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第十六章            秘密的揭幕

 

 

 

  相叶一个人来到了他和翔一起看烟花被告白的地方,那是他们平时没事就最喜欢来的地方...

[这里还是没变呢...一个人来还真是感觉不一样呢...不过...怎么我都不可能一个人来这里的吧...]相叶对着某棵树弹出一个石头

树上的人闪开了,但是却不敢从树上下来和相叶对话.

[,sho酱从小我从来都没有被人感觉到过需要,家里人就只会说我没用...只是我对经济学真的一点兴趣也没有嘛..]相叶慢慢的说着一边往树边走去,转过身背靠着树...缓慢的坐下...

樱井从树上看下去,根本看不到相叶的表情...[雅纪...]小声的没有人听见

[小时候因为没人管,我总是爱到处的玩,在一天我不知道怎么的跟着直觉到了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面有很多小孩...我感觉得到他们和我是一样的,都是寂寞的小孩...然后我就被选上了...经过很多的训练,那不是人一般的训练,但是我们都不曾逃避,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找到了我们想要的东西,那就是想守护和被守护的感觉...]相叶的声音开始颤抖[可是今天我们却发现了,我们守护的一直都是错的事情...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之前被我杀害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果然不应该拥有的事情我们就不应该和上天争取,因为得到的最后后果就是...惩罚...sho...我知道是你...你下来好吗...告诉我...我现在因该怎么做...]抱着双膝相叶哭了...真的哭了...这样算的上是被爱人背叛吗?...

樱井从树上跳下来,马上紧抱着相叶的身体,樱井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可以化解这一切,看见他心爱的人受苦他却做不到什么,从一开始樱井翔也只是一个帮凶...

[雅纪...真的很对不起...]樱井张开手,对着手上的粉末一吹,相叶瞬间晕倒...[雅纪,...对不起...]樱井不知道他要怎样说出这一切的事情,现在的他只能按照那人的命令做事了...

 

× × ×

 

  离开了地下室,班上突然出现了好几个蒙着面的高手,虽然三人可说是勉强的挡下了他们的攻击,但是体力上来说女生是很吃力的...

[再这样消耗下去,我和静都会被打倒的!]舞优对着大野说着现在状况

[我知道了!]大野手上突然出现钓鱼竿

[这种时候了你还想着钓鱼!!!]静看着他手上的东西大骂起来

[才不是呢,虽然很想,但是它可是我的武器嘞!!]大野将手上的鱼竿伸长,鱼竿的线突然从一条变出了好几条,瞬间的将眼前的蒙面高手给捆绑起来

[~有那么好的东西怎么不早用吖!!竟然袭击本小姐没死过吖!!!]静看着倒下的高手,上前幸灾乐祸的拳打脚踢了好几千~...才停手

[呵呵,这东西我不太常用,多用也只是钓鱼用途而已哈哈哈...]干笑了好几声,大野尴尬的看着舞优和静

舞优没有理会大野那尴尬的笑声,上前拆开蒙面高手的面罩[?隆平?还有其他的学生们?怎么你们会在这里?...还袭击我们...?]

[杀了中居舞优...杀了佐藤静...杀了山...全给杀掉...]全部人只是喃喃的在说着一样的话语,仿佛向中毒一般的恶狠狠的瞪着大野他们

[这是...洗脑...让他们只服从洗脑后说下的命令...]

 

× × ×

 

  二宫和松本两人在电脑室里左翻右找的一直侵略的国家的资料...找寻着老师们卫星定位的位子.

[和也,有好几个被锁死的定位破解不了,不过都是集合在一起的,你说会不会是老师们的藏阁地点?]润看着眼前消耗了他不少时间的密码档案

[可是那里是大前辈的家也...怎么可能会那边...]二宫看着显示的地址是老师们的大师兄木村拓哉的家

[大前辈和你同级?]松本看着显示的资料,明明都个和老师们的年龄相近为什么是和也的大前辈

[他是训练出来的学生里面唯一不用回馈学校的前辈...他的任务指数是我们山岚现在的三十多倍的多吖!大前辈那么帮助学校没有可能会是他的!...再找过吧!]

[和也,不管怎样都好,去看看好吗?]润还是不放心,他总觉得这样大前辈感觉怪怪的...

[可是...]

[就算他不是我们也该去通知他一声吧,怎么说他都是学院的重力人物...]润不管怎样他都很想去看看这个叫木村的人...

[好吧!]二宫下载了电脑上他们找出来的有力资料到他的DS[走吧!我们去看看优她们!]

[!]

 

 

[这班人是怎么回事?一路过来听到的声音就是他们发出来的?]润进到班上只是好奇的看着大野

[舞优说他们被洗脑了...只会服从给他们指令的人...]

[不要管这些了,nino你有查到什么吗?]舞优看着二宫的眼睛红红的,她知道二宫因该是哭了吧,多伤心的事情二宫都不会在他们的面前流下一滴眼泪,这个松本润竟然可以...看来nino真是的是很喜欢他

[...]闭上眼睛,二宫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气息,才慢慢的说出口[我们找到了一个无解的卫星定位址,那边有好几个人的定位都被锁死了,就算是学院的电脑也解不开,我想一定是老师们的了...可是对象是被学院的大前辈...我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二宫将DS交给舞优

[也只能去看看了...我们也不是很了解这个所谓的大前辈吗...一直以来他都是走暗黑的路线...]舞优看着荧幕上闪亮着的几个光点[不管怎样去了再说!]

 

× × ×

 

  相叶慢慢的张开眼睛,灯光,便马上的又闭上了感觉到手脚被紧紧的捆绑...

[雅纪...]听见了熟悉的声音相叶更是紧张的往内缩了一下

[不要碰我!!樱井翔你竟然暗算我!!]眼睛开始适应了灯光,第一眼看到樱井翔,怒气突然的涌上心头,但更多的是伤心感...

