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雅纪生日特别更新~

 

[樱相/润二/魔王]星月成忆

第三章

晕倒后樱井感觉到自己在梦里,却又交叉在现实里。这感觉太真实了

『雅纪你一定要记得我,记得我的味道,记得我的爱。』樱井看着眼前闭上眼睛的人儿,眼角是泪水。他知道相叶还没有完全的沉睡,还听的见自己的话语。

『我会很努力的回到你身边,解开你的封印,证明给父王看,我们的爱不是儿戏而已』樱井握着相叶的手更紧了一些,多么不想放开这双手,樱井用尽生命都想保护的人儿

『在这里我设下了没有人能攻破的防护网,你放心不会伤害到经过这里的任何人,只是不会让他们打扰到你而已。』樱井像是知道相叶会问他什么一样,嘴角牵起丝丝的微笑,回答起来。

『可是啊,为了保护你我还是在防护网内设下了陷阱,不过只是些昏迷的陷阱而已,不要紧的』一手抚摸上相叶的脸蛋,嘴角不知觉的苦笑起来,人儿就是如此的善心,就算自己的力量强大也总是害怕伤害到别人而强忍着不让力量爆发。

或许就是这样,所以让樱井一见倾心,再见钟情。想要永远都在一起但是两人的身份却迫使着他们,命运注定般的分开

『我爱你,雅纪我真的好爱你。』樱井身上泛起红光,渐渐的淡化。

我会证明的我们的爱坚定』樱井的身影慢慢消失在空气中,最后的话语,一直徘徊在相叶的耳边。

×

『唔..』再次的头痛,又晕倒了吗?刚刚自己做过什么事情来?好像是零的血液倒流,产生排斥自己有机会攻破,那之后好像割破手腕然后刚刚的梦境

是眼前的妖精王子,和自己那是封闭前的事情

那么就是说自己是精灵王子

不可能..

『翔さん你终于醒了!!想说要是我治疗不了你,那么我就要找小和帮忙了。』大野扶起刚醒的樱井。

你叫他帮你是更加的拿我命吧』樱井扶着还有点痛的头,看着大野感到全身的无力,怎么好像整个身体的魔力都被抽取一般

『不要出力,你的魔力全被妖精王子给吸取了,再出魔力你会消失的。』大野阻止着樱井打算施展魔法疗伤的手。

在魔法的世界里,魔力就好像生命一般,用尽了等同于断命。

『妖精王子吸取我真的解开封印了…?』樱井到现在还是难以置信。

『虽然我们不会跪拜你,但是解开封印的事情,已经足以确定你是精灵王子。』松本的声音在樱井耳边响起。

『呵是吗?』樱井更加的感到迷惘,他要的不是什么跪拜不是身份,只是为什么?

『现在的情形,我们该怎么交代』一直无力靠着松本的二宫,刚刚封闭妖精王子的时候已经快要用尽全身的魔力。虽说很顺利,但还是很伤身

『我们是来阻止邪会的人解开封印,谁知我们却解开了』松本看着怀里皱着眉头的人,感到迷惑『如果现在出去告知全世界你们就是传说中的千年爱侣会是轰动?...还是』事情会变得那么顺利吗…?

『还是没有轰动前就被王吸收回』樱井也有想到这样的问题,刚刚清醒的身体还符合不来现在的情况,头又再次的隐隐作痛。

对不起请问这里是哪里』一把沙哑的声音在四人之间回响。

四人转身,看着躺在石床上的人坐起身,眼睛发亮似的看着他们,眼里尽是问号。

失忆了』二宫在听见妖精王子的问题,脑力出现的只有这个答案。

『应该是ニノ的封印咒语下的太重了,所以导致失忆了。』大野冷静的想要分析现在状况。

雅纪』樱井想起自己刚刚昏下时梦里响起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相叶站起,来到樱井的身边,相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给自己很大的安全感,而且这人知道他的名字,一定是认识他的。

『我记忆的深处?』樱井也不知道自己给予相叶的是什么答案。

『你记得自己名字,那么你知道你的身份吗?』二宫急切的上前抓着相叶双肩。

『我只知道我叫相叶雅纪身份什么的是什么?』相叶避开二宫,躲在樱井的身后。

ニノ你吓到他了。』樱井感到困扰这是下意识的举动,将相叶护在身后。

『虽然你是精灵王子但是那不代表你可以那样和我说话!』二宫不服气的看着眼前突然神气起来的樱井,怎么那么快就袒护起妖精王子来!

『我没有那个意思不知道为什么就下意识的』樱井原本还打算解释什么,大野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想到解决方法。』

『什么?』三人看向大野的方向,只有一只兔眼不解的看着讨论事情的四人,他只是不明白却仔细的听着。

只是一只手却紧抓着樱井的衣角,是感到不安吗?

× × ×

一行人回到公会马上就被召见到会长的办公室内。

『会长,任务已经完成了。』作为队长的大野,毕恭毕敬的向会长说着任务的事情『毒蛇邪会的人我们已全部消灭,石堡内的妖精王子也安全的在沉睡着,为保安全,我们四人加强了一层黑暗的防护,让经过的人看不见石堡。我们的推断相信精灵王子不会看不出那么简单的把戏的。』

』会长沉着一张脸,看着眼前的人,眼睛紧盯着相叶看。

『这位是相叶雅纪,是在我们进了精灵王子的防护网内是被邪会袭击时,是他救了我们的。』樱井看到会长盯着相叶,知道他在询问。

『哦,是吗?不知道这位相叶先生是怎么出现在精灵王子的防护网内的?』会长的眼睛还是没有离开相叶,话语间有种玩味的感觉。

『额刚好经过….』相叶觉得眼前的人很有压迫感,嘴里颤抖的说着。

天啊,这样说怎么可能会被认为是真的呢?

