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此文章为非现实向

 

× × ×

 

你想去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我却只沉溺在波西米亚之心,

这座古老的城市像一座迷宫,

我真的以为爱情是唯一的出口,

永远学不会

 

你喜欢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个拥有才华的他,

你被他的气质吸引了,就像我对你倾心一样。

而不一样的只是

 

『大野学长,我喜欢你。可以和我交往吗?』你那稚腻的声音一直徘徊在我的耳边。开始我就知道,你喜欢的人,是美术系的大野 智前辈。

 

好啊,和也。』而他,也很喜爱你的笑容。

 

顺理成章的你们在一起。

周围的人是热闹的祝福,而我只是轻笑的离开

看着灰蓝的天空,我发现世界在崩塌。

 

那天之后我离开了,转校到国外,一个拥有美丽传说的城市,波西米亚之心。

 

× × ×

 

时间过得快捷,但是心里的爱意却没能日渐的消磨,反而越来越烈。可笑吗?或许二宫已经将你忘记,和大野前辈甜蜜的生活着呢

 

大家都是成人了,或许有些事情松本真的该放弃了。等待了五年,得到的还是空荡荡和哀莫相守。

 

看着晚间风景之时,电话突然响起,松本将看着电话显示的名字,是以往学校的好友,是什么周年聚会吗?会看见二宫吗?看见他和大野亲昵的靠在一起吗?

 

『你好,我是松本。』长久没用日语说话了,感觉果然很怀念呢

 

最近,过得好吗?』对方的声音像是惊讶了一下,像是没想到这号码,竟然还能打进。

 

『很好哦,大家好久没有见面了吧』松本停顿了一下『那边,也好吗?』

 

松润,其实大野前辈前天车祸身亡了』这是一个很难说出的消息,对方像是不愿意向松本开口似的。不过多年没有联络了,却在五年之后接到如此的电话愿谁也不愿意拨打这通电话吧

 

『大野前辈』这消息让松本非常的震惊,虽然很对不起大野前辈,但是松本很想问:和也怎么了?。却没能开声。

 

『虽然很不乐意,但是这却是事实。』对方的声音听起来也不是很好受『松润,虽然不想在这样的地方重逢,但是回来吧

 

我,会到的。』知道对方也不想说些什么了,松本只是带过的问好,便关上了电话。自己还是没有勇气问出和也的消息。可是好想知道。

 

× × ×

 

 

心里的忐忑已经维持了好几天了,这忐忑的心情,让松本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不愿意相信其实大野前辈已经不在的事实,不愿意在这样的场合和二宫重新相见,更加不愿意自己有那么一点高兴二宫是单身的想法。

 

那么是自己可以去追求了吗?不能这样想,这样是对不起大野前辈的想法。

可是爱和也的心情,自己相信绝对不会输给大野前辈的,

虽然会有那点比不上两人多年默契的相守。

 

站在机场的门口,松本感觉到了日本的空气,这就是自己的家乡,好久好久没有回来了呢。

 

『松润!』这声音松本知道,在以往钟声响起时都会听见的活泼声音,只是现在有点

 

aiba酱,好久不见了。』

 

『是啊,好久没有见了没想到会是这样的重逢』看见相叶低头,身边的男人自然的将相叶拥入怀中。这动作让松本吓了一跳,试着猜测那人是谁?

 

像是意识到松本疑惑的眼神,男人抬眼看向松本『松本学弟,难道忘记我了吗?

 

『樱井前辈?

 

『是啊,难道我变老了?样子怎么那么困扰呢..

 

『啊,不。只是没想到前辈和aiba酱是』一对,这话不用说出来松本知道樱井了解他的话语。

 

『不要在这里闲聊了,智的丧礼,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很多事情还需要我们回去帮忙呢』樱井牵起相叶的手,

 

在一起了以往就知道樱井很照顾aiba酱的呢

 

× × ×

 

黑和白交织在一起,松本从很久以前就很不喜欢这样的场景了。这只是代表了有人离开你的身边,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哭的眼角还是藏不了秘密

 

那个,樱井前辈。知道小和在哪里吗?』松本环视了整个场所却看不见二宫,心里难免有些慌,怎么说这么重要的场合二宫不可能不在的。

 

nino…不在。』听见松本的问题,樱井着实吓了一跳,突然想起来,松本常年呆在国外一定不知道日本的事情吧。

 

『怎么会?』

 

看见松本有疑问,樱井便拉着松本到角落解释着。听见樱井的话,松本的心思已经远离这个场所了,心里挂念的还是你。

 

和也你在这里根本就过得不幸福不是吗?为什么我不留下来陪伴着你,为什么我要那么冲动的就出国了没有我在你身边陪伴你哭泣,你很寂寞吧。

 

松本等待不及想快点见到二宫,随便糖塞个理由就离开,快步的来到樱井告诉他二宫的住家地址。来到门前,松本突然觉得胆缺了该怎么开口?

