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今天是个清凉的早晨,没有大雨,没有大风的。是个完美的开始。在一个小小的面包店里,两个刚开店的员工,在里头轻松的照常工作,嘴里照常的八卦着城市里的事情。

 

『内,nino知道吗?今天是新职报道的日子哦!听说只是做兼职的,第二黄金时段就会出现了~』相叶将新鲜出炉的面包,一个个摆上架位上。

『这样不就好了啦,之后就可以轻松许多啦!』二宫不在意的说着,继续数着手上开店用的零钱。

『不知道是个怎样的人呢?nino见过吗?』

没有哦nino摇了摇头,突然好奇的抬眼开着相叶。『这人很神秘的说,连他何时来应征我都不知道。』

『耶~』相叶惊讶了一下,想了想又继续说。『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吧』有危险的感觉。

二宫随手抄起一支笔向相叶丢去。『你不要无聊了,小大怎么看也不会笨到再请多一个笨蛋来看店了~!!』

『啊~痛也!!你干嘛那么准啊!』相叶埋怨着,但是还是将笔捡起来,然后交回给二宫。

『还不快手点,要开店了!里面那个面包在和他的同类说话是不,那么慢?』

 

  风风火火之间,大野面包店终于开店了。这店虽然平凡,但是却是这街上出名的面包店,因为里面有三位俊男做店里的活招牌嘛。

  早晨赶着工作或通宵工作的OL们都会出现在这里,首先进入店内就被天然又可爱的店员给抓住了心,之后选好面包,来到结帐区看见因为钱的关系所以笑容大放送的收银员前,那心更是被狠狠的套住在店里不想离开了。午饭时,有机会就会看见店内的面包师,兼店长,因为工作了整个早晨想睡觉的脸(不过这脸不管是累还是不累都是一样的。)更是让人百看不厌,让经过的人都想捏捏他那可爱的脸蛋一下,而时常出现碰碰运气。

  来到了下午,客人的人流开始减少了,是他们的休息时间。

 

『小大,那个员工到底是怎么样的啊?』相叶吃着手上的炸鸡,看着大野好奇的问。

『他到了你就知道啦,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就是了。』大野自满的看着二宫,因为大野知道他这次一定不会因为请错人而被二宫骂了。

『哼!搞那么神秘都不知道你想怎样,不要对着我笑得那么猥亵,很恶心知道吗!相叶雅纪吃完就好开工了,你也是店长,面包不够了!』

大野常常想到底谁是店长啊?

 

  渐渐的第二黄金时段来临了,一个身穿西装的人进入店内。

『请问大野店长在吗?』

『你』二宫抬起眼一看,惊讶得没有声出。{松本润?他怎么会在这里?}

『吖~松润来了啊!这是店内的衣服,赶快换上吧。』大野出现将制服交给松本。便又回去弄他的面包了。

  换好衣服后,松本不知怎么的一瞬间就和相叶打好关系的开心工作起来。在一边一直观察着他们两人的二宫直觉头痛。为什么松本润会出现在这里,还打起工来?这家伙到底想怎样他不是什么松本集团的总裁吗?总裁会被炒鱿鱼的吗?

  因为新员工的关系,相叶觉得自己轻松了很多。最重要的是,松润真是个健谈的人啊~有很多事情不用说他都会了大小这次真是不用被nino骂了。相叶觉得之后的时间过得很愉快,所以很快就到了关店的时间。但对二宫却不是了,二宫觉得松本一直用一种和以前一样逼人的视线望着他,害他差点找错钱

 

  终于二宫盼望的放工时间到了,二宫快快的结了今天的业绩报告,和大野说了声便离开了,二宫庆幸自己不是锁门的人。等松本和相叶收拾完时,松本发现二宫竟然已经不再店了。

nino怎么不在了?』相叶问

『他说身体有些不舒服,所以先回了。』

haiZzzz~原本还想帮松润做庆祝的呢,nino竟然先走了。』相叶有些失望的坐在大野身边。

『不用紧啦,下次也是可以的啊。反正我也有些私事要处理。』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了,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

