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文章其实早早就写好了的,但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没能准时放上~><
真是抱歉~

还是要对Leader说声:お诞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斗智]谈恋爱

谈恋爱是什么?
就是和喜爱的人总是你浓我浓的天天都腻在一起。
牵着他的手,吻着他的唇,疼惜着他的一切和生命。

那么谈恋爱的过程又是什么?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格。有开朗的、有文静的、也有火爆的,不同的性格在一起便会生出不同的火花。

过程能是什么?那还真是要看看性格的造化。

交往的时间不长六个月,但是相处的时间却比较的长,两年半
从兄弟的尊称变成了恋人的爱称。这变化不是不喜爱,是不习惯。可是却忽略不了心中的爱火。

它在燃烧,每天的每天。

 

明天是大野智的生日,但是却一个人坐在画室内画着没有内容的画作,想法和心思也不清楚飘到哪去了。前天晚上得知,生田不能陪伴自己过生日,说是有一套新季节的衣服赶着拍摄,就连难得的聚会也赶不及回来

』嘴上咬着笔尾眼睛盯着画板,那眉头皱得貌似可以夹死一个蚊子。

『智还在画室。』美术社的学长打开门,看见这位热爱画画的学弟坐在画板前认真的思考,身为学长也觉得有点惭愧『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怎么没有约朋友去庆祝呢?』

『学长。』看见学长进来,让大野停止了假思的动作,停止虐待自己的画笔,放下整齐的排放着『有约朋友,只是时间还未到所以拿取点时间完成画作。』

『那么学长我也不打扰你庆祝了,生日快乐。』说着,学长拿着画板离开画室。

『谢谢。』其实学长也在赶时间吧,说什么不打扰

眉头再次的深锁,明天是自己的生日,今晚有一班自己最亲的朋友帮自己庆祝。但是今天那个自己最挂念的人却不会出现。

『斗真..』收拾着眼前的画笔大野想,这时候那人总是会在自己身边的。

那天是他的生日,也是他最开心的日子。模特儿的颁奖礼上,他封取了新人奖的头衔,当然大野也觉得那天的自己也是开心得不得了,就像是自己得奖一般的开心。可是就在这个开端起,那个人便开始一天都见不到1分钟了

其实好想念你现在连述说思念都没能空出时间

『智,好了吗?』松本的声音在画室响起,因为受生田之托,带他的人出门可要好好的保护,便也到学校接送这位不会开车的寿星。

『好了哦。』听见松本的声音也不意外,虽然大家都分配到东南西北的各学院,但是说远也不会说近那到也不是,只是联系和熟悉还是和以往一般那么的有默契。

松本接过大野最爱的画具『你这寿星今天就好好的开心一番吧。』

『谢谢。』

『有必要那么客气吗?大家都那么熟悉了。』松本不是惊讶于大野的道谢,也不是不习惯于大野的八字眉,但是身为兄弟还是能感受到,大野身上的些微怨气『智在想念小斗吗?』

『!』有那么明显吗?心里想着,脸上的眉头更紧。

『小斗最近的确很忙,但是他还是那个很关心你这位恋人的啊。』

是吗?』对于松本的解释不是有怀疑,只是最近的远离让大野的心境,没有安全感,而且

『当然。虽然这次你的生日要约你出来庆祝加上聚会也是我们的便事,但是小斗还是记得你的生日,打电话给我和樱井,要我们好好的逗你开心,别让你生日过得太寂寞,就算是他在忙着工作。』

『其实我不是怪他,只是松润』大野的话说道嘴边却突然间不知道怎么表达,心里有很多种想法一直在围绕着,简单的复杂的让大野快要觉得呼吸不来。

『不急,或许你应该说出来,整理个清楚。智总是能看清楚我们每个人的想法,就像是个leader一样了解我们,可是要是你有烦恼也要告诉我们,就算不能解决也需要个倾述对象不是?』松本微笑着给予大野说出口的勇气,其实不是松本感觉得出来,而是生田自己感觉出来的。

那天生田在电话中担忧的声音,让松本想起自家的和也,那个总是敏感着每一样事情,总是没有安全感的宠物,就想到现在的大野到底有多彷徨和惧怕这段感情会被疏远的时间铺上裂痕。