[雅纪,我也是无可奈何才会这样做的...]翔很想向相叶解释现在的状况,把他绑在这里也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这样他就不会见到主人,这样主人就不会对相叶怎样了...樱井家的地下室,是最安全的选择。

[樱井翔,如果你要我原谅你就马上放了我!!!]翔没有听过相叶把他的全名读出来,原来是那么的刺耳的...

[不要这样好吗?雅纪你在这里会很安全的...]

[我宁可有危险!!!我是不会留下小和他们自己在这里的...我宁可和他们一起死...]相叶眼神坚定的看着翔

  翔是第一次的觉得原来他的雅纪是那么坚强的人呢,但是你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不管你说什么我是不会让你离开这里一步的...]说着翔便离开了地下室

 

× × ×

 

  暗室里面坐着一个人,那人背对着所有人,,是被他所操控的人...

[主人...]樱井翔,山下智久,锦户亮向着眼前威严凌凌的人跪下。

[山风人呢?]冷淡的语气让人听了直发毛

[正向本宅的方向过来…]

[哈哈哈哈哈… …这次真的一切都会结束了呢~]木村离开那高大的椅子,来到被操控人的面前暴风雨学院特进班全体班师面前...[我亲爱的朋友们...你们的未来真是渺茫的什么都看不见呢...]

 

× × ×

 

  和也他们来到了木村的大宅面前...

[~真是黑暗到极点吖~这个大前辈是...何方神圣吖~整个超级怪人的说...]静看见眼前的大宅都是以阴森的感觉为主...真是可怕...[怎么感觉到背后的凉气超重的说...]

[= =相叶不在没有人会和你搭腔的!!]二宫白了一眼眼前的人...真是无奈,明明气氛那么紧张她竟然还可以开玩笑...

[放心啦,不会有吖飘出现的,只有被洗脑的操控者可能会出现...]舞优想了想认真的说到...

[那些比吖飘还可怕...战斗力十足,每下都是致我们死地的...我宁愿看见吖飘...]大野认真无比的样子说着现在的情况

[什么你个吖飘吖!!!你们这是什么白痴对话啊!!还有你吖!~竟然说得那么认真!!]润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没好气的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打开大门他们看见山下智久,和锦户亮坐在大厅的最尾的两张大椅上...

[,智久!!!]静看到两人安全的坐在椅子上便加快脚步的向他们跑去,不料的亮竟然拿出枪对着向他们跑来的静开枪,静幸运的避开了一点,但是脚还是被稍微的擦伤了...[...怎么会这样...]静跪在地上

[被操控了?]二宫看着开枪的亮大声的说

[...是有意对着静开枪的...]舞优认真的看着眼前不知怎么变了个样的两人...

  润快手的拿出枪对着眼前的两人,但是被二宫阻止了[不要!润不要开枪!!]二宫挡在枪头前阻止润开枪

[为什么?他们可是有意伤害你们!!]润不可理解的看着二宫

[他们...他们是我的朋友...不可以伤害他们...]二宫坚定的眼神看着润,友谊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因为这是在他被放弃是,所得到的新事物...

[和也...]润还没说完智久的声音便大声的在大厅内回传

[,在我开枪那刻我们就已经不是朋友了...]智久将枪头对着舞优再次开枪,当然舞优一定闪开了[更因该说我们的友谊其实从来就没有开始过...]又一枪对着二宫[我们从小就被主人编排进学院,只是因为要完成主人的报复计划...]再开对着润[虽然我们都没有一刻是自愿过的,但是我们的家人都被挟持了,只能听主人的拆迁...]再来对着大野开[只要我们有不听话的地方,我们的家人就会当场死在我们面前...翔的妹妹就是这样死去的...]停止了开枪的动作,亮离开了那看似高贵的地方来到静的面前,将枪头对着静的头...

[锦户亮!!!]舞优没有理会这个人到底是不是他认识的亮,只要是谁对静动手她就会还手!一脚将锦户踢开,舞优扶起静

[~优还是那么的保护静呢...但是不用着急吖!等我将静先解决了,接下来就是你了!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不然就你们先杀了我们]亮自嘲的站在舞优和静的面前,真的下不了手,他宁愿...宁愿二宫他们其中一个开枪了他们都好...就当是我已经没那个能耐再当人了...让我们离开吧...

[就那么想死吗?就那么想离开吗?和我们在一起真的有那么不愉快吗?]二宫看着亮疑惑的问,眶眼泪在闪耀,二宫却坚决的不然他掉下...[那么就让我来了解你们吧...]二宫瞬间站在亮的面前,二宫手上的小枪对着亮的额头,二宫闭上眼对着亮开了一枪,在智久还没反应过来也对他开了一枪...

 

在亮慢慢倒下的时候,二宫听见微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ありがとう...}

 

谢谢你解放了我这残酷的一生...

 

谢谢命运是让我死在你的手里...

 

谢谢友谊让我和你们牵上一线...

 

谢谢生命让我不快乐时还可以遇上你们这班好朋友...

 

还可以过上一点的幸福人生...

 

听见枪声静将耳朵和眼睛盖上不敢看眼前这幕,躲在舞优的怀里身体颤抖让舞优知道她在害怕...舞优知道在智久将他们正真的身世告诉他们时...就已经听到他们声音里的绝望,他们其实是特地出来送死的...

二宫背对着大家,但大家都知道他才是正真的承受了一切的人...

二宫胡乱的擦干了眼泪,转过身看向其他人,[我们时间不多了,这一切都证明了,我们找的地方是正确的,去解决这一切的起源的涌者...然后回家吧...]说着二宫头也不回的就往内里的方向走去

 

× × ×

 

  相叶一个人在地下室里,想尽办法的想离开这个地方...

[这什么鬼绳子来的,那么难揭开的!!死翔,竟然真的就把我放在这里不管!!你说要是人家饿了怎么办!!?]

  一直说着无关紧要的话,但是就是还没有想到办法...