『那就下次吧~』大野拿起关门的钥匙交给相叶,自己也离开了。

『再见,小大!!』

aiba君明天见了。』

 

  二宫急忙的回到家,关上门那霎那二宫真的无力了,顺着门滑下坐在玄关。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明明已经决定要忘记你了,为什么还要出现呢。一消失就八年,联络一次都没有,现在现在又再次出现是想怎样。想折磨我吗?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叮咚~叮咚~。突然不适时的门铃响起。

  二宫赶紧擦干掉下来的眼泪,站起身开门。但却在开门那霎那他后悔了,松本润找上门了。

『和也。』松本见到二宫固然开心了,但是二宫却不是那么想的。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二宫没有让开一条路让松本进屋,只是站在玄关处,冷眼的看着松本。

『不请我进去吗?』

『无需了,有什么事情在这里说吧,况且我也没话和你说。』

『和也你』松本顿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现在的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立场站在二宫面前呢『我刚刚听店长说你有些不舒服,这是我在便利商店买的寿司,吃完它、冲个凉,睡个觉就会舒服点的了打扰了,再见。』

  看着松本放下手上的寿司在自己的面前,二宫的心被狠狠的拉一下,再看着松本带着失望的眼神关上自家的门,二宫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怎么弄的像是一直以来都是我的错似的,说喜欢我的人是他,说离开我的人是他,说会尽快回来找我的也是他。我等了多久?八年,足足八年。不要做得像是我的青春都只需浪费在等你一样?我也是需要我自己的生活的。

  二宫轻轻的抓起胸前的链,链里套着一个指环,那是松本润送的。动作已经成为习惯了呢,只要有烦恼时,手就会自动的抓起胸前的指环,感觉只要有它在自己就会什么心烦事都没有,就好象有你在身边一样让我觉得安心

  都是自己的错啦,干嘛无事要弄个松本的戒指在身边干什么,现在弄得没有它好似什么都不行了一样

× × ×

 

  暴风雨学院,是松本润和二宫和也的母校。他们再这里相识,相遇.相爱,却没能相守一段属于他们的回忆,便分开了

  松本对二宫其实说不上是一见钟情,他们相识的时间不长,但足以让松本了解二宫,然后爱上二宫。松本在对于自己喜欢上二宫的事实一点厌恶感都没有,反而很是开心。他庆幸自己喜欢的人是个这么可爱又变扭的人。

  可是二宫就不是了,刚开始二宫被松本的告白吓到了。甚至有种想远离他的感觉,但可惜的是他和松本同班,而且还同座。想逃实在没那么容易,应该说是没有逃的余地

  在告白后,松本对二宫更本就是好到一个程度。总是信息提醒着二宫要吃东西,今天天气会有小雨记得带伞,就算天气热也不要穿的那么少之类的提醒着。在学校,不知怎么的松本很容易发现二宫的一举一动,在二宫上课犯困就知道二宫晚上连夜破关没有睡觉,松本自然的拿过二宫的笔记。

『累了就睡吧,笔记我帮你抄。』

  二宫心想,有个人帮他抄笔记,自己还可以睡觉何乐而不为呢,所以便答应了。倒头趴在桌上就睡着了。

 

  二宫不知道他睡了多久,起来时班上的同学已经不在了,二宫心想不会是放学了吧。再看向隔壁的位子。松本正认真的帮二宫抄着笔记,还在笔记本上画重点,怕二宫因为没有听课而跟不上,还特地的拿废纸抄起注解,然后夹在本子里。

  二宫一幕幕的看在眼里,只觉其实松本真的是个很好的男生,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呢?就这样二宫开始将这问题摆在心上,久久无法解开。

 