『你说的对,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一个倾述的对象。』皱着的眉头稍微的舒展了一些,有朋友在自己身边总是最好的安慰『其实我害怕的不只是我和他最近的疏远,而是未来的疏远。』

『未来?』松本疑惑了一下,原来大野也有那么长远的一面,平时总感觉大野只面对眼前的事物,却不经意的察觉这眼前也是他计划的未来。

『现在的他只是个新人模特儿,已经如此的繁忙了,我害怕的不是他会离开我或是给那花花的世界给迷住,而是担心着我们的感情会随时被时间磨灭了火花,在他得到更多的机会时,我更不想成为他世界的绊脚石,我也希望他能勇敢去冲。很矛盾吧?』坐上松本的车,大野绑好安全带,双手不知觉的纠缠在一起,就像心里的结一样。

看着眼前的大野,松本很不习惯,或许这就是平时太常将自己的心事埋起来的原因吧。很想帮助大野,却没能的感觉让松本有点纠结。

『其实想到那么远也不是不好,只是没有必要那么的断定不是吗?对于小斗,信心我可是100的哦。』松本也想不出什么很好的安慰词语。

但是对于大野来说还是有冲击的,或许真的没有必要那么确定和担心不是?他的爱,自己又不是感受不到,而是强烈的感受得到。怀疑什么的不久是对斗真的不爱,他的什么我都爱。

『说的对,事业也总是用时间去拼出来的,所以爱情也能在等待中保温。』

『恩。』发动车子,漂亮的拐个弯,前往庆祝的餐厅。

× × ×

来到餐厅的时候,其余的三个人已经在包厢内等着大野和松本。

『你们终于来了~我快饿扁了~』相叶在看见大野打开门的同时,便摇着樱井的手臂,要他去告诉服务员们可以赶紧上菜了。

『你就只知道吃。』二宫还是那么不客气的一个手掌拍上相叶的后脑勺『好说今天还是智的生日呢。』

『没有关系啦,我不挑食你们是知道的啊。』大野露出和以往一般的温柔笑容,拉开椅子让自己坐下,和他们在一起的气氛永远都是那么开心又安心的。

『就是嘛,而且我坚信我喜欢吃的东西就是智喜欢吃的东西。』相叶靠着大野的宠爱,大声的向二宫吼回去。

『没有同居了,是说翅膀硬了会顶嘴了!』二宫觉得自己绝对不会让相叶如此回吼,眼睛一瞄拿起眼前的点餐单和笔。

『你要干嘛!?』看见二宫的动作,相叶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呵呵,划掉你的炸鸡块和麻婆豆腐啊,我可不觉得这是智最喜爱的食物呢,应该点些特别的当作庆生。』二宫变脸的功力相叶也不是第一天领教,这刚刚还是怒气的对着自己怒吼,现在便换上天使的脸孔对着自己微笑,还说了那么残忍的话语

