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再此我先声明一下,这年龄的问题大家就忽视了它吧

 

[樱相/润二/魔王] それはやっぱり君でした

 

 

今天是学校的惯例集会,全部师生集合在广阔的操场上,顶着大大的太阳听着校长无聊的致辞。

 

而六位主角们在这时做着什么事情呢?

 

二宫低头玩着游戏,有心没心的听着校长说话;松本紧张的东张西望,希望不会有老师发现二宫的游戏举动;相叶和生田聊着昨晚通宵看的悬疑片内容;樱井看着手上的书本很是认真的阅读着而大野只是看着一个方向不知道是发呆还是神游。

 

虽说无聊,但校长宣布的最后一句话,却让这六人顿时陷入了沉思

 

『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就是高三部的毕业典礼了,希望之前因考试囤积许多的压力在这个典礼里高三学生们可以尽情的享受欢愉的气氛,散会。』校长华丽的念上最值得庆祝的一句话,全高三的学生顿时欢腾的叫喊着,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的惯例集会,虽说不会舍不得,可这热晒雨淋的日子他们还是有强烈的回忆的

 

『散会了,就这样我的高中日子就在倒数了』二宫收起手上的游戏机,看着眼前的松本润,现在最值得开心的就是他和松本都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的事情吧

 

『典礼当天翔那家伙还会上台致辞呢,果然是学生的典范啊~』松本走在二宫的身边,一手揽在二宫的肩膀,外人看上去就是好兄弟的模样。

 

『呵,不要上台缺场就好,我会笑死的~』

 

『啊!ニノ和松润,你们走得那么慢,后面班都跟上了。』相叶和生田从远处看见二宫和松本便加快脚步的追上。

 

『是你们跑着回班才会追上我们的吧,我们可是以正常的步伐走回班。』松本没有理会上前的相叶和生田,直径的揽着二宫继续往班上走去。

 

『哎哟,不要那么冷淡嘛。』生田走在松本身边,一手搭上松本『等下下课后,翔叫我们去学生会室收拾东西,还有交代基本工作给接收的学弟妹们,不过最重要的就是整理毕礼当天的安排了。』

 

『知道了,上集会之前就收到他的信息了。』松本嘟嚷的说着『这樱井拖我们进学生会早就知道有目的的了,工作程序又麻烦,毕业了还要麻烦的交代这个交代那个,早知道就不要进了。』

 

『其实为什么你就是没有拒绝呢?』二宫看着身边每次被樱井交代工作就说三说四冤着樱井的松本,不知觉的觉得好笑,一直追问原因,可是不管二宫怎么问松本就是不说。

 

『某些原因就是了

 

『被威胁了?

 

『难说』松本怎么会告诉二宫,自己会进入学生会,是因为想要将床位和樱井调换,因为之前你的床位是在樱井的隔壁

 

『我们要回班帮忙毕业典礼的事项了,你们慢慢。』生田看着松本那吃鳖的脸只好忍笑拖着相叶离开,这事情除了樱井和松本的私底交易外,当场其实还有见证人就是生田斗真了。

 

『那么ニノ放学我们去秋叶一趟吧。』相叶临走前对着二宫说道。

 

二宫对着相叶轻轻的点头代表答应了,再转身对上松本的眼睛『你不说我这个星期就不要和你说话了。

 

カズ你知道今天其实有新游戏上市哦。』松本马上的转移话题。

 

『今天有咩?怎么我不知道?』二宫其实不是真的被松本带去,只是他不说或许自己只是没有资格知道而已可是不管几次,自己都想努力的尝试,留在你身边。

 

× × ×

 

放学后,生田和相叶已经在松本和二宫的班级等待他们下课。

而松本和二宫的班级一下课松本就被生田拉往学生会室开始漫长的工作,而二宫和相叶也闲得去逛街。

 

来到秋叶原,二宫很熟悉的就走往常光临的咖啡厅,准备好好的吃个午餐再去逛逛有没新碟发售。

 

『主人,想要吃些什么吗?』女仆小姐笑容可人的招待着二宫和相叶进店。

 

『就两份妖精蛋包饭,还有两份咖啡。』二宫连菜单的都没有翻开来看,就随口的帮相叶和自己点了餐。

 

ニノ你心情不好?』相叶无心的翻动着眼前的菜单,其实一个字都没有看进眼里。

 

『你也不是。』二宫出奇的没有拿出游戏机,只是盘手在桌上看着扭捏的相叶。

 

『你也知道的毕业过后ちゃん和我们就不同校了』相叶说着表情更加的落寞起来。

 

『是和你。』二宫无奈的看着相叶如此失落的模样,虽说他很冷漠,但是怎么说眼前的笨蛋都是他多年的竹马『要不要,乘还有机会,最后一天向樱井会长告白怎样?