[!!对哦!!我随身有带着小刀的嘛~]现在才想起会不会太慢...[...YI...就知道这绳子不好对付...]‘绳子顺利的被相叶割开啦~!!

[~绑到那么紧真是痛死了!!要是让我找到你就完蛋了!!!]相叶打开门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樱井架的地下室...

[这是翔的书房吗?链接在一起的= =!!]真是普通吖~怎么都是书吖~真是个聪明人的书房...但是很乱...

[~]因为没有开灯的关系,相叶被书绊倒了...[这是什么东西吖!!]微弱的灯光让相叶微弱的看到字上写的东西...

[木村前辈...?什么!!?原来他就是幕后黑手?...]翻开资料的后尾,是翔家人和智久,亮家人的收场地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木村前辈不是我们组织的重要人物吗...怎么回事这事件的黑手...他还挟持了翔他们的家人...不管怎样救人要紧!!

 

 

 

 

第十七章       相信的人

 

 

 

  二宫五人来到了地下室,他们看见一排的人,看见了老师们...

[老师!!]静往前想靠近老师时却被舞优拉着

[不要过去,老师都被洗脑!!]舞优大声的对着挣扎的静喊。

[老师也...]静停止向前的动作,那把冷酷的声音就突然响起了...

[你们终于来啦,真是谢谢你们解决了我那两个废物吖!他们有求死的心,我就成全他们!]男人终于在他们的面前显现出他的样子了,不过在场人都知道是谁了...[!把松本润和大野智给我抓起来!]

[!]听到指令的翔,马上上前把两人抓起,但是润和大野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被他抓到呢...

翔拿起手上的遥控器按下,木呆被操控的人突然动起来,上前抓起两人,二宫见情况马上上前帮忙,舞优和静也跟着二宫阻挡着老师们的攻击。

[樱井翔我早就知道你是间谍了!!你现在这样aiba酱他怎么办!!你不要和我说你对他只是任务上的敷衍!]舞优真的不能忍耐同伴上的伤害,他们不是没有想过强迫相叶停止和翔见面,但是这样是没有可能的...

[放开我!......放开......]松本润和大野智被强制的压下了,手上被锁上电池手铐只要他们有丝毫的挣扎就会被电,一次比一次更强大。

[!!]二宫上前扶着润,身边被操控的人也一 一退下了...[木村前辈我不知道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神偷组织到底哪里得罪了您吗?]二宫狠狠的望着眼前一直保持着微笑的人

[我能说什么呢?二宫和也,中居舞优,佐藤静,还有相叶雅纪你们都是聪明的人吧!猜不到我这是为了什么~]

{雅纪?}翔被吓着了,相叶雅纪没有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小声的叫了下相叶的名字

[aiba?]静也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人,相叶在这里吗?静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感觉一下附近人气息...{aiba酱在屋顶上面...而且已经被木村前辈发现了...}静小声的告诉舞优

[怎么那家伙会在这里?不是叫他去看着我们的家人吗?]

[还想在那边呆多久吖,这样爬着不累吗?]木村对着相叶藏阁的地点射出短刀飞向相叶

[~]相叶为了闪开刀子却忘记抓紧就这样跌下了...

{樱井翔你要忍着...不可以这样上前去}翔双手抓拳忍着上前的冲动

[aiba,你没事吧...怎么那么不小心吖!笨蛋!!]舞优上前扶起相叶

[很痛也~这么高掉下来,你还说我!!]

[我们家人呢?]二宫看着相叶认真的说!

[放心啦,安全措施全部具备!只是...]相叶看向翔的方向,眼里是读不出的感情

[不要在那边耍嘴皮子了,二宫和也,你就那么想救出他们?]

[!]二宫眼里的坚决看着

[告诉你吧!我这样做只是为了得到全世界,最碍眼的就是暴风雨学院了...]

[...]

[你知道吗?现在学院里的学生已经全都到地狱报道去了...现在只剩下你们了!这样就没有人阻止我了!]木村眼里的怨恨真是不可小鉴[!]木村叫了声翔的名字

[!]翔应了声木村,走到地下室唯一的机器源头,按下红色的按钮,二宫他们站着的地方瞬间出现了几个机器手企图抓起山风,但是山风怎么能说抓就抓的呢...可这些机器手是有安装智能功能的,它们知道静受伤了便对着她的伤口进攻,让她瞬间脚软被抓起来...

二宫看见这样的景象便拿出他的宝贝换成触电棒和眼前的机器手对抗,但那手竟然斩不断

{这是怎么回事?}当二宫再想着是怎么一回事时...相叶,静和舞优已经被抓起来了

[nino快跑!!!]润的声音让想着事情的二宫顿时清醒避开

[你果然就是我要找的人呢!]木村来到二宫的面前,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便把二宫打晕,向翔交代了几句,便带着二宫离开了地下室

只留下激怒的润...

翔突然把机器解开,他立刻来到相叶的面前,但被相叶一把推开[不要靠近我...]低声的说着,便离开了翔的视线,和润一起离开这鬼地方...

 

× × ×

 

离开后相叶一路的冷漠让同行的人感觉到很不自在...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打破这样的僵局...二宫被木村抓了...木村后来会有怎样的行动..他的那些话...相叶和樱井之间的感情,没有人知道樱井在想什么?喜欢?还是...不喜欢?在场的所有没有一个知道答案...

[a no...aiba~今天我们去nino家吧!]静突然提议出这样的要求,但是大家是知道她只是想让大家点陪陪相叶...

[......]

[去吧!我们还要查木村将nino带去哪里,还有他葫芦里到底装着的是什么计划...]舞优知道静邀请的用意便也帮忙,没有人想他不开心

 [好吧...]我看我真的要打起精神了,nino的生命比较重要...{翔说是为了保护我...那是什么意思...前辈离开后放了我们...来到我面前...将这张纸条塞给我又是想怎样......现在的你是我当时认识的你吗?... ... ...还是本来的你就是为了前辈才来接近我的...}

 

 

PS:纸条内容是~樱井约了相叶明天晚上,老地方见面~

 

 

× × ×

 

  二宫醒来时已经被锁在人型架上不能动弹...

