嘴

[~]二宫没有兴趣的离开了三人...来到润的身边坐下...[!!看我变魔术!!是我最近学的哦~]

[你连魔术都开始学了?]

[呵呵,看看我的厉害吧!!]二宫兴致的拿出魔术牌,开始他的营业...

 

  看着吵闹的静,舞优微笑的离开了二宫的房间...来到阳台处...看着外面热烈的阳光...好刺眼吖~

[你不和他们一起玩吗?]大野的声音从身边响起

[你还不是?]

[我不喜欢吵闹...]

[我只是想静静...]

两人没有对话的,就这样看着夕阳西下...

 

  一整个下午,各人都玩得很开心...六人留下来吃了晚餐才各分的回家了...

[那么明天上学见咯!拜拜~]静靠着舞优,对着门前的二宫摇手

[!明天见!]看着最后离开的静和舞优,二宫关上大门

[今晚打扰了~]润看着有点累坏的二宫

[一点也不...你和朋友还有些公事要做吧?我去叫厨房准备些点心给你们。]

[...好吖!谢谢,和也...]说着润就进了客房,和智还有斗真聊了起来...

对不起......叫你们来这里住,是优的主意...这样是方便我监视你们的一举一动...在你们查到什么时,我能马上销毁资料...在你发现时...我能马上...销毁你们...’

 

× × ×

 

  相叶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不喜欢司机接送...那样显得自己和那些有钱人一样...一样愚昧...一样爱现...

 

  一路上,看见的都是大家人户的屋子...各式花样的装饰让相叶眼睛很不舒服,脑袋很混...现在自己到底是谁...在家人那个乖乖的相叶雅纪是谁?在朋友面前那个爱玩的相叶雅纪是谁?在晚间出任务里相叶雅纪的是谁?... ...在翔面前那个天然的相叶雅纪...又是谁...?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雅纪!!]突然一道开心的声音在相叶耳边响起。

[?]声音怎么那么熟悉?相叶抬起头看[...]

[雅纪怎么了吗?脸色怎么那么不好看?是谁欺负你吗?]翔原以为相叶看见自己突然出现会很开心的,但是现在连惊讶都没有,一脸忧郁的...

[...没事啦...呵呵...只是玩了一整天累了...!?翔怎么会在我家门前的?]相叶现在才想起,翔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门前。

[等你吖!原本想给雅纪惊喜的,但是雅纪完全不开心见到我...真是失望啊~]突然一脸哀怨的,翔看着雅纪...

[!!?...哪有吖~我很开心看到翔哦!!那是真的!!!sho酱不要这样啦~我真的很开心哦!!]相叶想尽办法的想讨好这个心里明明早就已经笑开嘴的人...

[那么雅纪要补偿我...]还是一脸哀怨的看着相叶

[补偿?怎么补偿?我现在带你去吃麻婆豆腐好了!!]想到补偿,相叶只知道吃...= =开心的牵起翔的手进屋,但是无奈的,翔没有想吃他的麻婆豆腐...翔用力一拉,让相叶重心不稳跌在自己的怀里...在相叶还没有出声前,封着他的嘴巴...挣扎对翔没有用,不理会挣扎的相叶,翔将相叶的齿强行的敲开...特意的追逐他的舌...慢慢的相叶没有挣扎了...翔感觉到相叶在回应自己,让翔更肆意的想要更多,但是不行,这里是相叶家门前...过了许久,翔感觉到相叶快要不能呼吸时,才慢慢的放开他的唇...

相叶靠着翔的肩膀调整呼吸,相叶感觉到翔温柔的帮自己拍顺被他打乱的气息...

[...你这是什么意思?]等相叶顺了后,大力的推开翔,认真的看着他...

[可惜的夏日祭那天没能和雅纪一起看烟花...现在夏天快要到尾声了...]翔没有理会相叶的问话,自顾的说起其他事情

[...那又怎样?]相叶不明的看着眼前的人

[三天后的晚上有空吧?不要拒绝我...那天晚上八点,我在森林公园等你...一定要到哦!]翔看着相叶,离开前翔用拇指顺着相叶的嘴形描画,带着占有的眼神看着相叶,才离开...

 

× × ×

 

  二宫家今夜静得恐怖,为什么?因为二宫要潜入润他们的房间,查看他们到底查到些什么东西...

  二宫早就在糕点上放了安眠药...果然奏效了...进到房间时,只看见润和其他两人躺在桌上睡着了...

二宫轻手轻脚的将压在他们手下的资料拿来看...