 

』相叶惊讶二宫的提议,抬起头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看着二宫『怎么可能会成功

 

『都不是为了能成功而告白,毕礼当天我会有个人表演,而我会写出我现在的心情化成歌曲唱给润知道,就算得不到回答,我也要说出来。』顿时二宫的脸变得很认真的看着相叶『小雅,你想想,如果以后你们都没有交集了,那么你会后悔你没有将自己的心声告诉他的。至少在分离的时候,让他明白自己多年的感情吧

 

二宫就是离不开松本,才会考上和松本同一所学院的。二宫不要分离,因为分离后我们就什么关系都不是了,连现在仅剩的暧昧关系也保存不了

所以就算表演过后得不到答案,二宫还是可以厚脸皮的留在松本身边,撒娇着,喜欢着更加更加明显的表达着。

 

『是这样的吗

 

相叶不想啊。就算不是一辈子都做不了情人也可以是一辈子的朋友

就算看着你结婚生子,我只想保存‘朋友’这微小的关系而已

 

可每当想到这里,心里的痛变得更加明显。

 

×××

 

学生会又是慌忙的一整天,一踏进学生会室身为课外部管理的松本连椅子都还没有坐暖,就被指示工作,整栋学校走上走下的,比上课运动还要累

 

『对,就是要这样。毕礼当天的摊位已经有多少申请批下了?

 

45个摊位。』

 

『松本学长,表演课的表演是要排在压轴还是开幕?

 

『松本学长,当天的摊位有5个互动摊位,集中在操场地会比较好吗?

 

只能用一团混乱来形容松本现在的状况,但樱井和生田也不见得轻松就是了

 

等到事情稍微的缓和一下,已经是接近夜晚的时间。樱井身为会长便也体贴的让学弟妹们回家休息,剩下的三人只能默默的收拾文件。

 

『啊~不行了快要死掉了』生田二话不说的躺在沙发上表示他已经是极限了。

 

『明天也是个繁忙的日子,唔』松本将最后的文件存起,也在椅子上延展自己的身体,活动一下坐僵的身体。

 

『真是谢谢你们了,没有你们我还真不知道可以在毕礼之前完成吗。』樱井也关上电脑,对着沙发上的生田和松本不是很真心的道谢。

 

『倒什么谢,被你骗进来时候已经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了』松本发现自己竟然还有些不舍,这学院的结束也是自己和二宫和也同宿舍也结束了的意思吧

 

『其实越接近毕礼越想时间过得再慢一点』生田躺在沙发上,一手盖着眼睛没有人看见他是什么表情。在场的人听见生田话都噤声。

 

….我想』樱井的声音引起两人的注意『毕礼当天我会和雅纪告白。』

 

『什么!?』两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樱井。

 

『你是认真的吗?』最先从樱井的话语里醒来的松本开声问到。

 

『斗真你努力了那么久,就是为了和智考上同一所艺术大学;润你和ニノ很幸运的都考上了同一所学校,以雅纪的成绩能努力和你们考上同一所大学我都放心很多。而我,只有剩下的这些天可以和雅纪腻在一起至少想要知道他对我是什么想法。』

 

『翔,或许你的想法是对的。』选择做鸵鸟的就是自己和松本。因为不想离开,舍不得分离,所以选择逗留在他的身边,就算未来是什么都不加以理会,也无心去想。

 

『我们支持你。』松本想或许再四年后自己也会像翔这样逼不得已的选择说出心里的爱意吧

 

‘滴滴!滴滴!’樱井的手机铃声响起,名字是<雅纪宝贝>

 

『雅纪,怎么了?嗯。已经煮好晚餐了,是。我们现在就回来。』樱井无奈着相叶在电话里罗嗦却也不打断他的话语,只是微笑的听着。『要斗真去带智回来,智还没有回家?应该是又画得不知道时间了吧,嗯。进厨房小心点啊,很快回来了,拜~』

 

『其实你知道你们说话的时候真的很像情侣吗?』松本没好气的看着眼前的樱井,关上电话后还在傻笑。

 

『是吗?其实我也觉得就当作是预习吧。走吧,咦?斗真呢?