  事情过了三个月,松本对二宫的关心从没间断,让二宫有点动心,但是二宫却没有向松本承认,因为告白的当时二宫明显的拒绝了松本,说明只想他们之间只做朋友。

  二宫开始后悔了,他开始想依赖着松本,看见松本对其他人露出笑容时,他开始妒忌了。他以为那是他专属的,更在听到同学之间流传说,松本和隔壁班的班花好似在一起,他的心就像碎了一般。二宫开始面对不了松本,开始逃避了,学校是来一天不来一天,有时甚至整个星期都不出现在学校。

 

  松本看见这样的情况,开始着急了起来,他知道二宫是在躲他,觉得自己被讨厌了。松本因为二宫的讨厌,竟然厌倦起自己来,他自负的觉得二宫的讨厌是因为自己做得不够好,不能让二宫在他身上找到安全感。

 

  这样的闪避实在让松本受够了,他决定一定要找二宫出来说个明白,要是他再拒绝的话,他就离开他,松本不想看见二宫这样闪避着他。这天二宫来到了学校,在休息的时间,松本直接的将二宫拽上了学校的天台。

『为什么要这样避着我。』

『我没有避你啊我真的是身体不适才没有来学校的。』二宫眼睛飘开,就是不敢面对松本。

『和也,你不要骗我了。你知道你骗不了我的。』

 {我真的是骗不了你呢,但是我能怎样呢。和你说我后悔了吗?}二宫在脑内一直想着该怎么办。

『和也,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我之后,我就不会再烦你了。』

  二宫有些犹豫,他开始后悔了,听见松本那沉默的声音,二宫竟觉得松本会离开他。『

『和也,你有没有那么一点喜欢过我?』

  二宫听见问题时被吓了一跳,不知道怎么回答。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了,『唔,我

『果然是这样呢,你其实一点都没有喜欢过我的吧告白的事让你困扰了,就当做我没说过吧以后都不会再烦你了….』松本失望的转身欲离开天台。

  看着松本要离开的背影,二宫不知所措了,他害怕这个背影他不要松本的眼睛离开他,二宫着急之下抓住了松本的手,『不要。』

『嗯?』

『你说过会一直喜欢我的,是真的吗?』

『当然!』

『那我可以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点,就只有一点点哦...喜欢上你了……』声音越说越小声,可这么关键的话,松本是不会漏听的。

『和也,你要是在这样下去,那是多么的让我爱不释手啊。』松本抱着二宫,轻啄了一下二宫的唇。看见二宫害羞的低下头。

 

× × ×

 

  梦突然的醒了,二宫看着自家的天花板心里竟然有种甜蜜的感觉,但却在某处却带着撕裂的疼痛感。

  {松本润,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二宫实在想不通,便起床准备早早的到面包店准备。

 

  一如往常一样,二宫到面包店之前,来到了相叶家,将相叶雅纪叫起身,让他先去开店。离开了相叶家,买一包鱼食,上大野家去。但是在途中被松本拦截了。

『你又想怎样吗?』二宫看见松本就不知道气打哪出,就是想对松本生气,但是又不知道自己气在哪里。

『我没想怎样,我只是想知道和也为什么又要避开我。』

『你自己心知肚明吧!!都离开那么久了,就不要再回来了。』

『可是和也说过会等我的。』

『我等你等了八年了,还不够吗?离开后信息没有回我,我想听听你的声音都没有。你知道有多难熬吗?担心你为什么没有回我信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坚信着你也会像我担心你那样,担心我,至少有时间就会回来找我,所以我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家,但是得来一直都只是一个空。松本润,我已经受够了,放过我好吗?离开我的视线』二宫说完,平淡得像是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但有谁知道在他说出一直储蓄在心里的伤,那裂痕有多难缝补吗?