 

『松润吗?

 

身后出现他的声音。

 

『小和

 

『怎么回来了呢?』你向我微笑,就像是没有事情发生一样,而你却问了一个让我很难回答的问题。

 

『我回来』是因为大野前辈的丧事,可是看见你那么努力的伪装我怎么说得出口呢。『是来看你的,五年了你怎么还是那么可爱。』

 

松本努力的微笑,那是你现在需要的吗?

 

『哈哈,我也知道我没有改变呢,倒是松润现在好帅气呢,刚刚还以为是哪个帅气的名模站在我家门前而差点吓了一跳,走近看原来是松润嘛。』二宫越过松本打开门,让松本进家坐坐。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呢』进到家门,松本发现了被打包的箱子,不像是搬家,更像是打包重要的物品一样,各个都细心的封存起来。

 

松本走向一个未封闭的箱子,往内一看,果然和自己想象的一样,都是大野前辈的画作,全是和也的模样

 

『松润想要喝些什么吗?

 

『和也,在收拾东西吗?

 

我家只有橙汁和茶,还有酒不知道松润喝日本酒吗?

 

『这些箱子是什么?

 

『如果无聊的话可以看电视哦,遥控器在茶座上。』二宫的声音开始颤抖,却还是不愿回松本的话。

 

『是大野前辈的吗?

 

『够了!!润,真的够了!!我不想再听见他的名字!!』手上的杯不知觉的丢往松本的方向,打在墙壁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静默了一段时间,二宫认输了『对不起,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对不起,对不起』嘴里说着对不起,眼里的泪水也跟着滑落,这样的痛苦让二宫连站的力气也被抽空了,跌坐在地上哭泣了起来。

 

看见二宫哭泣,松本的确很心痛,但是只有这样哭出来大声大声的哭出来,你才可以轻松的,我知道你一定逞强得很辛苦了。

 

『很痛吧,和也我了解的,所以哭出来吧,有我在。我一定会保护你的,就像以往那样,我不会离开的,绝对不会

 

而松本看着二宫的泪水就像是针一样,每一滴都插进自己心底深处。

 

『好想他,几天前他才和我耳语说爱我而已,我以为我们会幸福一辈子的,就算家人反对,就算被社会看不起,我们都可以过的很幸福的明明可以的明明很幸福的明明很相爱的….

 

声音哽咽的连话也快要说不清楚,二宫却还是歇斯底里的喊着,直到喉咙出不了声为止,二宫还抽泣着

 

强制停止自己的哭声,二宫知道自己不可以在这样哭泣了,智看到会心疼的。胡乱的将脸上的泪水擦干站了起来。

 

『我倒水给你喝。』却在转身走不到几步路突然的晕下。

 

『和也!!』接着二宫『怎么会晕倒』顾不了那么多,松本将二宫抱起,带往医院。

 

× × ×

 

『二宫先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营养不良,这几天没什么进食到,可能是心情影响的。吊个点滴好好休息,稍后喝些热粥再好好的调理身体就好。』

 

『谢谢,医生。』松本礼貌的将医生送出病房,再回到床边。自己是有多久没有看着二宫的睡脸了。以前总是睡在一起,打开眼睛看见他的睡脸都会觉得很幸福的,在那个时候。

 

和也,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樱井前辈都和我说了,我离开之后大野前辈的家人开始反对你们在一起,千辛万苦你们才在一起同居,当时你一定很开心的吧,那时候的你一定笑得和小孩一样可爱。

而你的家人却让你会本家,想分开你和大野前辈。你反抗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和本家断了关系只为了和大野前辈在一起,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大野前辈的家人又不让你参与他的丧礼

和也,你受的痛苦一定不只是樱井前辈说的那么少吧

你到底在这五年里受了多少的苦是我不知道的?

我没能保护好你,怎么配爱上你?

 

 

『唔』二宫稍微的张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光亮,好刺眼。是天堂吗?在吗?

 

『小和,你醒了?

 

』是润,啊这里不是天堂。润知道智不在了而我和他吵架了然后哭了然后晕倒了吗?