 

『听见要去接智就走了。』松本也没时间理会樱井,赶快回家帮小和煮晚餐,顺便可是在窄小的厨房内呵呵

 

× × ×

 

大野很喜欢学校的画室,这里的环境很安静,自己可以好好的集中,外面的光线照不进来,都是封闭的状态,不过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是自己和生田初次相遇的地方。

 

一个为了作画而出现,一个却因为安静而在这里练习唱歌。大野永远都忘记不了,自己被生田的歌声吸引得连呼吸都快忘记的那一刻

 

『智

『斗真。』大野转过头,看见斗真便挂起难得的笑容。

 

『怎么还在画室呢?』生田上前习惯性的坐在大野身边,帮他排着画笔。

 

『没有灵感哦』大野放下手中的笔,看着眼前胡乱绘画的布条,心里更加的混乱,从早上开始就没有停止过。

 

『休息一下吧,已经晚上了,ニノ叫回家吃饭了,等我收拾完就回。

『嗯

 

生田收拾起大野的画笔放进专属包内,拿起水桶里的水倒掉,帮忙大野挂起布条。

其实大野的画具尤其是画笔绝对不喜欢别人动,只有生田是特别的,只有他知道自己所有的喜好,画笔排位的顺序,护理笔毛的方式,所有的所有都是只有生田斗真是特别的。

 

『走吧。』收拾完所有的东西,生田帮着大野拿着画具自然的牵起大野的手,往前进。

 

大野总是在想,在你身边我可以很专心的做自己的事情。只是这样的守护,我还可以贪婪多久..

 

× × ×

 

说是家,其实是六人一厅三房的宿舍。两人共用一间房,那当然就是樱井翔和相叶雅纪,松本润和二宫和也,生田斗真和大野智,这是现在的情况。

 

『回来了。』打开门生田张开声道说,让屋内的人都知道他们回家了。

 

『欢迎回来~』最先出现的当然就是相叶,手里拿着偷吃的鸡块,一脸笑意的说着。

 

『偷吃!』大野看着相叶手上的赃货指着小声的说。

 

『嘘,分你吃点,是润的拿手炸鸡哦。』相叶撕下一块送进大野的嘴里,当然那么好吃的东西大野是不会拒绝的就大开嘴巴接受。

 

『好吃~』大野不免还是给了个赞。

 

『相叶雅纪!!!!』二宫的声音突然从厨房大声喊出『竟然给我偷吃!!!

 

『才没有呢~虽然它的香味浓郁但是我真的没有偷吃。』相叶将鸡块藏在身后对着二宫大力的摇头。

 

『张开嘴巴。』二宫的眼睛对着大野。

 

『唔!!唔唔~!!』大野闭上嘴巴学着相叶摇着头,死都不要张开,原本就不是自己偷吃的,为什么会将火势蔓延到自己身上 ><

 

『想要被罚没有得吃炸鸡就都藏着吧。』二宫的一句话马上让大野张开嘴巴,嘴里是还没来得及吞下的鸡肉块。『呵呵。』一阵奸笑,让听着的相叶毛骨悚然。

 

『好了,小和不要玩了,快点过来吃饭。』松本将最后一道菜放在桌子上,解救了发难的相叶。

 

酒足饭饱过后,收拾的工作就交由樱井和相叶,其实原本只有因为偷吃被抓的相叶一人处理而已,但樱井当然因为不忍心,只好也进去帮忙了。

 

×

 

在房间的松本和二宫。

 

『新学校开学后我们就不能住在一起了,以后就不能这样放肆的吵闹了』二宫的情绪从早上宣布毕业典礼将在一个星期后开办就很糟糕

那就是说他们要离开这宿舍也是这个星期的事情了。听樱井说已经这宿舍已经开始安排新学期的学弟们入住申请了

 

『平时看你还一脸嫌弃的样子,竟然开始怀念了?』松本坐在书桌前背对着二宫,处理着未完结的档案,可是当听见二宫说话时,松本的心思已经随着二宫拉去。

 