二宫其实觉得这谎言有点白痴,可是现在也来不及了如果被定罪只好认了,话说这两人怎么说都是王子应该就不会死得很难看的啦

明白了。那么以后这位相叶雅纪就和你们排列为一组吧。关于他的房间问题,还没有安排到之前就先和樱井一间吧。』会长也没有再盯着相叶,举手一挥意示他们离开『没事了,出去吧。』

是,会长。』大家从震惊中清醒,也就带着疑惑的离开会长办公室。

×

关上门,走了一段时间『真的假的,通过了?』二宫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还可以站在这里,太不可思议了。

『就说我的计划是可以的啦,还说我白痴!』大野突然觉得自己竟然有点リーター的模样,解决了一件事情,有点骄傲的对着二宫从鼻子里哼出气来。

『你!!』二宫没大没小的向大野冲过去抱着『刚刚那是什么表情!!小心我下咒让你一个星期没得去钓鱼~』

『啊~不要啊~~』大野嘴里带着笑容,求饶着。

『和也,他是你长辈啊。』松本虽嘴里这么说着,却也没有打算帮大野,只是走在他们后头。

『他们平时都是这样的吗?』相叶走在樱井身边,轻声的问着。

『大概吧』只是平时的自己已经上前阻止而已,今天的自己不想离开他的身边。

× × ×

今天的夜晚出奇的宁静,静得让二宫觉得这是暴风雨预兆的前夕一切的事情怎么会那么的顺利?

『唔』突然胸口一紧,二宫感到呼吸急促跪在地上。

『和也!』松本打开二宫房间门,看见二宫跪在地上,赶紧上前抱起二宫到床上『一定是今天封印的副作用。』

『没事。』二宫和也——自家历代都拥有强大的力量,是稀有的魔法使者,而自己就是被传承的其中一位能者,这稀有的魔法是用着生命的岁数拿取强大的魔力,一旦岁数用尽将命毁。

力量用得越多,而生存的时间就越渐的减少

『不可能没事封印妖精王子的力量可不是小事,一定用到了生命值来封印的』应该阻止你的。松本还没有把话说出来,二宫的左手已经覆盖上松本唇上,阻止他即将说的话。

『润的家族是我们家历代的守护者』二宫看着松本眼里的责备心里也是揪着痛『松本家训,每当主家有能者诞生,本家也必须孕上孩童,和能者同岁的同伴作为最好的守护武器。从幼稚园开始到现在进入公会真的一直都在我身边呢』而二宫只期望松本守在自己身边就很满足了

松本拿下二宫覆盖着自己的手,轻轻的将二宫带入自己的怀内『我是为了守护你才来这世界的

松本永远记得家里的使命,或许大家都不会相信,但松本没有怨恨过这身份,只痛恨自己没有更强大的力量保护眼前的人。

可二宫不是这么想的他怨恨自己的身份,能者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事情,只是用生命作为这个世界的工具,保护世界的愚蠢工具

只是因为这样,我连爱你也不能轻言的说出口…  ——  松本.二宫

×

樱井坐在床上翻阅着手上的书本,却一个字也看不上去,最终只好放弃的阖上书本,脱下眼镜。看向身旁已入睡的相叶雅纪,眼神内无尽的宠溺。

人儿真的就是那个缠绕他多年梦里的人吗?

而他就是妖精王子,自己竟是精灵王子石堡内那个梦境就是他们的前世吗?

原来我不是孤儿

可是这答案也来得太快,太匪夷所思了突然的身份,可是这么大的事情发生了,却还能拥有这么宁静的夜晚吗?所以自己不一定就是精灵王子,也许只是妖精王子感觉错了,吸收错血液得来重生,才会导致现在的失意不是吗?

可是事到如今真的就能用那么简单的谎言骗了过去吗?会长不会是

『翔ちゃん』相叶的声音拉回了樱井飘散的思绪。

『嗯?雅纪,吵醒你了?』相叶睡梦里感觉到樱井的不安,微微的张开眼睛,看到的便是樱井紧皱的眉头。

『为什么要皱眉头?』相叶没有回答樱井的问题,只是伸出手,想要抚平樱井眉头的皱褶。『雅纪不喜欢看见翔ちゃん皱眉头

『呵呵,谢谢雅纪。』看见相叶因为自己在烦恼的样子而困扰,心里不自觉的由生出幸福感。可是这幸福真的是属于自己吗?谁又能确切的告诉他,他就是精灵王子?

『不用客气。』相叶看着樱井握着自己的手,脸不知觉的红了起来。『很夜了哦,翔ちゃん还不要睡觉吗?

『现在就睡。』说着樱井将手上的眼睛和书本都放下靠着床边的小桌子上,关上台灯,躺在床上,转过身便看见相叶紧盯着自己的眼睛。

『晚安,翔ちゃん。』相叶很自然的钻进樱井的怀里,磨蹭一下找了个舒服的位子,安心的睡下。

...雅纪,晚安。』看着相叶自然的动作让樱井感到熟悉,不推开也不感到困惑,感觉到的是以往被缠绕的噩梦说不定今晚就会消失了。嘴角牵起不经意的微笑,紧抱着怀内的人儿,樱井慢慢的进入睡眠。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