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樱相/润二/魔王]星月成忆

第六章

晚餐过后三人便各自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内休息。
松本感觉得到自己现在的焦虑,不是樱井的一句阻止的话语便能平息。

『润。』二宫轻敲着松本的房门。

『和也,怎么了吗?』听见二宫的声音,松本快步的到门前,打开房门让二宫进来。

『还是很在意那个公会的事情吗?』二宫一进到松本的房间,坐在床上的一角,也不打算拐弯抹角的直接的问。

『是啊,可是翔说得很对,我们不该轻举妄动的。』松本躺在床上,心里是担心却也更加的了解到,要是他们现在走错了任何的一步,带来的伤害将会是更加的大。

『不用等翔的许可,就我们两个人,一起去那个公会看个究竟也是可以的。

『就我们两个?』松本觉得这样的做法其实一点都不像二宫,他所认识的二宫不喜欢偷偷摸摸的夜探着实不是他的风格『和也,相叶ちゃん的事情是不是让你想起了以往的事情。』松本坐起来眼睛直直的望着二宫。

『想起来又怎么样,与生俱来的使命感让我必须要这样做。』二宫不太看直视松本的杨静,要是对上了,一定会被他看得很透彻。

『你的使命感吗。』松本像是和二宫一般的感受得到他所说的使命感,松本对二宫何尝不是如此,只是这是多么的让自己心甘情愿,二宫却如此的怨恨,这份使命。

『先不说这个了,夜探我们就等到半夜时分再做打算。润,你不觉得现在事情很多的漏洞吗?』二宫不想再和松本徘徊在家族的事情上,现在救出相叶和大野比较要紧。

『漏洞?』

『是啊,杀手的目的如果不是魔法圣书,而是妖精王子的话,那不就说明了,已经有人知道了妖精王子已经解封的事情。』二宫对于这点真的很难想通,因为那个石堡已经用上四人的魔力加上了巨大的防护罩,更加的没有人能知道内力的情况,更不会知道石堡上躺着的是石头做出的幻觉。

『能了解到那么一层,一定是个不简单的大人物。』

『只是这大人物会是谁,能操纵一个非公会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看这非公会在城镇上来说还颇算是有名气的,而且看人民的爱戴方式应该也不算是邪会。那么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越想越让松本觉得奇怪,这事情的背后一定还有什么隐情。

『还有,为什么他们会知道妖精王子已经解封的事情?这事情应该是除了我们五人便没有人知道了。』

『和也那么一提我更加的觉得奇怪了,以现在来说,我们的魔力没有受到影响的意思,是说石堡外的巨大防护罩没有被破坏,那不就代表着,知情的人是在我们封印上防护罩之前就已经知道了?』松本想,难道是毒蛇邪会的人?

『不可能。』二宫了解松本一定想到了当时的毒蛇邪会,只是『放上巨大的防护罩之前,我已经封印了他们的记忆,就算是零也不可能他的咒语更加的深,除非他已经找到爱人,但也不可能,那是别的咒语啊,其余的就算恢复记忆,也不知道我们已经头龙转凤了妖精王子的。』

『现在的状况能很确定的就是,能了解妖精王子已经被解封的人,只能是在我们封印之前,而不是之后』松本也知道不可能,但是现在我们的确被瞄准了。

『说不定只是普通的绑架而已呢,被威胁了,还是有把柄在某个大人物身上?所以被下令绑架了他们?』二宫能想到也就这些小说内的荒谬剧情,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二宫也就噤声了。

『虽然有那么一层的可能,小小的非公会能做到如此,就算是对我们来说是小事,但对他们来说可能是大事,又或者是他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绑架的人是谁,只知道那大人物要的就是相叶ちゃん而已呢,只是最终那个大人物要的还是妖精王子啊』松本想着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现在的周围对他们来说已经什么都可能了。

『如果是以润说的那样,我们要查的就不是这个非公会的事情,而是它的背后到底是由谁来操纵的意思咯?可是リーター的事情呢?』二宫了解到松本话语内的意思,要自己不要那么轻易的放弃任何的希望,但是如果以松本的解释来说,或许目标不是妖精王子也说不定。

『难道是误抓?还是有别的隐情

『怎么感觉越想,事情就变得越乱了啊』二宫决定还是放弃的躺会床上,再这样没有线索的情况下想下去,真的不会得到什么能用的想法。

沉思着的两人,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外站着一个人。樱井原本是想找松本了解一下他对于整件事情的想法,只是一到门口就听见了他和二宫的谈话,不禁让樱井停下了脚步窃听着。

他们的对话樱井是没有听到完,从开始猜测谁是这次策划整个事情的人物开始吧。

他们口中的大人物没有指定是谁,但是却让樱井开始怀疑起一个人物。

那人,便是樱井的父亲精灵王。如果事情是在他们四人放下巨大防护罩之前的话,那么能感应到这一切的人只有两个人,那便是精灵王和妖精王了。

樱井相信妖精王不可能如此的加害自己的孩子,那么就是自己的父亲了,为了不要让自己和相叶ちゃん再次的重蹈覆辙。要自己成为他下个王者的能手而如此吗?

只是事情,真有那么简单吗?