『或许吧』虽然以后我们还是同校,但是相处的时间还是大幅的减少了。

 

两人都静默了一段时间,松本最不喜欢这么安静的二宫,没有人能知道他在想什么。

松本想反正也没有心情处理文件的了『好了,不要想了,早点睡觉吧,明天早上不是还有毕礼的个人表演练习?』松本来到床边促使二宫睡觉。

 

『润还是那么清楚我的时间表呢。』二宫难得顺从着松本,躺在床上等着他来替自己盖好被子。

 

『这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可以让我记得他的时间表了。』松本惯性的帮二宫盖好被子,拿起衣服决定先洗去一身味道才睡觉。

 

『你少臭美了晚安』又是那么让人在意的话,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就是那个独一无二的吗?

 

总是那么精明的二宫,在遇见松本后,也会有看不清楚时候。

而总是那么自信的松本,在意遇见二宫后,也会有失去告白的能力。

 

×

 

生田和大野的房间。

 

大野正在收拾着衣柜里的衣物,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是不现在开始收拾往后的学院画展开始自己一定没有时间的。生田坐在书桌前整理着学生会的问题问卷,听着大野收拾的声音,心里很是烦躁,根本就没在认真处理。

 

『斗真,你说我们在艺术大学分配宿舍的时候,还能是同室吗?』大野突然想起两人初见之后,就是宿舍同房的巧遇,让大野这位不太微笑的人,竟然因为寝室和生田同居而露出了安心的微笑。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吧,自己的注视到喜欢大野觉得那绝对是甜蜜的。

 

『宿舍是可以申请的吧,如果我们申请同宿舍那时就能再同居四年了

 

 

大野收拾的声音再次响起,一段时间突然停顿下来『可四年后呢还能在一起吗?』其实大野的声音说得很轻,但是却实实在在的传进生田的耳边。

 

『四年后...』吗?或许已经没有资格站在你的身边了吧那么优秀的你。怎么能埋没在我身边,而我也没有那样的能力吧。

 

两人都没有再对话,只是让时间被静默吞噬。

 

总是没有烦恼的大野,在遇见生田后,竟然也开始担心将来。

而总是独立向前的生田,在遇见大野后,竟然也开始担心未来。

 

×

 

樱井和相叶的房间。

 

等樱井洗完澡进房间时,相叶已经在床上睡着了,手里还拿着漫画书。樱井上前小心的抽起漫画书,帮相叶盖上被子,自己也小心的钻进被窝里,才关上床边的台灯。

 

顿时房间的黑暗让樱井看不清楚,只是习惯性的躺下,转过身就感觉得到相叶的气息,暖暖的总是触动着樱井的心。

 

慢慢的樱井熟悉了黑暗,透着月光相叶秀气的睡脸渐渐浮现在眼前。

 

总是移不开视线

 

『雅纪,或许等我说出喜欢你之后,我们就会结束了吧但是我不后悔,只希望让你正视我对你的情感。』说完樱井便轻轻的吻上相叶的额头『雅纪宝贝,晚安。』

 

总是让人感到寂寞在侵袭。

 

× × ×

 

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毕业典礼就在今天早晨来临。

六人原本想要多些相处的时间也因为毕礼的准备关系都忙得不可开交。

 

在后台休息室内,二宫看着镜子前的自己,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表演了,只是这次的表演对于他来说别于以往,表演的目的是为了松本润歌曲完全是为了松本而写的。

歌词内全是这些年和你相处下来的心境..

 

『好紧张哦』低下头二宫看着自己的双手,张开再握上,和松本的爱情就像是沙碎握在手中一样,握不着吧?可是结果不管是什么,已经不能退后了就是为了让胆缺的自己不再逃避才选了这么一个方式表现出来的

 

『小和。』松本打开二宫的休息室,发现二宫竟然在对着自己双手发呆『在多一下就要上台表演了哦,很紧张吗?』倒了杯清水,松本走向二宫身边,坐在化妆台上。

 

『是有那么一点』接过松本递上的水轻酌一下『润,会过来看我的表演吗?