[是那天蓝玫瑰任务的简报...]看着简报二宫发现,原来我们和黑衣人打架时他们竟然在...而且他们竟然也调查起他们了...[用着和山风相同的武器...]也是...为什么我没有发现...可是制作方法不是只有特进班和老师知道而已吗?抄袭也没有可能那么像... 难道学校有间谍?二宫想着想着再往下看...

[山风查到的资料就那么少?怎么可能?]二宫看着他们手头得到的资料...润没有可能那么慢的...放下了资料。

  二宫将床上的被拉下来,盖在润的身上,以免他冷到,再蹲在润的身边看着他的睡颜...[呵呵,你是整过容来?]怎么可以变的那么帅气?...怎么可以离我那么远...小时候的润不是这样的...润总是会在我身边陪我,就算我不理会润,润也不会离开我...但是你一离开我就那么多年...回来后又变得另一个的样子...

  我不喜欢这样的...[从小就那么的宠我...我现在好怕,好怕被老师下令杀了你们...那时你还会宠我吗?到时...润已经不会想靠近我了吧...因为我是个会杀人的小偷...]二宫慢慢的靠近润,进的可以感觉到他平稳的呼吸拍打在自己的脸上,偷笑了几声,轻轻的将自己的唇和润的碰在一起...[这是补偿!!]补偿我被你吓的半死的心...

 

  在二宫离开不久后,润慢慢的张开眼睛,眼里竟是不敢相信...刚刚听到的声音真的是自己喜欢的那把声音吗?润多么希望进来的人不是他...为什么...?

润早就发现了,但是他没有告诉智还有斗真...他想自己亲自确认...但是...

[我还是那么宠你的...如果不能亲手抓拿你,不如让你杀了我还更安心...]双手抓着二宫帮他盖上的被...一夜难眠的看着窗外的月亮...[和也...]

 

 

 

 

 

 

 

第十章     重新开始

 

 

 

  今天学院像平常那样回复了正常的上课,警员们无奈的退队离开了学院,特进班学生的休假也就结束了...重新开始了运作的班级,任务也再次开始分发...

[一大早的就要做任务检查,真是麻烦...人家什么都还没有准备的说...]隆平拿着手上任务的资料,在电脑上快速的输入

[要怪就怪那些警员怎么那么快收队啊!]二宫看着有点麻烦的资料,一下丢给舞优[~很懒吖~]

[你要脑袋里只有打游戏机时不懒的...]舞优还是接过二宫的资料帮他整理

[就知道你疼我的!]二宫在口袋里拿出DS开始闯关

[好啦,上课了!对了智久因为老家要开宴会的关系,请假了...]太一看着手上的学生报名表说道

[~不怪的智久那么迟都还没到啦,还以为被裕感染了...]亮看着身旁的人,有点疑惑的说着,再看看横山的位子[今天又迟到了...]

[不要管他!!开始上课了!]

[太一老师这是蓝玫瑰的种子...]舞优将小袋的蓝玫瑰种子交到太一的手上

[!听说你们又被袭击了,而且这次不止那三个侦探还有另外三位黑衣人,你们有什么头绪吗?]太一一脸认真的看着山风

[...]舞优原本打算私下调查的,但是还没说完就被二宫捷了

[我在和黑衣人打架时其中一个被我割伤了左腿,而且他们用的武器和学院制作的很相近...]将润查到的资料,和自己知道的全部说出来[我怀疑班上有内奸...]

[?]静和相叶包括太一其看向二宫...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

[,对不起吖...因为昨晚不知怎么的左腿被割伤了...]横山一出现,全班的人看向他...害得他有种说不来的罪恶感[...怎么了?我又不是第一天迟到了...]横山非常的疑惑...

[...没有吖...]太一马上回神,让山风回到位子上坐下...不动声色的开始交代任务

{裕的左脚伤口和我对黑衣人割的一样...}二宫往舞优的耳边小声的说着

{可是裕有不在场证据吖...你别忘了那天我们一起看烟花,你有看到伤口吗?}

{可是...}

{不要说了,看任务吧!}舞优坚决的否认,因为他怎么也不会承认裕会出卖他们,因为大家都是身不由已的在一起,有着同样的伤口,是不会危害自己人的...所以他坚决的相信不是班上人干的...那个sakura到底是什么意思...

 

× × ×

 

  下课时大家还是围在一起吃午餐,今天因为智久不在的关系,隆平带了多一个便当来...怎么处置才好呢?

  很好意思的,相叶就把樱井给叫来了!

[那个大家好,我叫樱井翔...]樱井很尴尬的向大家介绍自己。

[你好...]其余六人也尴尬的同声回话...= =超尴尬的...