[nino你醒了?]樱井原本只是想看看二宫有没有被木村怎样所以才来到实验室,谁知二宫竟然醒了...

二宫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樱井...

[没事吧?主人他...没有对你怎样吧?]樱井知道二宫不说话是因为他的欺骗...不过自己也只是身不由己...

两人沉默了一段时间,二宫才慢慢的开声说[...其实我和优早就猜到你是那班黑衣人的带头者了...只是我们相信你眼里的留恋...希望你会对我们那虚假的生活有些留恋,这样我们...或许...可能...可以成为正真的朋友...]

[nino...其实我...]已经在想着办法了...这话没有说出来木村便出现了

[想说服我最好的帮手人吗?不过你说多少他也不会离开的,他家人的命可是还在我的手里呢...]这声音吓得翔以为自己露馅了...

[为什么只留下我?]

[因为你是二宫家的人咯...]

[你抓错人了吧...我只是他们的弃子,对你帮助不大哦!]二宫可笑的看着眼前总是带着黑暗感的人...

[...只是他们太笨了,把一个这么有利用价值的棋子变成弃子...而且在这一切事件里,只有你们二宫家最后的传承人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吧...]木村看着二宫,眼里的势力让二宫觉得背后一阵冷感.

[...这是什么意思?]

[在这个城市的后山上有一座巨大的古老城堡 ,在一千年前,那时你们二宫的姓氏可是传承性的,在这个城市里只有一家可以用二宫这个姓氏,当时你的祖先可以那么撑头的原因是他们拥有世界上最棒的武器,传说拥有那个武器的人,可以以一敌百,然后就是称霸天下了~]停顿了一下,中居看着二宫那越是倔强的样子,他越是兴奋,[可惜你的祖先就是不会利用这么好的机会,还将那武器封锁在古城的地下室,用尽了当时一切的机关阻止进入的人,到最后被最信任的人背叛了,他就将自己和那背叛他的人一起死在了绝世武器的身边...]

[你和我说这些废话也没用,我根本不知道那古城的一切事情!!]

[但我知道,那古城最后一层机关的钥匙就是你!你的血就是我的钥匙!!你就好好的再这里休息吧,三天后...我就要去领取我的绝世武器,统领世界!哈哈哈~]一整大笑的木村潇洒的离开了.

一阵的沉默,樱井不知道自己现在呆在这里的立场是什么,在转身离开的当时,背后传来二宫弱弱的声音

[aiba酱他...真的很爱你,三天后要是我就这样离开了,帮我好好照顾aiba还有叫优要好好的看着静,现在少了我一个,就辛苦她了...最后...帮我问下他...其实我真的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的,这样的我,他还会喜欢吗?]

听完这些话,樱井不敢答应二宫...因为樱井也不知道自己值不值得二宫的信任...

又或许是...在听完那段话...樱井心里一直隐忍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的流下来...

 

× × ×

 

  润他们一回到二宫家,便直接的进入二宫自设的全系统电脑室,开始进行一系列的调查行动...

  相叶将他在樱井家看见的资料,全说了出来,包括樱井的家人被囚禁的事情...

最后舞优的结论是[看来樱井是被木村操控的,利用家人...]

[看来就是这样了,你们两个朋友应该也是这个原因,而开始帮木村收集你们的资料.]这是润之后的结论

  之后大家就开始个忙个的找寻着,木村幕后的目的...

 

× × ×

 

  一夜未眠的松本,看见窗外的太阳开始升起...而自己的身边又再一次的少了那人的存在...

 

  离开电脑前,松本来到属于那人的房间,感受着他留下来的气息...好让自己能冷静一下,清醒一下...沉醉一下...

 

  一夜之间就发生那么多事情,暴风雨学院的学生,一夜之间的消失,等下晨点的新闻一定会报道出来吧...

 

  包括二宫失踪的事情...到底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二宫是怎么过的,那么残忍的世界,对于现在的二宫竟然可以冷眼旁观,冷眼接受着一切对他不利的事情发生,而不去阻止...

 

  笑容不再像以往那样的真,连心里最真的感觉也被封密起来了吗?

 

  就连是我也不可以接触吗?和也......现在到底在那里?

 

 

 

 

 

第十八章     最爱的你

 

 

  相叶其实也一整个晚上没睡,在调查中他无数次的慌神,脑里一直在想该不该去见樱井...

 

  但在他悄悄的看见松本走进二宫的房间,看着松本那眼神瞬间温柔起来,他看见松本的眼里只剩下二宫了...

 

  看着那样的松本,相叶知道二宫必须回到松本的身边,反正自己是真的没有人会珍惜的了,何必留下自己来思念一个,对我没有感情的人...应该成全看得见幸福未来的nino...

 

  所以相叶决定去赴约,去见樱井翔,去问清楚他一切的真相,只要二宫可以回来,大家都会开心的...

 

× × ×

 

  相叶一走进那属于他们空间的地方,他听见了烟花盛开的声音...这是最后的烟花...

 

[雅纪!!你来了~我等了你很久哦!你看这烟花美吗?]樱井看见相叶的出现他很是开心,像以往那样接近相叶,将他拉向自己的怀里...

 

  但这次不同了,相叶挣扎了,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对他像...陌生人一样的...避开了...

  瞬间的,只是一瞬间樱井感觉相叶好似要离开他...

 

[,告诉我好吗?将一切的事情告诉我好吗?我不想再和你所得的命令,假装情侣了...]

[雅纪果然只是为了二宫才来的呢...但是作为交换,雅纪要答应我做三件事情可以吗?]

[只要nino可以平安回来什么都可以!]

[第一件事就是陪我去约会~]牵起相叶的手,樱井直径的将相叶带离...[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想,只要你陪我做三件事情,我保证二宫和也一定可以平平安安的出现在你们的面前...]