 

『那是当然的啊,小和这首新曲连我也没有听过,当然绝对不会错过。因为我可是小和的头号粉丝哦。』松本低下头和二宫平视,两人的距离相当的靠近,或许只剩下一米的距离就能接吻了。

 

二宫直视着松本的眼睛『这首歌曲是特别的,希望润可以听得明白就好。』

 

?』疑惑着二宫的话,在还没有问出时,后台的学生便通知二宫要出外准备一下,顺便确认下钢琴有没有问题。

 

『因为我有些话想要传达让你知道,所以请润一定要将这曲听完。』二宫说着也就离开了休息室,来到钢琴前二宫轻轻的摆弄了几下,便向学生们表示没有问题。

 

学生们将钢琴移到舞台中央,弄好后。二宫才渐渐的从后台走上舞台,上到舞台的瞬间,台下响起很大的掌声。可二宫已经没有心思理会,坐在钢琴前,便看见站在自己眼前的松本紧紧的注视着自己。

 

松本还是站在后台,在右边的准备区,看着舞台上的二宫,两人眼睛对上。

 

『这首歌曲的故事表达着在这高中生活内最在意的人事物,在座的每个毕业生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吧,希望大家在听见后可以更加的努力,到达大学时可以更加勇敢的面对更多的事情,继续创造新一页的人生。』二宫说着话却没有转移过视线,眼睛还是看着松本,深深的呼吸,双手缓慢的放在键盘上,音乐渐渐的响起。

 

【それはやっぱり君でした】

 

わかりやすくそう简単に。

很简单的就了解。

君も仆もわかるくらい简単に。

简单到你我都能够了解。

伝えてみよう。

传递给你。

好きなんだよ。

我喜欢你。

 

影を重ねたあの场所のことや。

影子重叠的那个地方的事情也好。

同じ时を歩きつないできたことや。

一同度过的时光也罢。

そんな时を全部変えて...

那些时间全部都改变了...

 

 

歌える様に、届く様に、

若能像歌唱般、传递给你、

君を迎えに行けたらな...

能够去迎接你的话...

 

 

台下的观众都听得入神,或许有些观众会注意到,台上歌唱着的人儿一直注视着某一点,毋庸置疑的会以为二宫在回想歌词内的故事桥段。

关于爱情的暧昧期,台下所有人都有所共鸣。

 

只有松本和二宫才知道里面隐藏了多少甜蜜,多少辛酸。

松本发现自己的眼睛没有办法离开现在的二宫,原来在这几年内我们都是这样度过的呢。

 

 

仆にはわかるんだ、君のいる场所が。

是我的话就知道、你的所在地。

まるで见えてるかのように、隣にいるように。

仿佛还能看见似的、就在我身旁。

だから辛いんだ。わかっているから、どうしても行けないんだ。

所以才很辛苦。我知道、不论怎样都无法到达你那里。

「まだまだ顽张れ」ってそこから君は笑うから

你笑着对我说要【更加更加的努力】

 

 

君にご饭を作って。

给你做饭。

君に好きなものをだして。

将你喜欢的东西都摆出来。

でも减らない。

丝毫没有减少。

それにも惯れたよ。

...这些我都已经习惯了。

 

 

今度うまく、作ったら。

这回要是能够成功的做出来的话。

そんなわけないのに顽张ってみる。

虽然知道是不可能但是我还是会努力。

 

 

君には见えて、仆には见えない。

你虽能看到、但我却看不到。

酔っぱらった势いで「ずるい」と呟く。

借着喝醉的气势抱怨你【狡猾】

どうかな? 仆はちょっとかわったのかな?

怎么样?我有没有那么的稍微改变呢?

だらしなくなってきた?”

是不是变得邋遢了?

窓风に乗って闻こえた。相変わらずだな

乘着窗口的风我听到。还是和以前一样呢...

 

 

优しく笑う君があの时间が空间が。

温柔的笑着的你在那个时间的那个空间。

泣きたくなるくらい一番大事なものだよ。

是能够让我哭泣的最重要的东西。

何て言ってた顷は言えなかった。

这样想的那时却没能说出来。

...どうして言えなかったかな?

...为什么没有说出口呢?

见上げた先のものより、君は君は...

比起仰望前方的东西、你是你是...

今なら言える。

现在终于能够说出口。

虹より君はキレイだ...

你比彩虹还要美丽...