『不要啊~二宫大人你手下留情啊,我不是故意顶嘴的!!』相叶觉得自己实在不能顾及什么形象了,立马的便扑上二宫抢夺着他手上的点餐单或是笔。

『呵呵。』看见闹腾的两个人大野不禁笑出了声音,要是斗真在的话一定会在一边加醋点火的让小雅更加的可怜呢。

就说自己是无可救药了,怎么就无时无刻的都在想他在自己身边呢。

『和也,不要玩了。再玩就不知道几点能吃东西了。』松本看着也不忍心,一手抢起二宫手中的单,递给樱井。

『雅纪,乖。回来。』就像是在呼唤自己宠物一般,樱井摸摸相叶的头发,安慰着。也将手上的单给相叶看清楚有没被除掉他最爱的食物。

『不说你们还真不知道,其实你们真是活宝。』大野看着相叶那纠结的脸,和二宫不爽被阻止的脸『如果斗真在的话不知道会怎样。』

大野的发言让在场的四个人突然噤声。

『今天是智的生日,让我们干杯祝智生日快乐。』相叶实在不习惯这样的气氛,响起高亢的拿起眼前的杯子,鼓动着在场的人提起酒杯,欢庆。

『这是当然的。』二宫也不再开玩笑,举起杯子,配合着。

『干杯~!!』相叶沙哑又高亢的声音在包厢里响起。

朋友的陪伴让大野没有时间再胡思乱想些无谓的事物,只是开心的聊起最近发生的事情,精彩的听着他们的述说最近,不知不觉时间萧然便过。

× × ×

第二天的下午,大野在还没张开眼睛便感觉到头痛。宿醉是最让人讨厌的事情,但是昨天是自己的生日不喝又不好意思

『唔好痛』举起手放在头上,就像是能缓和他头痛一般。

斗真一定还在忙着拍摄的事情吧工作真是繁忙。最近连学校都很少出现了,模特工作真的很忙呢前年自己的生日明明还是陪伴在自己身边的

啊~不要想了!现在的样子怎么就和怨妇没有什么分别一样,大野智你是男人怎么那么没出息的呢。

大野缓慢的坐起身,环视了一下有点冷清的卧室。虽然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但是学院还是要去,课还是要上,好在今天只有一个课程。

大野起床洗漱了一下时间,期间放空到不知去了那个外太空,然后再以最缓慢的速度,脱下睡意穿上生田的衣服,这是大野最近特爱做的事情,想起斗真的话,那就把他的衣服给穿上吧,感觉就像是在一起一样。

『啊饿了呢』站在镜子前自满自己的服装期间,大野终于发现自己是个早餐都还没有吃,而现在应该是要解决午餐的人。

冰箱里是还有什么食物吗?想着,大野决定移动到厨房再打算。可是一走出房间大野闻到一阵阵香味入鼻。幻觉?

大野不敢相信眼前的风景,厨房内有个忙碌的身影,尤其现在是每分每秒都想起的身影。

『啊!智醒了,还想说做好早餐便叫你的起床的。』转过身看见大野呆立在厨房门外,也让生田吓了一跳,原本想给予的惊喜,真的很惊呢,不然他这处变不惊的恋人怎么会呆住呢。

生田也没有理会呆着的恋人,将煮好的西式早餐越过大野放在桌上,才将恋人慢慢的拖到位置,再去倒杯温的牛奶,出来的时候已经看见大野在吃着眼前的早餐了。

『好吃吗?』生田也就开心的坐下来,熟悉着许久没有一起吃的早餐。

斗真,我这是在发梦吗?』

『当然不是,我真的在智的生日赶回来了哦。』生田轻笑了一声,回答着大野。

『那么拍摄呢?斗真你不会是翘班了吧?那样有损名誉的啊~』大野想到便觉得不对劲『不可以,你要马上回去工作,模特的工作都是签合约的不是?这样斗真便是毁约了?』

『智,你冷静一点。』生田看见有点紧张的大野,心里是甜得,却也心疼。明明是那么渴望自己的陪伴却也不想耽误自己前程的恋人『我是工作完了才回来的哦。』

『工作完?不是有两天的行程吗?怎么会那么快。』大野放下手上的刀叉,决定要向生田问个清楚,现在自己糊里糊涂的,感觉眼前的他就像飘渺一般,很不实在。

『我啊,和拍摄团队的人说,我有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在等待着我回去陪伴他最值得纪念的日子,希望他们能彻夜的拍摄完毕。他们听见也觉得我这新人模特重感情便也很配合的快速拍摄完,当然身为顶尖模特的我,可是很专业的将镜头每张都拍成最完美的,才能过关啊。』握上大野的手,生田看着大野开心的述说着,自己就是为了唯一的你才会做出如此的事情哦。

『那么斗真一定很累了』越过生田握着的双手,大野附上生田的脸,看见眼底下的黑眼圈,感到心疼。就算是为了自己也不能折腾了你,我会心疼也会痛恨那个在你心中唯一的我。

『不会不会,只要呆在智的身边,疲倦全都没有了。』拉下大野的手紧握,生田觉得为了他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