[这是我弄的便当哦,今天多带了一份,就请少爷你迁就点吧...]隆平礼貌的将便当盒交给樱井

[,一点都不会迁就...]

[那天晚上我在地上捡到一个戒子,而且里面有写着sakura这个名字也...]舞优无谓的再樱井翔面前说,因为在听见他的名字时,舞优开始怀疑这人,但是横山却突然说...惊讶的全部人看向横山

[~你说戒子吗?我的戒子也不见了也,里面写的也是sakura...]

[几时不见的?]舞优紧张的问道

[...也是在我弄伤脚的那天吖...回家冲凉的时候...出来就不见了...]

[......]二宫不敢相信的看着裕...他很想不相信,但是有些事实就会摆在眼前...

[我是被人嫁祸的...不是我啦,你们要相信哦...]裕有点冤枉的看着二宫,但是在二宫眼里裕得不到谅解

[...特进班的规矩坐在这里的学生都知道...确定权不在我们身上...]亮看着裕,脸上是一脸严肃的...[只能等老师们的确定了...]

[我吃饱了,还有些事情做...]舞优放下便当,离开时,犹豫的看了一眼樱井翔才离开

{...}小声的静发现到舞优的变化...包括她听见裕戒子不见时身体惊讶的震动了一下,表情也僵硬了...优一定知道些什么...

 

我看到了,为什么听见裕被冤枉时,那个樱井翔的脸上竟然有笑意...听到不明的话题不是应该没有反应的吗?为什么...我看到他脸上的笑...那个sakura果然是他的樱...’舞优一边走下楼梯一边想着临走前,樱井翔对着她挑眉的那瞬间,明明就是在向舞优下战帖...‘他知道我没有办法救裕...他知道我查到了什么...我们的事情现下竟然全掌控在他的眼里...真是不忿气!!我就不信我赢不了他!!!’

 

× × ×

 

  特进班...

  二宫看着眼前老师交给山风的资料,里面是上次黑衣人袭击他们的资料...里面竟然怀疑起裕来...{不可能是裕的,他不可能会袭击我们的...}其实也二宫不敢相信,老师真的着手向裕那边开始调查...

[nino...以前离开神偷行列的学生都是怎么离开的...]相叶看着里头的字...字字都对着裕的行为判定...这样下去真的会离开我们的...

[消除记忆...]那种消除不是还以他重新的学习生活,而是...而是将他从宝宝的记忆消除到现在...结束后就等于是一个外人看起来精神压力太大,导致从回童年的问题人...拥有不了新的记忆,也没有了可以回忆的记忆...

[裕的父母那么可恨,一定不会对裕好的...]静看着舞优

[我知道...不如我们自己回手调查...]舞优看着其他三人

[可是老师叫过我们不要插手的...]静有点犹豫的看着舞优,可是不能就这样让裕成为一个没有记忆的人...[...参加!]

[我也是!]相叶敢在静说完马上回答,舞优看向二宫,二宫只是微点头...

[晚上我们再出今天老师派下来的任务,黑衣人一定会出现的!如果他们知道我们的行踪的话...]舞优只能放手一搏了...因为他们手头上对黑衣人的资料,一点都没有...

相叶快手的将任务资料拿出来[今晚要是出动的话,下午我和静去放时间帖!]

[这次的目标是忆の画,人物目标是高山杨柯...今年27...好年轻哦!身份是政治人物,因为他父亲是前任的朝政管辖最大而他是续他父亲的职位,利用自己高尚的身份欺压平民,曾今在一次的收买偏正人物时被记者拍到照片,但是因为他的势力大,没有人动他反而被他还反告那个记者,现在已经在监狱里死于非命了...]

[又来了...怎么又是这样的人啊!!]二宫看着这些资料只能越发的恨

[不要管这些了,为了引他们出来我们只能改变原先计划了...希望润他们不要出来搅和...因为这是关于到裕的生命的...]舞优看着二宫,想他给自己一个确认的答复...

[...不知道...]

[算了!我和aiba酱先去放时间帖了,你们讨论下吧!!]静抓起相叶的手,快速的离开的班级

[,你是不是查到了什么?]二宫早就发现舞优的异样了,只是二宫觉得要是舞优有意隐瞒的话,那就是说这件事情...我们范围的人不可以知道

[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nino~我的确是查到了什么,但是我担心要是那是真相的话...会伤害到aiba...我不知道我们今晚的任务是对的还是错的...]

[你怀疑樱井翔?]

[,他的出现就已经很突然了,而且完全没有理由的接近aiba...喜欢吗?我才不相信...]

[你我都不想伤害到aiba酱的...只是有些事情,不免的会强逼我们去选择,樱井翔和裕...我一定会选择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