× × ×

两人等到深夜时分,来到非公会的地方。

『这公会说是非公会却很有气派嘛,你看那么大的一栋楼做公会的聚集地。』二宫站在眼前的这一大栋楼前,这设计和容纳量就像是正式的公会一般。

『看这东西就越觉得事情越来越诡异了。』松本也和二宫一样,对眼前的建筑物感到费解『和也,那么多守卫的你是想怎么夜探啊?』

『蛤!?夜探我刚才有那么说过吗?』二宫有点不解的看着松本。

『和也我们不是夜探的话,是要怎么找出他们呢?』

『翔说得对我们是背着星月公会的名字在做事情的,所以我们不能作出对星月公会毁坏名声的事情,所以我们要光明正大的,进去。』二宫觉得自己现在说的这一番话实在是很有意思,对着松本的脸不自觉的摆出我很厉害吧。

额?』还是一头雾水的松本,跟在二宫的身后。

『呵呵呵』专属二宫恶作剧笑声,让松本听得毛骨悚然的『冰速魔法弓。』二宫拿出弓箭,一拉,弦上出现五只箭,放手五只箭变出无数的箭射向大门,瞬间大门被摧毁。

这就是和也的光明正大这就是不会毁坏我们公会的名声』松本对于二宫的举动感到无言,却也没有阻止的意思。

『谁!?』在大门被摧毁的时候,守卫们都纷纷的站出来讲公会的门口围起不让人进入。

『叫你们的会长出来,我们有事情想要问清楚他。』二宫对着守卫就是大声的吼道,守卫们看着眼前小小的人儿竟然能将他们公会的石门随意摧毁,便也了解到眼前的两人来头不小,交头接耳之际,决定还是叫上会长出面会比较好。

『你们真是有胆量就这样摧毁我们的石门。』突然有个男孩站在公会屋顶上,嚣张的说着。

『你是谁?』松本警戒的将二宫往自己身后一带,眼前的这人魔法的力量和守卫们是不同级别的,一定是这公会的首级魔法使者之一吧。

『来到我们的地盘,该交上名字的是你们而不是我们吧。』原本还站在屋顶上的男孩,一瞬就更换位置出现在松本的眼前。

『我管你们到底是谁,叫你们的会长出来。』二宫不理会松本所感到的忧虑,直对着公会内大喊到。

『想要见我们的会长大人,还要先过我这关呢。』男孩听见二宫的语气越加的不高兴,那分明是挑衅的说法。

『我劝你还是赶快叫你们的会长大人出来,星月公会的魔法使者不是你们能想象而已。』二宫再次的拿出他的冰弓,意识在场的所有人不要挑起他的恋战欲望。

『呵呵,真是可笑了。你们只有两个人,来到人家的地盘还那么不怕死。』男孩说话竟开始胆缺起来,其实在眼前的两人瞬间毁坏了公会的石门时已经觉得不妙了。只是会长有交代,他还要审问今天抓回来的两个人,不是什么急事不要打扰到他可是现在情况

『我觉得这和怕死扯不上关系,因为凭我们的实力,不需要5….就能解决你们。』二宫举起冰弓摆好姿势。

『和也』站在二宫身边的松本,有点担心,却也了解要是现在落他的脸,回去便是完蛋的意思。

敌对的人或许是被二宫的话语和动作给吓得噤声,也不敢轻举妄动。

『不知星月公会的魔法使者出现在此是有什么指教吗?』一把年轻有淡定的声音传进松本和二宫的耳里。

闻声一望,男孩一脸微笑的模样,让松本猜疑这人的城府会有多深。现在的情况怎么都像是我们在挑衅,而这人却能笑着迎接一定不简单。

『指教就不敢了,只是今天我们在你们的边境上空经过的时候被攻击,还绑架我们的两位魔法使者,并却在攻击之后我们看见发现武器之上勾着衣服的残留,留下的是你们公会的标志。』松本拿出那衣服的碎片『所以让我们渐渐你们的会长。』

『本人就是此公会的会长。』

果然,和松本猜测的一样。

『我们需要一个交代?如果没有可说的话,我们可以以绑架高阶魔法使者的名誉逮捕你们的。』松本礼貌的走上前,他想要看清楚这男孩的模样。

使者们真是让我们难做了,虽然我们是非公会,但是对于我们的道德名誉我们还是有的,不然两位可以随意的问下城市的人。』男孩露出困扰的表情望向松本,忧心的语调让人真的觉得他真的很困扰。

『三天的时间。我们还会逗留在此三天,希望到时候我可以看见我们的两位魔法使者是平安的。』说完后,松本转过身牵起二宫的手就想离开,突然的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停下脚步,回头对着男孩问道『不知道下次该怎么称呼会长大人?』

『生田 斗真。』

看着已经渐渐走远的两人,男孩来到生田的身边跪下『属下处理不当还是打扰到会长大人。』

『智久,这不是你的问题。』生田用手意识山下智久起来,没有看他一眼。转过身便往公会的深处走去『只是他们会如此造次不就是在给我们下马威吗,没有闯入已经是给我们考虑着退路了。』

『属下不了解,为什么这次会被分发下这般的任务。』山下站起身后,跟在生田的身后穿越着走廊。

『任务终究是任务。』生田因为山下的提问眉头微微的皱起。

『可是』山下激动的想要上前和生田说些什么,却发现他停下了脚步,对着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没什么可是的,在外面守着,尤其是妖精王子的房间加派人员不得有误。』生田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打开那扇门。

『是。』山下看着生田进入软禁大野智的房间。表面是想要盘问,但是山下看见了,那位严肃的生田会长在抓取大野的时候,被大野智那字字有力的话语给震撼着的模样。

就像是会长总是会对着手上的链子说话的温柔有像是在担忧的模样。

站在门外的山下,不知觉的流露出愤怒,为什么要改变他的会长。那样不是会离开他吗?为了手链所留下的承诺。

『传命令下去,加强守卫在抓来的魔法使者周围,不得有误。』

像是感觉得到山下的怒气一般,侍卫们速速的离开。

『我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让你得到会长大人的。』山下没有离开,只是站在门外做好一位尽责的影子侍卫。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