『竟说些让人脸红的话,我可不会哦。』更不想辜负他的陪伴,所以吃完早餐便拖他去睡回笼觉。

『呵呵。』生田知道大野对于他的话一定是感动得一塌糊涂的,人家看不明白,可身为恋人的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在吃完早餐后,大野和生田抢着收拾。当然生田有他一大条道理和霸道不让大野工作要他休息。大野说不过他两人最后的决定是

但是当收拾完毕之后,原本大野打算拖着生田去睡觉的,虽然进了房间,却被生田的举动给弄得好奇起来。

『那不是之前我在学院设计的服装?』

大野在学院里除了画作得了,偶尔还会画写服装设计当作转换心情,哪知道有一年被相叶随手抽选一张做成实物,惊人的得奖了。那次之后,搞得大野现在本业是服装设计,兴趣是作画。

『是啊,等下我们就穿智设计的服装拍照吧。』

大野设计的每套服装都有两套不同感觉却同款的男装设计,大野说那是每个人都不了解的情侣装,只有我们知道。害得生田有段时间总是穿着看似同款却不同感觉的情侣装。

『拍照!?』坐在床上,看着生田,大野怎么都想不通生田到底是想做什么『斗真还有工作,可是服装不都是厂商供应的?』

『小笨蛋。』生田收拾好衣服,转身便看到大野紧皱的眉头,就觉得可爱。拿起包包到床边牵起大野的手『不要耽误时间了,不然你的礼物就很难拿到了。』

『礼物?』被生田牵着走,大野还是不清楚他到底想做些什么。

× × ×

这是大野第一次来参观生田工作的地方,兴奋又感到有点无助。这拍摄到底是怎样啊?

『你们终于来了,我都快等得睡去了。』一进摄影棚,大野就听见一把男声传来。

『对不起,收拾打扰了一段时间。』生田将手山的物品交给造型师。

『你就是小斗的恋人吧?我是这次的摄影师,是来帮你们拍摄情侣照的,我叫山下 智久。』山下伸出手向大野示好。

『大野智,多多指教。』

『你真的很可爱呢,不怪得小斗那么喜欢你。连你的照片都不让看呢。不过现在我可知道为什么了,因为真的是太可爱了~』山田抓着大野的手,兴奋的由上到下的给看完一遍然后一直赞叹生田竟然将那么好的模特儿给收藏在家,实在不应该。

折腾了一段时间,两人终于换上衣服,总算可以正式的拍摄。

换上的衣服以大野喜爱的设计都是比较欧美风格和抽象画感的,大野和生田的内衣都是同款的抽象画,生田则穿上比较休闲西装外套,大野则穿上棉质侍卫外套,搭配紧身的黑色长裤显示着两人的身材曲线。完美。

『两人再靠近一点,眼神,不要吝啬全部表现出来,小斗手,对,再轻柔点的感觉,就是就是这样,不要动哦。』

虽然现场没有几个人,但是和生田那么靠近的拍照,那可是连樱井他们都没有看过的,两人在外面就是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两人的关系,没有牵手不敢靠得太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拍摄需要的也不多,很快的也就结束了。两人换上来时的便服,到冲洗照片的隔间。

『啊,那么快就可以冲洗照片了。』

『是啊,稍微整理一下冲洗进本子都是很快的事情。』山下坐在电脑前挑选着照片,每一张都让大野看得脸红红的。

『真是多谢你们了呢,我一直很想尝试这样的拍摄,这下真是让我愿望成真了。』山下停下手上的工作,站起身向生田和大野伸出手,诚意的表示自己现在的激动感。

『说得好似我们谈恋爱就是为了让你拍摄出这系列的照片一样,太客气了。』说得生田也不好意思,回握上山下的手,表示不必客气『我上个洗手间,智不要乱跑哦。』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那样交代吧。』

『很快回来。』

看着生田离开的背影,大野在收回眼神的时候,便接受到山下传来不明意味的笑意眼神。

『有、有什么事情吗?』大野被看得有点浑身不自在。

『没有,只是觉得生田真的很珍惜你呢,当然你也很珍惜他,但是会不会觉得这样的关系太过于小心了呢。』山下收起了眼前,回到电脑前继续着他的工作。

『过于小心了?』

『或许有时候任性一点,也会有不一样的收获也说不定,不要总是把你们的感情看作易碎品,那样就真的会变得易碎了。爱情的深情是不会骗人的,照片就是为了锁住这样的浪漫,只是维持着浪漫除了珍惜,还有就是增添更多的深情。』

『任性吗』那样就能增添了吗?大野对于山下的话有种一语道醒梦中人的感觉,只是自己能要求着任性的陪伴吗?

