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樱相/润二/魔王]星月成忆

第八章

生田突然的抓起相叶的手『你身上的魔力是超于千年的纯魔法,王族至高无上的魔力。』对着相叶的体内探出魔法。

『唔!!』不知道是被强势抓起来的疼痛,还是强制注入的魔力和二宫的封印在自己体内对立着而感到不适。

『这就是无数人想要得到妖精王子的原因,你身上的力量将能带领任何一个人得到这个世界。就算是王者,也渴望吧啊!』感受到强烈的反弹,生田被相叶体内的封印给狠狠弹到墙壁上。

相叶有点愕然的看着生田吃痛,左手抓着刚刚被生田抓着还带着疼痛感的手腕处『你刚刚对我做了什么?』不了解刚刚生田到底是注入了魔力还是做了什么事情,相叶有点害怕的更加往床内移动着。

『你身上的封印,是那个叫二宫和也的咒术师做的吧?』生田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魔力,反弹的魔力在身体里乱闯着。

我不知道

相叶说的是实话,从他清醒以来他只是接触过樱井翔,和他说话。而樱井却像是担心自己一般,什么也不告知。

『没关系,你就算是饿死了,储蓄在你身上的魔力也不会消失,现在的你就像是容器一般的人而已。』生田缓缓的站起,扫下刚刚跌坐在地上的灰尘,生田离开了相叶的寝室。

山下在看见生田走出门外的时候,赶紧快步上前站在生田的身后『妖精王子

『监督着他吃下东西才离开他的房间。』在生田想要踏步离开的时候,突然掏出魔法枪械焰爆枪对着前方的空气一击。

在场的所有侍卫都紧张的掏出武器,对着生田击出的地方,只看见一股魔力气体缓慢的消失。

『那是』魔法气息。山下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消失着的魔力,明明已经加强了防卫怎么会那么轻易的被进入,如果不是会长在这里不是已经让他们查处了妖精王子的地点。

『一定是樱井翔他们的杰作。』生田的眉头一紧,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沉稳『昨天他们夜醒时分光临我们的公会,这次我们就给他们一个特别的欢迎仪式好了。』

『属下不明白。』

『杀了樱井翔。』生田冷漠的表情就像是没有感情一般。

『是。』山下只能下跪,表示自己对生田的忠心。

× × ×

二宫的魔法气息被生田击中后,分身的魔力就像自己中枪一般,紧抓着胸口,二宫吐出一滩血就倒在松本的怀里。

『和也!!和也!!』松本急忙的接着二宫倒下的身体,急忙的公主抱起将二宫带回寝室。

『生田斗真吗?』樱井看着慌张的松本,心里也不是好滋味。刚刚二宫的影像自己和松本都看见了,果然那位会长的魔力不容小觑,说不定和我们是同级的

松本进入房间将二宫轻放的在床上,然后运用着魔法帮二宫调整魔力再注入『要是リーター在就好了』焦急当下松本的心已经开始慌乱起来,怎么可以让二宫受伤。

『松润,你冷静一点。』樱井帮助着松本聚集着魔力帮助二宫恢复。

不一会,二宫的气色看起来并没有那么苍白的时候,两人都安心下来。松本帮二宫捻好棉被,坐在身侧守护着。

『这下惊动了生田会长,接下来不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的行动

『我看今晚我们轮班休息吧,要是被夜袭就不好了。』樱井了解松本话中的意思,就算他们的目的可以确定是妖精王子身上的力量,但是他们身上的魔法圣书要是传出去的话,还是会有很多人袭击他们的。

『嗯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的着急而让ニノ冒险了而且リーター被抓后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很不安呢』樱井真的很愧疚,真是好在当时不是选择了自己做队长,因为现在樱井发现自己一刻都很难冷静下来,看见二宫受伤了,才让樱井清醒起来。

『翔,我们都知道。所以二宫才会也乱了分寸,没有劝阻的我也有错。只是有件事情,从现在开始我们都得了解,如果这次的事件结束了的话,我们不担保不会有下一个对相叶身上的力量有觊觎之心的人。我们从现在开始必须要有坚定的心理准备,这样的事情可能还会再发生』松本紧紧的握上二宫的手,眼里是有坚定的守护欲望。

『对不起』听见松本的话,樱井就像是受到叱喝一般,都是自己的任性才会解开相叶的封印,都是自己的任性才会带他在身边。

『翔我们要的不是道歉,二宫家族的事情你也了解。他一生都背负着千年的传说,他其实很开心遇见了你和相叶ちゃん只是家族的压力让他忧心起来,我和和也还有リーター都希望千年的传说能有美好的结局,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松本放下紧握二宫的手,望向樱井眼神里是认真『只希望精灵王子和妖精王子能相守。』

松润』被松本冲击性的告白给吓到,以前到现在只是围绕着二宫的孩子,长大了,因为有了守护的对象吗?看见松本的强大,樱井觉得惭愧,就算不相信千年的传说也好,但也该好好的相信自己内心的感觉,那颗担忧紧张着相叶的心。

× × ×

大野坐在房间内,看着被准备好的衣服,和自己爱用的画具和画板。自从进来着寝室之后就是软禁,就算自己开声要求生田让自己去见相叶,也被多番拒绝。

HaiZzz..』坐在床上有点无力的大野,心里是焦急却也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不知道相叶有没有被吊起来毒打还是什么