  松本不知如何挽留,因为他真的让二宫等太久了。不是松本不要回二宫的信息,只是家族安排的继承人训练是那么的繁忙,那时的他完全和外界断了联系,只是呆在父亲为他安排的训练室内,其实他心里一直都掂挂着二宫的,他也很想听听二宫的声音,但是他做不到。

 

× × ×

 

  机场

『少爷,时间到了。是时间上机了。』管家在一旁提醒着松本。

『在等多一下。』松本焦急的看着机场的门口,就是没有他要间的人出现。

『少爷时间真的不多了。』松本有点失望的转过头,他以为二宫真的是不会原谅他了,自己突然的告白,成功后,自己却说要离开。一定有种被耍的感觉吧

『润~等、等等~』二宫气喘吁吁的出现在松本的面前,二宫看见松本还没离开,安心的竟然腿软了,松本眼明手快的接着二宫。

『和也你没有气我吗?』

『气。气润为什么要丢下我。但是我也知道父母之命很难违抗吧。』二宫将手上的链让松本带上,说『这是你送我的戒指哦,现在我还给你,我要你一直带着,直到回来的时候再给回我,这是我的东西,所以润一定要还回给我。』二宫抓起松本的手,将松本无名指上的戒指拿下来,串在自己的链上。

『和也,你』松本不知道二宫这又是什么意思。拿走他送给自己的戒指。

『你要拿回的话,就要回来找我拿,不然我是不会给回你的。』二宫理直气壮的说着。

  松本实在是一时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别扭的二宫和他想的一样,不会说任性的话要他留下,也不会说什么离开后不可以看其他人,或是要松本时常想起他那么任性的话,只会做出那么别扭的事情,要自己回来找他,就这样而已他现在做的只能抱着眼前的人儿。

『这一离开我不知道几时才可以回来哦。』

『我知道…….

『但是我会尽早回来的!真的,所以和也要等我。』手抚上二宫的脸颊,眼里尽是不舍,为什么才刚在一起,现在却又要分开,连温存的时间都没有。‘

 

『咳咳,少爷。』管家也不想打扰,但是时间真的要到了。

『去吧,不要让管家爷爷难做。』

  松本看着二宫,真的很不想离开,可是事与愿违,为什么在这么重要的时候,爸爸会叫我回去本家进行训练。知道上机后,心中的不舍只会一直扩展没有停止。

 

× × ×

 

  大野和相叶同时觉得今天店内的气氛很是奇怪。

  大野觉得奇怪的是今天面包快要卖完时竟然是,相叶慌慌张张的进到烘培室和自己说的,奇怪。nino呢?平时nino很快就会察觉到的,现在就不会那么慌忙了

  相叶更是觉得奇怪的是,今天自己三番四次的做错事,nino竟然没有生气,正确来说连理睬他都没有。

  [相叶ちゃん,你觉得nino今天有什么不同啊?]大野店长吃着手上的面包,和相叶一起从远处的观察二宫。

  [很不同,他今天一次都没有骂过我!!]相叶的回答真的换来大野惊奇的眼神。(这话真的那么有说服力?)

铃~门被打开了。

『欢迎光临。』抬眼的但是二宫被吓到了,是松本的管家。

『二宫先生吗?可是和你聊聊吗?』

是。』从惊吓中回神的二宫,离开收银台,招待管家爷爷坐下。心里一切都是疑问,为什么一位年老的爷爷会出现在这里。

 