[......]

 

× × ×

 

  晚上相叶回到二宫的家,一进门,静就扑向相叶,一直追问他到底去了哪里,从早到晚都不见踪影,信息不回电话不接的,还狠狠的被舞优骂了一顿...他才缓缓的回过神和他们说,他去见樱井翔了...

 

  当场,全部人的声音突然静了下来...用着担忧的眼神看着相叶...静还紧张的将相叶左转右转的说是查看有没有伤口,抓起相叶的手,说要看下有没有内伤...

[我没事,但是我真的问到了哦!翔要我们从nino家的族谱查起,还说我们查到的源头,在两天后,二宫就会在那里出现...我是不是很厉害啊~果然见翔是问到东西的呢~不过一整天的,有点累了,我先回房休息~!!]说着相叶边自顾自得离开大厅,回房去...

看着相叶消失的背影,舞优说...[aiba酱一定出了什么状况...他回来的时候其实魂还没有回来的吧...]

[都不知道aiba酱到底是怎么从那个樱井翔那套出的话,而且那家伙的话,信诚度很低吧!!]静有点担心的看着门口,其实他很想去安慰相叶,但是这种时期,还是要相叶自己想清楚才是正确的吧.

[但是我们一点线索都没有,只有先从那边查起了...]生田顾虑的想到...

[和也家族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弄得了将整个学院毁灭,得到和也...]润努力的想着,竟可能的在自己的脑内想着二宫有没有和自己说过任何他家的事情...

 

× × ×

 

  相叶回到房间,就重重的将自己埋进被窝里,现在他的心很痛,像被狠狠的扯开原本就没有痊愈的伤口...

  闭上双眼,看见的也只是刚刚樱井对自己留下眼泪的样子...从未看过那男人任何一个悲伤的表情,是爱他的吧...?不然心也不会那么痛了...将自己缩卷在被窝里,不愿出来...

 

  樱井会哭,那也是因为他忍受不了相叶对他的爱,有质疑...

  在樱井和相叶玩闹了一个下午,两人坐在山顶上看着日落时,相叶终于将自己内心的话说了出来...

[sho,烟花盛开后美丽的时间很短暂...不觉得很像我们的爱情吗?]相叶靠着樱井的肩膀...不让他看见自己的表情[你会用烟花向我告白,是在向我预告我们的爱情就像是,你为我盛开的烟花吗?不过很谢谢sho,谢谢你让我在人生中感觉到被爱...虽然那些爱都是虚假的,但是我接受!]脸上还是带着笑容,相叶不想再在樱井的面前哭泣了.

[雅纪,难道到现在你还不相信我对你的爱是真心的?]樱井让相叶面对着他...

[,不是我不相信...是就算相信了,我们也不会有结果的...我知道前辈不会那么容易放过我们学院的人,就算是放过我们,但我们还是会追究到底的,因为润是真的很喜欢nino...他放不开他,他们已经错过了一大段时间了,不可以让他们再这样浪费下去了...]

[就算是错过了,那么我和雅纪的爱情呢?难道雅纪就那么的忍心放弃?]樱井难以置信的看着说出这样一段话的相叶,自己是冒着什么危险,才可以避开木村的监视,和相叶一起出来的...

 

  现在的自己是放弃了多少才可以换得来和相叶一天的逍遥,要是现在被发现了,自己的家人生命危险他已经顾不来了,因为他现在只要相叶雅纪在他身边,他就能安心了...

[不是我忍心放弃我们的爱情本来就没有结果,!应该说,连开始都是一种错误...]相叶认真的眼神让樱井的心被狠狠拉扯,眼泪不知觉得流了下来...

 

  相叶被樱井的眼泪吓得不知所措,别开脸,现在他已经没有后路了...

[雅纪只要跟着二宫家族的族谱查下去,就会知道二宫在哪里...两天后...二宫就会出现在那个地方...]说着樱井无力的离开相叶,魂魄像被抽离似的,变成一个没有生命的活动体...

 

  等樱井的脚步声渐渐的远离相叶后,相叶的泪水还是忍不住的往下流,卷起双脚将自己埋没在双腿之间,放声的哭泣...

 

× × ×

 

  走廊上静和舞优,刚才她们看见了哭泣的相叶...站在门外完全不知所措的将原本开启的门轻轻的关上...

[...aiba酱他会没事的吧...是吧...?只要我们将nino救出我们就离开这个地方好吗?aiba酱离开这个地方,忘记那个樱井翔然后从新开始,寻找一个属于我们的生活...]静低着头,言语间是梗咽的话语...

[好啊,救出nino后我们离开这个地方,aiba酱好好的忘记樱井翔...]舞优心疼的将静揉进怀里...

[...就这么说定了...]

[!]

[...///...你们在这里哦...润说有线索了,要你们去看看,还有叫上aiba...]大野脸红的看着眼前两人...[我知道我不应该打扰你们的,但是有要紧事哦...]

[我们才没有你想的那样呢!!]静脸红的推开舞优,不理会大野和舞优,便往实验室的方向跑去...

[呵呵///...那么我去找aiba...]看着有点失望的舞优,大野干笑的想离开现场...

[不要去,aiba酱冷静一下吧...而且外出了一天也累了,让他休息吧!]舞优拖着大野离开走廊

[.........]

 

× × ×

 

[我想这就是樱井翔所说的二宫家族谱所保密的资料了吧...山上的古城...]松本将调查出来的资料放映出来让大家看见.

[哪里不是学院生禁止的地方...]静看着眼前的画像,华丽又壮观的城堡,就是山上那座被废弃的古城...

 

  两天后...nino就会出现在古城前,他的血可以让古城的大门开启...

 

  在坐的各位心里都有各自的打算,但是最终的一切造化也就知道等待那天的来临...