 

『你还好吗?怎么没有好好的吃东西。』松本将二宫轻轻的扶起,拿起枕头枕在二宫的背后,不让他冷着。

 

『没胃口。』智离开后根本什么都吃不下

 

和也,和我一起离开吧。』

 

』听见松本的话,二宫着实吓了一跳,抬眼对上松本的眼睛,那是认真的。他是想我离开日本吗?是要我离开有智的地方吗我不要『润,我没事的,没有必要离开。』

 

『当时度假也好,到我现在居住的城市怎样?

 

『润,我』想要说话,却被松本打断。

 

『我离开了那么长的时间,你都没有联络我,现在不是自由身了吗?就当作看望我这位青梅竹马怎样?』松本知道,二宫不想离开的原因。以二宫的性格就算再悲伤他也宁愿和回忆相守,松本知道大野智是他不能取代的角色。但至少,松本要做到保护二宫角色。

 

静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二宫只是看着松本。

 

好啊,度个假也好或许我真的该放松了呢

 

二宫发现,在松本的眼里看见的爱恋,润还喜欢自己呢明明已经过了五年了,为什么还不要放手呢?

 

我哪有资格说松润松润和我一样都是同一类的就是学不会放手

 

『就是嘛,你好好休息,我去帮你买些粥。』

 

好。』

 

二宫看向窗外,天空好灰哦。和他的心情是同调的呢智,是你在哭泣吗?

我没有放弃你哦,只是我该报答润给我那么多年的爱。

我会来陪你的。这是你离开的时候我答应你的吧我记得的

好想你

 

× × ×

 

两个月后

 

说是度假,二宫和也过来的时候却是搬家一样,撤掉在日本租的屋子,搬往松本国外的家。这里真的很美不怪得松本求学完后,会决定在这里定居下来,因为这里是个艺术气息很妙的国家最喜欢的国家

 

『润~』二宫早上起床后,身上只是穿了件宽大的T-shit,头发还是乱糟糟的状态下来到松本的书房。

 

『醒来了,怎么光着脚丫呢?不冷吗?』松本看见二宫站在门口,便停下手上的作画,来到二宫身边轻轻的将他抱起。

 

『因为润会抱我,所以才不需要鞋子。』二宫的音调不知怎么的,很高调,却很讨喜。

 

『饿了吧?刚刚到市场看见汉堡有减价哦,买了很多补货,现在吃要吗?』将二宫轻放在沙发上,拿起沙发上的毛毯让二宫盖着。

 

『当然要~难得润会让我刚睡醒就吃汉堡的说~』二宫很开心的在松本唇上吻上。

 

『乖乖在这里等哦。』抚摸了一下二宫的头发,松本便往厨房走去。

 

他们的关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一个月前,不,是刚到达的当天开始。

当天晚上,不知怎么的原本睡在沙发上的松本,却突然感觉到有东西在自己的怀中蠕动,打开灯一看,是二宫在自己的怀里。

当晚二宫无理的要求松本抱他,松本不愿意,二宫却又吻又亲,嘴里满是诱惑的话语和呻吟。让松本渴望许久的欲望控制了理智。

那之后两人就自然的有了互动,这有爱吗?

说真的,松本感觉不到二宫对他的爱。

 

偶尔还会听见二宫提起大野前辈的事情,心里还是会隐隐作痛。这又是什么意思?

 

『以往啊,和智也会这样看电影呢,只是看的都是日本戏剧,没有美国電影那么震撼呢。润和智真的很不一样呢~』

 

『是吗?那么和也喜欢日本喜剧喜欢多点还是美国电影多点?』松本总发现,自己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和大野前辈比较。到最后真的较劲的是你还是我?

 

『诶~~这东西都不一样哪里能选择~』棱模两角的回答,你总是运用得很纯熟。

 

『是吗?

 

你是喜欢我的,我每天都是如此的想着。看着怀里熟睡的你,不禁将拥抱你的力度加大,知道你有些微的挣扎才懂得放开。

 

你是喜欢我的…?

 

渐渐的它变成了问号

 

× × ×

 

偶然的一天里,你还是会想念起 他。

 

『润,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松本从报纸上抬起头看着二宫。『是什么大日子吗?』

 

『六年前我们的毕业典礼啊,你还记得那天的学校的樱花盛开多美吗?』二宫在阳台眺望着外国的风景,那方向是祖国的方向呢。

 

』听见二宫的问题松本顿时停了一下。

 

那年的樱花季节吗?是我们毕业最好的季节,也是和也和大野前辈开始的季节,今天是你们的交往纪念日吗?