 

一曲完毕,学生们都深表感动的站起来大拍掌声,二宫的缓场曲让整个毕业典礼的会场增添了更加多的不舍感。

 

表演结束二宫慢慢的走下台。

二宫知道现在自己的脸一定特别的红。看到松本,松本只是上前紧紧的拥抱着二宫『小和,你真的很勇敢呢。』

 

是吗?』那么你呢?

 

或许已经不用担心会被拒绝了『搬出来住好吗?我们在大学附近找间屋子,就我们两个人一起,一直一直这样在一起。』松本清楚的感受到怀内的人儿微微的点头。

 

在这一刻二宫感觉到幸福,没想到自己的暗恋原来是有回应,原来一直都是值得的。

 

× × ×

 

樱井和相叶在看完二宫的表演后,也没有留在会场上,随意的在学院内走着,参观着几天来学弟妹们努力出来的成果,和最后以学生的身份感受在这里走动的感觉。

 

『翔ちゃん今天这样陪着我没有问题吗?』相叶看着身边从早上开始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樱井,陪着自己看节目,看大野的画展,走晃着校园。

 

『都最后一天了,我这个学生会会长是该休息休息了。』吃着手里相叶买了却吃不完的零食,嘴里带着甜甜的微笑。

 

相叶很喜欢樱井的微笑,总是感觉到很温暖。记得第一次遇见樱井的时候,那时的樱井还不是学生会的会长,但是却很有强势,嘴里都不带一点微笑,之后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和同寝室的松本对换了房间。开始和樱井相处时相叶真的很害怕,都不怎么敢在房间内出声,担心吵闹到樱井阅读。

 

可是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开始和樱井熟悉起来,想想都不知道什么契机下呢只是时间久了,自己会向樱井撒娇,会依靠着樱井,甚至开始对他的笑容感到迷恋渐渐的就喜欢上

 

很巧妙吧

 

相叶也是这么觉得。只是这份感情到今天就会结束了吧我应该ニノ说的那样做吗?ニノ已经很勇敢的表达出来了而我该怎么办

 

告白?

还是不告白?

 

走着走着,相叶不知道怎么的就到了校园后门口处,这是一个很偏僻却很美的地方,学院后方长满花草,闲时总可以看见几个学生在这里安静的阅读,补眠的。

 

只是今天是毕业典礼的重要日子,全部学生都在学院前方玩乐。

 

『翔ちゃん怎么来这里呢?』刚刚一路想着事情,不注意的就跟着樱井的步伐来到这里。

 

『雅纪,今天有些重要的事情想要和你说。』走在前方的樱井,不敢转过头面对相叶,可能看着他的脸自己就会没有勇气说出口了

 

什么?』相叶早早就觉得今天的樱井哪里怪怪的,可是都难得最后一天在一起了,也不想去在意。

 

』樱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身90度弯下腰对着相叶说:『雅纪,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

 

『诶!?』相叶看着眼前的场景,自己是曾经幻想了多少,现在是实现了,还是和以往一般只是梦境而已,醒过来就没有了?…

 

樱井发现相叶没有反应,便猜想是不是被自己吓到了,过往总是那么单纯的相叶,怎么可能会喜欢上男人的自己呢,只有自己迷恋着他的单纯简单而已..

 

『这样会让你带来困扰的话,雅纪,我向你说声对不起。但是今天已经是在学校的最后一天,也是和你相处的最后几个小时而已,再不说出来,我们以后就没有交集了所以我想让你知道。』樱井抬起头,看见的只是相叶底下的头,是不知道怎么回到自己吧,觉得恶心了吧『我喜欢你,不是开着玩笑的,也没有想过这只是一个过客般的恋爱,我想和雅纪一起一辈子,就算学院的生活结束,我们也要在一起,一直一直在一起,到白发,到没有力气走路为止。』

 

可是翔同性恋在日本是不能结婚的,如果不结婚的话怎么永远在一起呢?…还有我们永远都不会有可爱的小宝宝哦,翔不是很喜欢宝宝的吗?』相叶的眼睛还是注视着草地,说话的声音开始颤抖,或许是哭了吧。

 

樱井被相叶的问题给弄得哭笑不得,这人儿怎么可以这么可爱,这个时候不是考虑这种事的时候吧难道

 