 

 

 

 

第十九章         完整的心

 

 

 

  樱井回到基地中,来到了二宫被关的实验室里

[我说你们干嘛要把我绑在实验室这里吖?犯人不是都应该在监牢,要是软禁的话也该有个像样的房间吧...好歹樱井翔你的家财可也不是一般的多哦!这样对一个重要的关键人物!]二宫见到樱井进入便一轮嘴的在那边说

[...nino,其实你到底有多喜欢松本润的吖?]樱井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到了二宫,但是很快的二宫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见过aiba?你胆子可真大吖!不怕家人就这样被宰了?]

[,现在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雅纪已经决定离开我了,没想到这么一个FH的人竟然把我给比下去了…]樱井自嘲般的看着二宫,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难看

[对润的爱我不会说那是独一无二,但那却是我唯一的爱...他是唯一让我想把整个心交给他的人...可以说是依靠的人呢...对于我们这些被训练的人来说,依靠是无谓的,是不需要的,但是他却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避风港呢...]停止自己的回想,二宫看向一脸惊讶看着他的樱井,再开声说到,[我想雅纪对你也是那样的感觉吧...]

[你这是在说什么鬼话吖,他已经当面说要离开我了...]

[,那一定是谎话!!]二宫一下就断言了樱井的想法,他不想相叶唯一的幸福就那么断送,该承受让他来就够了...

[你凭什么那么确定!]二宫坚定的语气让樱井觉得讨厌

[那是因为我和他都是同一类的人,就算他的性格看起来是那么开朗,那也只是他自我保护的方式他没有看起来的那么愚蠢...反而是心细,爱想的一个人...他会那么说只是因为他觉得...比起成全他自己,不如成全我和润来得完美,因为他想在下次救我的行动,就算牺牲生命也要救我...]

[...nino...]

 

  生命是那么的脆弱的,但人总是在想求死时却不知被什么东西拉拔一样生还了,但是有些却是那么不幸的死去...是因为你没有被神看见,还是你选对了时间的寻死...

 

× × ×

 

  时间总是来的快,来得让人不知所措,死神总是那么准时的出现呢...

 古城前...

[这里就是了?可是也不用选择我睡觉的时间吧!!还那么准?!]相叶看着身边架着他的静和舞优[奇怪怎么少了两个人?,,,...]怎么会只剩下四个啊?大野智和生田斗真呢?

[我叫他们不要跟来的,太危险了,而且就算我们有什么事,他们可以垫后...]松本看着懒散的相叶,这人真的是前两天还在那里哭泣的人吗?

[,aiba...事情结束后我们就离开吧...然后安静的忘记这里所有的一切...我不想再看见这样的相叶雅纪...]静看着眼前再次上起防护罩的相叶,感到心痛...

  静的话语让相叶顿时觉得失败,他以为他可以再次的武装起自己,但是果然演技很差呢...[...只要...能安全的结束这一切...‘离开也无妨...]

  原本还想着怎么化解尴尬的松本,发现了可疑的人,[有可疑!!]

  一下三人马上的找到了掩护,剩下还没回过神的静...[!!怎么办!!]

[~笨蛋!]听着脚步声渐渐的靠近,舞优突然想到[,隐形喷剂!]

[是哦!]上下找着身上的装备,终于发现了隐形喷剂,迅速的将其喷向自己.

 

[前辈吖,前辈...只是拿个武器,有必要那么大阵仗吗?就算我们学院的人会出现,也只剩下那三个人了...其余都被你杀了,据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一个最厉害也只可以打十个...]不远处听见二宫惆怅的声音,埋怨着走在自己身后一班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不管看几次都觉得恶心死了,那么多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

 

[~那是什么?]相叶和静有一样惊吓表情的相叶看向舞优和松本眼里竟是问号...

[你们两个,都说了上课专心是不会听的是不是啊?]舞优无奈的看着那惯例的以后表情觉得好笑...

[那是DNA基因复制人...]松本解释道

[~可是复制人可是又分很多级的不是吗?这班是哪一级啊?]静看着舞优正在核对着她的电脑型手表

[看来是属于高级型的呢...]

 

[哈哈哈~不知道静和aiba酱看到是不是又是惊讶的看着舞优问这班长相一模一样的家伙是怎么来的吧~?哈哈哈哈~]自语着的二宫不知道自己其实说中了...

 

[那家伙是神吗?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干什么?]相叶更是吓到的看着什么的静

[呵呵呵~]静也只是不知道的两手摊开看着相叶,尴尬的笑

 

  四人静悄悄的跟随着他们潜进古城里,但是可惜的是他们的技术可能真的没有那么的完美,竟然被木村给发现了。

  在那古城的大门关上之时,对他们四人发动攻击指令。

  来不及闪开的松本不小心的被击伤了左腿,顿时下跪。见情况不妙的三人立马来到松本身边,形成了防护墙。

[润!!!啊 ]看见受伤的松本,二宫很想挣脱开手上的束缚,但一直挣扎的二宫却被手铐上的电击电得瞬间无力的倒下。在晕眩的状态中还不忘喊着松本的名字

[...和也...]看见这样的二宫,松本的心比腿上的伤来得更疼。

[木村拓哉你到底还想怎样!让nino就这么晕倒你的计划还可以进行吗?]相叶看着木村边看见他身边的樱井,那一脸木纳的看着二宫和松本受伤,...真的可以置之不理。

[哦!不是我要让他被电伤的,在套上之前我就有说过了…]

[真是完美的复制人呢,连nino本身有的本事都有齐呢!]舞优知道现在的情况危急,现在这写复制人的动作技能比想象的来得更厉害,现在松本又受伤,难道这次真的要就这样那个丧命于此吗?

[把他们给抓起来!我要让你们看到二宫是怎么为我得到这个世界!!哈哈哈~]一阵恶心的笑声…[走!]