  切茶室内,相叶和大野因为好奇围了上去。

『我警告你们,在我和那个爷爷聊天期间要是有一个客人漏接的话你们就死定了。』话还没问出,就被二宫给吓得一个回去烘培室弄面包,一个回到店门招呼客人。

  将茶端了出去,坐了下来。

『二宫先生,我们都很久不见了呢。』

『爷爷真是有心,不过这次的出现是润叫您来的吧 二宫低头看着茶杯里的茶,映照出自己的幻觉,润的样子。

『不,不是少爷叫我来的,是我有些话想告诉二宫先生的。』

  见二宫没有说话,管家爷爷继续道『其实少爷到了加拿大后不是故意不回你电话的,只是那时少爷的父亲知道你们的关系后才骗少爷回去的,这事情少爷也只是到了加拿大才知道。到达后少爷被软禁在本家,易其名是说训练少爷,其实只是要少爷和二宫先生断绝关系。』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还没说完呢。少爷试过反抗老爷,试过偷走,还收买医生说自己有疾病要老爷放过他,还试过节食,那时的少爷有多脆弱还真是让我这老人家心痛啊。有一次少爷的朋友樱井翔先生去本家探望少爷,关在房内不知他们说了什么,但自从那天后少爷就变了。那之后少爷继承了松本集团,做事却心狠手辣,老爷给他的收购任务总是不择手段的就是要做到,让在行内的前辈都怕了少爷,可是就算业绩做得再高少爷还是变了呢。一个月前,老爷不知怎么的向我们宣布说他决定不再掌管松本集团,还说少爷要怎么样他也不会再管了,那之后少爷就回来,还暂时将集团里的掌管权交给了樱井先生。可是没想到回来后竟然被二宫先生拒绝了呢。』

『这就是您想说的吗?』二宫其实听到管家说的这段话,他其实已经动摇了,为什么说这段话的不是润,会是眼前这个爷爷呢

『回来的少爷终于回到了和以前一样的少爷了...我只是想少爷活得像自己,而不是像一个傀儡。』管家喝了一口杯中的茶,微笑的看着二宫继续说:『我出来的时间都很久了,再不回去的话少爷会怀疑的,先离开了。』

『爷爷您慢走』将爷爷送到门外,看见他上了一架轿车,便转身回到店内,握着挂在颈上的指环。{润,现在好想见你哦…}

 

× × ×

 

  当松本再次出现的时候,二宫却不知该怎么接近他,想和他说话,想告诉他自己还是很爱他的,可是早上的自己说了那么难听的话。而现在却知道自己在这段感情里付出最多的却不是自己,而是他

  但是润从进来开始就没看过自己一眼,是生气了吗?

 nino、松润,今天我和小大有些事情要做,可以帮个忙关店吗?』相叶和大野做出拜托的手势,因为实在害怕二宫说不可以。

 『可以哦,你们先回吧。』

 nino谢谢你了。』说着相叶牵起小大的手,离开了面包店。

  二宫坐在柜台上,将今天的余数算起,便起身帮忙松本清洗着放面包的盘子,两人站在烘培室内,尴尬的气氛一直蔓延,流水的声音清楚的传进他们耳里。

  先打破这冷寂的沉默是二宫,『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今早说了很过分的话...』二宫停下手上的动作,刘海遮掩着

 『唔』松本摇了摇头,接过二宫手上最后一个盘子,继续说『那是和也的真心话,让我知道了和也其实也是很爱我的不是吗?』

 』很爱你,到现在还是很爱你这样的心情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所以我也要更努力才可以让和也再次用回那样的心情爱上我,然后我们就永远都不要分开了』抓着二宫的肩膀,让他对向自己。紧紧的将二宫锁在怀里。

  二宫以为在熟悉但却有点陌生的怀抱里,放在松本腰际的双手,紧紧的握着松本的衣服。『我们又没有分手过,干嘛要再追求我啊』别扭的二宫,小声的说着。

 『和、和也,你是说』松本拉开一点距离,看着二宫的脸,永远不变的小孩样,让松本轻轻的覆上二宫唇,看二宫没有拒绝便更直接的将舌深入,仔细的在二宫口里翻搅一遍,感觉到二宫有些推拒,是缓不过气的警示,但是不想停止,和也,这八年的份可没有那么容易就拿完的哦。

 『啊~你想怎样!?这里是烘焙室,唔~』

  不容拒绝,况且二宫也不是真的那么想拒绝,因为他也是很想念,松本的怀抱。

 

这不是地球上最浪漫的一段情,却是让我最难忘的浪漫爱情,一段等待了八年的爱,是那么难的..

考验着一个对八年等待和努力的爱情,中间的想念,回忆,是那么的痛苦。

但是只要爱过那八年的空虚,其实只要你肯付出时间,你就会看见幸福哦

 

和也,我真的真的好爱你

 

我知道哦

 

所以不要分开了好吗?

 

一切的回应只需融化在一个吻里里面饱含着对你的承诺还有爱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