 

是的,那天我也在场。今天是你们交往六年的纪念日。

 

『当然记得,那年的樱花开得特别茂盛特别美丽呢。你说是为庆祝我们终于毕业了吗?』还是你和大野前辈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

 

松本来到阳台环抱着二宫的要,将头靠在二宫的肩膀上,一起看着那不知名的遥远。

 

『是啊,那是我一生人看过最美的樱花季节了。』

 

你在述说着开心的事情,但我却听出了你心里沉闷的声音。你又在想念大野前辈了

 

『今天叫外卖吧。』

 

『怎么..』二宫的话还没有问完就被松本狠狠的堵住了他的唇,二宫也没有挣扎,配合着松本的欲望,一直以来二宫从来都没有拒绝过松本。

 

可是在这一刻松本什么都想不到,只想得到他。一辈子的最爱就只有你了。不要离开我好吗?

 

欢爱过后就是温存的时间,二宫在这一刻总是像个孩子般依偎在松本的怀里,松本最喜欢这一刻的二宫,那样乖顺的他总是让他失神。

 

在自己怀里的二宫突然抬起头『润,如果结局早已命定,你还愿意经历这一切吗?』

 

』对于二宫的问题,松本感到不明所以。你说的结局是在述说着我们现在幸福的事情,还是别的事情

 

润,好饿哦~』看见松本没有回答,二宫便扯开了话题。因为这答案和问题的所在,二宫也不知道,现在的他也不想弄清楚。

 

× × ×

 

时间过得很快二宫在这城市生活已经三个月了

坐在圣诞树下,将吊饰一 一的吊起,看着闪亮的吊饰二宫脸上的微笑也止不住的开心。

 

『做了那么多年人啊,还是这么唯一一次正统的过圣诞节呢。』二宫再将礼物堆积起来,在看向松本在厨房忙碌的背影。

 

『的确呢,日本对于圣诞节也只是气氛上的办活动,在国外就 不同了呢,这就像是他们的新年一样。』桌上放满了食物,全是松本一人准备的。『等下要到街上逛逛 ?

 

『好啊,真想看看到底是个怎样的气氛呢?』二宫来到餐桌上,还未等松本放好餐点,便也开始吃起来。

 

『很饿吗?怎么那么快开餐』虽然看见二宫开始活泼的身影,松本觉得安心。真想就这样一辈子在一起,永远都不要去理会那些伤不伤口的事情。

 

『想快点出门看大大个的圣诞树~』

 

两人吃完晚饭后,准备下出门。没有目的的两人只是牵着手,看着街道上的风景,对二宫来说那是陌生的,新奇的。

 

松本带着他在街上遇见了几位朋友,貌似是松本的同事,知道松本没有要可以隐瞒自己和他的关系,反而更紧的牵着自己的手,不让自己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不远的一个小档口吸引了二宫的视线,在松本的耳边说一声让他放开自己。二宫也顺着那档口走去。

 

那是一个绘画的小档口,画家看见自己微微的对自己微笑。其实二宫是被一幅画吸引的,里面画的是夕阳西下的风景,仔细再看,那画上的岩石其实坐着两个依偎在一起的人儿,很微小,非常的不让人注意到。

 

二宫拿起那幅画,眼里不知怎么的泛起泪光。

 

『和也怎么了?』发现二宫离开自己很长一段时间,松本敷衍了一下朋友找到二宫身影时,发现他只是拿着一幅画,眼睛内有着泪水。

 

『没-没事。』二宫抹掉脸上的泪水『润,这画很美我可以要吗?』

 

当然。』松本再次看见了,二宫眼里闪过的一丝悲伤。知道的,知道二宫又想念起他了

 

之后的两人便也没有什么心情再走下去了,在倒数后便也回家休息。

 

× × ×

 

——雪花就像天使的眼泪,覆盖了没有爱的天堂。

 

这天雪花还是照常的飘起,雪白的风景让松本觉得这世界果然是很纯洁的,天因为飘雪的关系灰灰的说不上复杂的心情。

 

『润,早餐哦。』这天和以往的你一样。

 

将领带顺便的套上,松本离开房间。『和也,早。辛苦你了,还要煮早餐给我。』

 

『润才辛苦呢,圣诞节的竟然还要回公司开会。』二宫说着嘴也扁了起来。

 

松本二话不说的便吻上二宫的唇,松本知道那是二宫在撒娇时会有的表情。『我一定会尽早回来的,煮好晚餐等我哦。』

 

『嗯。』

 

出门的时候,难得的二宫在自己脸上留下一吻叮嘱自己出门小心。

 

今天的心情应该要很开心的,二宫今天难得主动的动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泛起不知道是什么涟漪。让松本变得没有心情工作。

 

心里总是惦记着今早离开时,二宫的笑脸,那可以称得上是笑脸吗?