听见大野的轻语,山下知道他听明白了。小斗的工作力量一直都是你给予的,所以他的成功不是你放于的自由,而是你给他建立起的保护墙,让他在你的世界休息,在外的世界期盼着回归你的温暖而飞快的回到你的身边。

所以不要怀疑,说出心里所想就好。

× × ×

两人在临近晚上的时间才回到宿舍。

『好累』这比起和相叶他们去游乐园还要累『斗真,你是想要我去感受你平时工作的辛苦啊,怎么在我生日的时候这样来折腾我。』

『哪有,今天的拍摄才一点都不辛苦呢,和你一起拍摄就算拍个三天三夜的都精力旺盛。』生田听见大野埋怨的哦声音,在放下包包后也到大野的身边坐下,习惯的将他带进怀内。

『说谎。』

『要再看看吗,拍摄出来的照片?』

『说道照片,你有问题没有啊。竟然决定将照片洗大码他是想摆在哪里啊?』想到刚刚生田和山下兴奋的讨论着将那张照片冲洗成海报码时,大野只能站在一边静静的小鹿乱撞着。

『为什么不要啊?那些照片那么好看,放在本子里,看又麻烦的。最好就是挂在客厅让所有人都看得见。』

『千万别,放在房间就好了,什么客厅啊。』有点懊恼,大野不禁嘟起嘴,说道生田的要求自己还真是一点都拒绝不了,就算是他真是就大大方方的挂在客厅自己也不能作出什么事情不是?

『智,对不起。』生田突然的道歉,大野迷惑了一下,离开靠着生田怀里,眼睛直直的望着。

『怎么了吗?』他的道歉,让自己害怕。

『昨天晚上,没有和你跨过生日,真是对不起。虽然是叫了樱井他们陪伴,但是怎么都觉得有我在你身边会更好。』生田握上大野的双手,一再的握紧,就像是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一般。

大野看着生田静默着,只是静静的望着想。果然是太小心了像这样被捧在手心上果然是会不安,甚至感到无助

呵呵。』大野的笑声惹得生田紧张起来,害怕着大野会说出什么责骂的话语,立马拥禁。

『你不要这样笑,我会害怕的。』

『我刚刚想通了一样事情。』躺在生田安心的拥抱内,大野也将全身的力量放松,换上生田的腰决定说出自己的不安还有所有的想法,沟通是他们时间空洞所需要的。

『什么事情?』感觉到大野全身无力的靠着自己,也不便抓起对方,虽然现在想看着他的眼睛映出的自己。

『能被你爱着,我好幸福哦。但是我不希望被保护的只有我一人,我希望我也能成为能保护你的人,所以什么自责什么对不起的都不是时间的错。可能未来的未来,斗真会更加的忙碌我都不介意,只是有一个很简单的要求而已,希望斗真可以答应我这任性的要求。』

感受得到大野越说越紧握着自己腰间衣服的双手,相信这段又可爱有感性的一段话,一定是犹豫了很久才决定说出来的吧?

『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的,只要是智说出来的一切。』回答着大野的希望,生田更紧的拥抱着大野。

『一个星期一天的休假,只要在日本工作不是出差的话,斗真的工作日只能安排一个星期的六天,剩下的最后一天一定要和我一起过,一整天。』

回答大野的不是生田的声音,而是深情的吻。

生田想,就算是大野不说自己也开始想了。身为恋人的自己每天晚上睡在同一张床上不会感觉不到,两人的爱情,被事业和学业给阻挡着,生田很想敲破那阻挡着他们的围墙,现在却被大野

庆幸的是,两人都是那么那么的爱着对方的。

什么过程什么时间,都不是阻碍的事情,

阻碍着恋爱进行的事物,是沟通。

说出口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将心里的话说出或许你就得到恋爱进程的门票。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