[,现在怎么办才好呢?可是说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呢…]静担心看着舞优,更让他担心的却是身边的相叶,真的很怕他会做出怎么样的举动。

 

终于来到了最后一个石门前,石门上画着属于着二宫家文化的图样,有着古城的原貌的刻画图,点上蜡烛,烛光的灯照亮了那石门,金黄色的调色看出个中的刻师的用心。

[这是…]当二宫看见石墙上的画,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眼神瞬间认真起来。

[怎么啦?有什么印象吗?]木村将二宫认真的神情,尽收眼里。

[怎么可能会有,这家任何一件事情都不关我的事。]二宫知道,墙上的画,是小时候,父亲让自己看过的,依稀间还记得他那时奇怪的话语,原来是在说着古城的事情。

[不记得,不用紧。来人,将二宫的血放出来。]下达命令,木偶版的二宫,抓起二宫,带到门前有个银色小洞口前。

二宫一直强行的挣扎着,明知徒劳的,还是挣扎着不让他们在他手腕上隔割出一道痕迹。[…]怎么会那么痛啊。

 

[优,不能等了!!]相叶挣脱开手上的铁拷,冲向二宫的身边,打倒烤着的人偶。舞优、静和润看到这样的状况,也只好出手帮忙。

[雅纪!]看见相叶差点被人偶的刀所伤,樱井出手挡了下来。樱井在那刻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出现在相叶的面前。

成功的救出二宫,但却再次的被包围。

[nonono,想离开这里可没那么容易哦,樱井翔,看来你真的很想早死吧。不过已经够了,你也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二宫输入的血也已经够了。]

咯!!

石门突然向上移动,地上传来震动的力量让在场的人,心像是漏了一拍般,但却有一个人站在开启的石门前,传来恶心的笑声

[就是你了,这才是统领者该有的装备,哈哈哈~]木村上前将那不可能出现在那个时代的武器拿在手上,真是智慧啊银色的外身是他冰冷的外表,轻巧可以,让人不竟怀疑它里面真的可以放出强大的能量吗?

[我们是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二宫站在木村的面前,阻止这木村前进。

[哼,刚好可以试下这玩意的威力,你要当第一个炮灰的话,我可不介意哦!]拿起手中轻巧的枪(我承认我实在想不出轻巧的话,会是怎样的武器…)

[我可不会输你。]

[nino!!]舞优将二宫常用的装备,DS丢向二宫。

DS换成防护罩一样的挡在自己面前…[我才不信几百年前的装备,可以和现在的科技媲美。]

[你太小看它了,可是会生气的。]木村扣紧枪头,对准二宫,二宫却没有闪躲的意思。

[不要和也!]松本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叫住了二宫,但是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让人秉着呼吸,感到无助。

[ni…nino…]  [二宫…]

 

× × ×

 

医院里躺着脸色苍白的二宫,没有气色的恐怖。急救虽然成功了,但是醒不醒来可是要看二宫的意愿了,离开还是留下,决定权在躺在那白色床上的人儿。

[和也…]松本看着在自己面前的人,这下真的只呆在自己身边了,可是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局,松本润不要这么乖的二宫和也

[nino不会有事的…]相叶真的从没看过这么落寞的松本,总是自信的他

晚上病房内只有松本一人,还守护在二宫的身边,握着他微冷的手,只要一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心就会狠狠的抽动。

 

× × ×

 

[我是不会让你有开枪的机会的!]说着二宫便向木村冲了过去,木村毫不犹豫的开了一枪,原来轻巧的关系是因为里面更本没有子弹,子弹是用凝聚的空气打出的,空气穿破二宫的防护罩,打中了二宫。

但二宫却没有退却,瞬间将防护罩换成电击剑刺向木村的心脏,二宫才倒着地上。

[和也,不要!!]松本上前抱着爱人倒下的躯体。眼泪不知觉的留了下来

[nino,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牺牲,这样的事情因该让我来的嘛!!不可以nino不可以…]相叶看着二宫倒下的躯体,自己也跟着无力的跪在地上...

 

× × ×

 

在病床上躺着天使般美丽的人,却没有一点生气,白色的色调让人觉得冷艳每个人围着病床上的人儿,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们回去休息吧,时间都那么晚了…]润紧握着二宫的手不放,眼睛没有离开过,淡淡的说着。

[该休息的人应该是润吧,你已经守在病床上三天三夜没有离开过了。]相叶看着松本,脸上憔悴得让人心疼,为什么会是二宫躺在这里

这想法不是相叶一个人会想到,在场的每个人都很后悔那天为什么没有阻止二宫,为什么没能为二宫挡下那一枪。

[和也现在需要我,我怎么能离开他呢,和也你快点起来吧,已经不会有事再发生的了我会保护好你的…]松本再次活回自己的世界里。

[算了吧,刚刚他有喝下我特制的‘为生药剂’有段时间都不会饿死的…]舞优打开病房的门,一手想门外做出请的意思。

[可是…]相叶还是很担心的看着床上的人

[不会有事的,松本也不会想二宫再出什么事情的…]樱井揉过相叶的肩膀安慰着。

[…]

 

× × ×

 

  离开了病房一行人来到食堂,晚间的食堂只有他们的身影和店员慵懒的工作着。

[智久他们的家人已经被救出来了吧?]舞优喝了一口杯中的咖啡,问着

[嗯,已经没事了。]樱井回答着

[是吗?那你也可以过过平淡的生活了…]舞优嘲笑般的看着樱井翔。

[但是我会带着雅纪一起回到那样的生活。]桌下的手紧握着相叶的,声音里是坚决。

[是吗?可是你做到吗aiba忘记现在和你在一起吗?]依然淡定的说着。

[够了,你们这是什么对话。]静实在忍受不了,当事人的相叶可以坐在一旁欲言又止,什么都不说。[一切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了,现在的我们没有谁对谁错,好好的生活下去好吗?]就算是为了我们宁愿放弃一切,包括生命的那个人好吗?