 

{润最喜爱的小说,我全部收在书柜最顶端哦。}在吃着早饭的时候二宫突然和自己说的一句话。

 

{前两天我拿了你的西装去洗,明天要去拿回了,收据就塞在客厅桌上。}收拾碗碟的时候。

 

{出门要小心。}在自己穿上鞋子的时候{还有,我爱你哟。}然后送上一吻。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松本感到不安。二宫说着每一句话的表情就像是即将要消失一般。

 

消失!?

 

这情况让松本突然想起,圣诞倒数的那天晚上,二宫买回来那幅画,自己好像在哪里看过类似的画,在哪里?..

 

....….在和也以前和大野前辈居住的家里。箱子内其中一幅画,也是画着夕阳,岩石上坐着相依偎的两个人

 

和也!!

 

松本什么也顾不上,抓起椅子上的外套,就往家里的放方向奔跑。

 

求你不要有事,不要,千万不要离开我。

 

心里一直祈祷着,可是有用吗?

 

打开家里的门,空荡荡的。算是和自己预想的一样吗?松本不要,不要那一样的预想。走往房间的双脚开始颤抖

 

打开门,松本看见躺在床上的一幅画,和一封白色的信。

 

『啊!!!!!!!!!!!』松本不能忍耐了,直接跪下抱头大喊,眼泪不受控制的夺眶而下。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是要离开我。

我付出的爱还不够吗?

你难道还是感觉不到吗?

和也,我该恨你隐然的离去吗?

 

房间里只是回荡着松本哭喊的声音,原来家里只有一个人时是那么空旷的,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呢

 

等到松本稍微冷静下来时,已经是夜晚靠在门框上,松本不想靠近那幅画和那封信。打开的瞬间就是结束的瞬间。可是不打开我又能换回你吗?

 

松本只是站起来,锁上房间的门。

 

『总有一天我会进来的。』松本只是靠在门上轻声的说着,现在的他没有勇气打开那封信,松本知道自己是伤不起的。

 

所以自己才会慢一步让二宫和大野先开始,才会在二宫受伤后才能得到空壳般的二宫。

 

松本记得二宫在医院醒来的那刻,其实很疑惑为什么会是在医院,而不是天堂。

就算是这样松本还是不放弃的想要将所有爱二宫的心情,传达给二宫知道。和也你感受过吗?

果然是太迟了吗?还是其实那只是我做多余了

 

松本不会离开这房子,他要留在这里一辈子。而那扇门是何时会打开呢?

 

× × ×

 

松本的生活一如该往,只是他的微笑总是隔了一层感情。

 

每当有人来到松本家时总会好奇的问。

 

『怎么那门总是紧闭的?

 

『我的爱人就在里面睡觉呢,所以大家要小声点哦。』

 

 

 

 

 

 

——记忆无法在远方被复制。

                     ——只有在这里,我们还是在一起。

 

 

 

 

 

 

给爱我的润君:

 

对不起,还有谢谢你。谢谢你给了我这三个月快乐的时光,你一定不知道我真的很开心,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

 

谢谢你爱了我那么长的时间,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在更远之前还没和智在一起的时候就知道润喜欢我了,只是那个时候的和也从见上第一面开始就被智的气息吸引得无法自拔了。

 

谢谢你长久以来的守护,我的离开对润是很残忍的,但是我的留下对智是不可原谅的。

 

我知道你一定不会原谅我的离开,而我也不需要你的原谅。只想你能谅解爱一个人的心情,我爱智的心情,就像是你爱我的一样。

 

其实你一定知道的吧,智离开的时候,其实我是想和他一定离去的。到那个他绘画的天堂里,或许在那边就不会有人会指点我们,而我们可以活得更加的自由。

 

可是在看见你对我关心的眼神,我突然慌神了。我想要逃到你的怀抱里。我真的尝试着喜欢上你,我做到了,但是心里的位子还是不知觉的留给了他。

 

润,我真的爱过你的。真心的爱过你的一切,因为你我竟可以再次的感受爱情的幸福。

 

不过在我看见那幅画的时候,我就想。那是智寂寞了,那是他想见我的信号你知道吗?他在呼唤我了所以我必须离开了。

 

我总是那么的任性真是对不起,不过你就不要计较了,这是我最后最后的任性了。

 

                                                                                                                                              二宫和也   绝笔

 

 

总是学不会放弃,所以在爱上的时候便不知离去。

总是学不会浪漫,才会在你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挽留不了。

总是学不会面对现实,所以在你痛苦的时候我却装作看不见。

总是学不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