『有什么事情要那么心烦呢?』连门都没有敲,生田就出现在大野的面前。

『喝!』听见生田的声音,让大野吓了一跳的从椅子上跳起,靠到墙边去。

『我有那么可怕吗?』生田看见大野的反应有点无奈,却也不能对他做什么,只是觉得眼前的大野不想以往那般的封闭自己了,真好。

『是有那么一点啦』恢复原本的表情,缓慢的移动回自己的位子上。大野想好在自己没有自言自语的习惯,要是被听见了可就不好了

『我刚刚看见智的晚餐没有什么吃到呢,难道是不好吃吗?』生田坐在大野对面的椅子,温柔的问着。

『不是,只是没有什么胃口。』大野的心里一直都很担心着相叶,还有樱井他们『内,斗真问你些事情可以?』

『可以哦。』只是这么生疏的大野他不喜欢,虽然他还是叫着以往的昵称已经让生田感到很开心了,因为这就代表着大野没有忘记过他。

『你们没有为难相叶ちゃん…?』说是害怕了生田也不是,只是有点不喜欢现在的斗真,一点都不像是以前总是围绕在自己身边说要保护自己的斗真,那个斗真可是很可爱的。

『没有哦,和你是一样待遇的。』生田没有说谎,妖精王子的事情,生田也没敢怠慢,只是相叶没有想象中的合作。

『那就好。』大野松了一口气,拿起眼前的茶杯缓缓的喝下。

『就那么担心妖精王子的事情?』

『斗真是怎么知道妖精王子解封的事情的?』这个问题大野从被生田抓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很怀疑了,一直都想不通『你不是在妖精王的精锐部队里工作的吗?』

『智,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比较好。比如,妖精王子的事情,不要再去理会的好吗?』低下头,生田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很沉重一般。

大野像是了解得到生田做这些事情,背后一定有很大的威胁,才会身不由己的。

大野答应过松本和二宫,他会保护好相叶的。在心里的深处一直都期盼这份千年的情缘能圆满,所以那天早晨才会说出那般提议的。只是为什么遇见的会是生田斗真,自己的竹马君一直牵肠挂肚的那个人

沉默一段时间,大野说道『不能不去理会。斗真,如果你知道妖精王子是谁,那么你也一定知道精灵王子是谁,他们两个就算是分离了千年,没有千年的记忆凭着对对方的爱意在解封的那一刻他们便再次的爱上对方了。这样的情分,你叫我如何不去守护?』

『智,你说什么事情我都能让你去做,或者是为你去做。但是,只有这件事情听我的可以吗?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没命的』激动的生田握上大野的双手,像是害怕大野消失一般的强力。

『不如斗真坦白的告诉我,指示你的人到底是谁?』生田的激动换来的只是大野的更加冷静的分析,越是能让生田如此害怕的人一定有很大的实力在,这件事情的背后操纵的人难道不知一个人?

生田不想再多说些什么,再说下去也只是徒劳的,以前的大野本来就是很固执的一个人,现在的他一定更加不会放弃。放开握着大野的手,生田恢复冷漠的表情。

『如果你一定要插手的话,就不要怪我禁锢你了。』

『什么?』听见生田的话时,大野更本猜测不到生田想要做什么,直到生田离开房间大野感觉得到一股魔力围绕着自己的房间。

『斗真!!你做了什么?』大野走到门边想要打开门,虽然本来就是被锁上的,但是之前只是简单的用钥匙锁起现在加上魔力密码,不能让大野随意的破坏,就算破坏了也只是物质上的现状,无形的魔法墙还是存在的。

你绝对不是我的斗真,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大野觉得自己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去妖精王身边做训练的斗真会成为这非公会的会长,而生田又为了什么要相叶身上的力量。

明明就不是自己想要夺取,是为了谁吗?

× × ×

樱井三人居住的酒店,樱井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松本和樱井讨论着等二宫醒来后他们三人就回去星月公会向会长坦白所有的事情,那样的话或许他们就比较容易搜查出相叶和大野的下落了。

凌晨快要早上的时分,松本还是守护在二宫的身边一步都没有离开过,躺在二宫的床边,因为累的关系已经睡着了。

『唔..』二宫举起手抚上自己的额头,感觉身上的魔力很是微弱,魔力被反噬了,明明自己的气息都隐藏起来了,那个生田斗真都能发现,证明这他的魔力真的不在我们之下。

想要起身的二宫,感觉到被的一角被牵制住,转过头一看,是松本靠着。

『润』一定乱担心了一番吧,这次的水平真是低级得不得了,明明都已经要自己不要那么冲动了,这次的事情不禁让二宫小时候自己的事情。

小时候还不了解家族重担的时候,就只会苦恼着不要练习魔力,直到那天爷爷说出那千年的故事,听了故事后,二宫三不五时的就是缠着爷爷说故事,而能听见故事的代价便是好好的练习魔力。

可是只有二宫自己了解,苦练魔力不是听取故事的代价,而是听见故事后,二宫便想要学好自己的魔力,得以未来能好好的保护千年的传说,从小立志下定的决心,任哪一代的传人都遇不上了,在这一刻这一秒,二宫遇上了,很兴奋却又更加的担心。

『和也,你醒来了?』松本唤醒二宫还在思考的思绪,更紧的盖上被子。

』当二宫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松本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怎么了吗?』

『翔的房间有人侵入。』松本感音到樱井的房间突然闯入一股莫名的魔力,然后又消失。松本理会不了那么多,快步的跑向樱井的房间。

听闻二宫顾不得身上的魔力虚弱,掀开棉被,二宫也跟着松本跑往樱井的房间。

来到樱井的房间,只看见打开的窗户吹进来的风让桌上阅读到一半的书本快速的翻页。

『被抓了?』房间内没有打斗的痕迹,二宫怀疑着。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