[事情永远都不会结束的,曾经背叛留下的伤口,就算愈合了还是会有痕迹,aiba和你和我还有nino都再也不想遇到这样的事情了,不,更应该说是承受不了再度的伤害了,我们早已输得片体鳞伤了,在我们被带到组织里时,已经早已输得什么都不剩了我只是想告诉你樱井翔,相叶雅纪不是你说要就要,不要就可以抛弃的人,不要说你们的爱情是不受世人的祝福、更不用说那些世人给的压力不说永远,只说这一生这一世,你会不再放手吗?像nino对松本一样的爱,像松本对nino一样的爱…]舞优激动的说出这一段话,但却在问出时樱井也只是紧紧的牵着相叶的手,不放。

[…]

[看来你是有这样的觉悟呢…]站起身,舞优快步的离开了食堂。

[…雅纪会幸福话,我会祝福你哦。要是樱井翔欺负你的话,一定要和我说哦,我和优都不会放过他的…]静还是默默的跟在舞优的身后,和以往一样,找到自己的避风港,让自己安心。

 

× × ×

 

  两个月后,二宫身上的伤已经痊愈了。松本虽然没有之前一样的消极,也继续了侦探的工作,每天都会准时的出现在医院的病房,陪着二宫。

这天松本结束了工作后,急忙的赶到医院,因为刚才静打电话和松本说二宫醒来了,但却-----失忆了

 

  站在门前,松本紧张的不知道怎么打开眼前的门,松本很害怕,很害怕等下见到二宫时他不认得自己是谁虽然忘记之前的一切是件好事,但是他...他不要二宫忘记他。

[站在这里发呆干什么呢?]樱井拍了一下松本的肩膀,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犹豫着什么。

[呵。也是。]自嘲了一声自己的担心,就算和也现在失忆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他还在自己身边不就好了吗…?


打开门,

 

看见二宫疑惑的脸对着自己笑。

[润~你来了。]二宫看见松本开门,便立马从床上下来,向松本走去。[内,这里是哪里来的?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啊?]二宫只是抓着松本的手臂一直问着,全场的人只是疑惑的看着刚刚帮二宫检查的医生。

[看来是选择性失忆呢…]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认真的说到。

[选择性失忆?那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要选择忘记我们?!我们是nino的好友啊!!]相叶激动的抓着医生的衣袖。

[雅纪你冷静一点。]樱井将相叶拉离那医生的身边。

[多数是因为那部分的记忆实在是让那人难以接受,跟着那段记忆里认识的所有就会跟着消失。要是你们想问会不会回复回失去的记忆那就要看看二宫先生想不想面对这个世界了。]

  听见医生的解释没人知道该怎么让话题持续下去,医生在看见这样的场景,也知道该让他们缓和一下事实,医生缓慢的离开病房。樱井看见身边的相叶,也知道他需要冷静便也离开了病房,房内之剩下松本和二宫两人。

[来,和也到床上休息。]松本让二宫回到病床上躺下。

[润,他们是谁啊?为什么他们都知道我的名字,可是我一个也不认识啊?]二宫紧抓着松本的手不放。

[他们…]松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二宫,应该说是朋友,而且是出生入死的那种可是你已经没有那段记忆。

  说真的当松本进入病房时听见二宫叫他的名字,那瞬间松本快开心得飞上天了,说真的松本真的宁愿二宫忘记了那段让人窒息的记忆。又在相叶那霎那的愤怒下觉得自己那样的想法是多么的残忍,如果二宫不记得是自己,那么我又会是怎样的反应呢不,松本不能忍受二宫有忘记他的可能。

  突然间松本感觉到怀里有股温暖的气息,低下头看,原来是二宫抱着松本将头埋在他的怀里,两手紧抓着松本胸前的衣服。

[怎么啦?]松本看到这么脆弱的二宫,只是更紧的回抱二宫。

[我真的没有了之前的记忆吗到底为什么我会忘记他们是不是他们做了什么让我讨厌了所以我才会想忘记?]二宫的声音弱弱的在松本的怀里说着,颤抖的音量让松本觉得二宫在哭

[不是的,不是的和也只要做回自己就好了,以前的事情忘记都不用紧,只要现在和也还在我们就很开心了,就算没有了那时的记忆,我们可以造多一个新的记忆只要和也在就好了… …]

 

相拥的两人就算只剩下那小小的记忆也不用紧,因为只要对方还在我们就能拥有比之前更美好的回忆。

 

× × ×

 

山风神偷的事情在这个世界上变成一个传说,传说之前有一个什么的神偷会替人类伤害恶人,是人类心里的英雄呢。

那么真正消失的山风生活得怎样呢?

 

[和也,起来了哦!]松本打开二宫房间里的窗户,好让阳光可以进入二宫昏暗的房间。

[…]二宫挣扎着张开眼睛,但眼睛适应阳光后,二宫又被一道黑影笼罩着,是松本的脸。

[还不肯起来吗?]松本的手轻轻的扫过二宫眼前的刘海,顺势的轻吻一下二宫的唇。

[小心等下被雅纪他们看到哦。]二宫害羞的别过头,不敢看对上松本的眼睛。

[他们已经在吃早餐了,还不肯起来吗?等下赶不及开店哦。]捏了一下二宫的脸颊。

[不用紧,润会帮我的。]二宫微笑的看着松本。松本只是轻轻的抚摸着二宫的头,宠溺的再次吻上二宫的唇。

[你们够咯,不要一大早的那么缠绵ok!!?]舞优不可忍受的打开门,大喊着:[受不了,雅纪和翔也是这样,你们是想怎样啊!!我和静先去花店了。]

[被骂了…]二宫扁着嘴看着松本

[还不是你。]

[嘻嘻~]

 

 

 

真正逃避的人到底是谁呢?

是选择失去所有记忆的裕和隆平还是选择受伤然后变成了选择性失忆,让自己永远都不要记回那段可恨的回忆,的二宫

就算会被人气欺负也好,被亲人抛弃也好

面对有会是一个正确的方法吗?

 

或许都是好方法,只是看你选择了那一种方式。到底逃避是什么

故事的最后可以是个圆满的结局那就好了..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