『结婚我们可以到被认同的国家再结,宝宝我们也能认领不是吗?只要雅纪想要的,我都会给,只要留在我身边好吗?』樱井缓缓的走上前,握起相叶紧握的双手,相叶抬起头看见樱井的眼睛,这是专属自己宠溺的笑容,现在开始永远都属于自己的了。

 

『呜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哦赶快说你在-在开玩笑啦~呜呜』眼泪已经收不了的狂掉,心情很是激动,分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我是认真的哦。我的雅纪,我是很认真的。』将眼前哭得稀里哗啦的人儿拉近怀内,原来一直我们都是喜欢着对方的,今天这结终于结开,不会太迟的,因为我会用我剩下的日子用尽全力的疼爱你,宠歪你。给你一辈子都用不完的幸福。

 

『最喜欢翔了,最最最最喜欢了~』紧抱着眼前的人,一辈子都不会松开双手。

 

每段感情都有它值得守候的苦涩,才能尝得幸福最初的味道。

 

× × ×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在喧哗中度过,大野在画展内忙了一天,而生田也撑着学生会员的名字,留在画展内帮了大野一天。

 

看着最后一批前来观赏的人离开后,生田关上画展大门,转过身看见内里还有几个学生帮忙收拾起画作,将其包装起来过几天运送回给作画的学生们。

 

『今天大家也累了一整天了,就先不用收拾回家吧,天也黑了。男士们可要好好的将女士们送回家哦。』生田发起声音让学生们停止手上的活动。

 

『谢谢生田学长,辛苦了。』学弟甲。

 

『嗯,你们也辛苦了。』生田看着纷纷散去的学生,发现大野竟然不在大厅内,是在自己的画区吗?生田便迈开脚步前往展示大野画作的区域。

 

果然看见那人站在那里,对着自己最满意的画作一手抚上,多种不舍吧。

 

那幅画其实很简单,主角们就是他们六人,在宿舍内玩乐的画像,也是这次学校大推荐的画作,更是大野最爱的画作之一。

 

『斗真,不知道离开学校后,我们还有这样的以后吗?』大野知道生田一定会知道自己在这里的,自己的想法他总是能轻易的了解,就算什么都不说,就算说的都是些只有自己明白的话语,他总能了解。

 

『一定会的,这不是分离,只是大家一个成长的过程,我们都选择了先前看。

 

『所以翔くん今天决定和小雅告白,和也也决定向松润传达出感情。』大野想,我们呢?斗真对自己的感情不是没有感觉的,只是有未来吗?

 

原来智都知道,所以现在才会更加的不安吗?

 

『然后就是我们了。』生田看着大野的背影,这个娇瘦的身影,一直是自己最想守护的存在『你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进修艺大的模特儿学科吗?

 

因为斗真找到了自己的理想不是吗?』大野记得当初在生田选择和自己考上艺大的时候,自己有问过,那时的生田只是带过的回答自己的话,可是大野还是深深的记住了。

 

『对啊,可是那理想不全是为了模特儿』生田走往大野身后,将大野转向自己,深情的凝望着大野的眼睛说『而是为了能和你继续在一起,不管是选上怎样的路,都想要与你相伴,只为守护你的笑容和努力。不知道大野先生愿意吗?

 

『你这对白不会是翔教你的吧?』大野听见后只是为之一笑,感觉斗真的告白词就像背出来一样。

 

『额你不要理会是谁教我的啦。』斗真着急的将大野抱在怀内,不要让他看见自己红翻的脸。『智,给我你的答案好吗?

 

『斗真,我等了这问题很久了,快要以为会听不见了』埋在生田的怀内,大野觉得很温暖,这是自己一直期盼着依恋着的温度,果然很舒服。『要一辈子在一起哦。』加紧拥抱着他的力度。

 

 

在爱情里面勇敢的面对只是为了能和他一起看见未来的光芒。

所以他勇敢起来,将心里的所有述说让他明了。

 

而往后能否看得见幸福,

就要看这六人爱得有多深

 

 

--

 

 

故事完整的结局了,而后面的幸福桥段我相信应该还是有人想看看的吧~

故事的更新时间已经定下了~((撒花!!

其实以上文章是为了配合这生贺系列的小产物~ ><’’

 

2013

617 【润二】

830日【润二】

107日【魔王】

1126日【魔王】

1224日【樱相】

2014

125日【樱相】

 

这样就正式完结了~请大家期待着更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