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樱相/润二/魔王]星月成忆

第十章

而在此时,樱井和大野一直追随着生田和相叶来到森林的最高点处,悬崖边。

『别再向前了,斗真你已经没有路可逃了。』大野担心的出声阻止着生田继续前进,感受得到生田的不甘心,但是到底是为了什么要那么的拼命呢?

樱井凝集身上的剑向着生田前往的方向释放,越过两人形成一道剑墙出现在生田的眼前,让生田不得已停下脚步望向后头的樱井还有大野。

翔ちゃん!』相叶转过身看见樱井不自觉的便出声,一手努力的想要挣脱开生田抓住的手,却发现自己力不从心,或许是没有进食的关系完全没有体力。

『雅纪』没能表现出激动,樱井只能隐忍着想要冲上前的冲动,总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的简单,必须要了解生田会长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并且是为了谁?『生田会长,你这样逃下去也不是办法和我光明正大的开打一场,你赢了还有逃脱的机会不是吗?』

『呵呵,难道你觉得我会如此没有防备的就往悬崖处跑吗,看来没有防备的是你们哟。』生田举起一手,轻轻的挥动天空出现许多飘浮的魔法气球,气球上承载着许多生田的手下,瞬间像是要让樱井两人陷入困境。

生田利用魔法的力量带着相叶一跳而上,到达气球的顶端。

『斗真!!翔,利用你的殇影剑将气球击下。』大野看着生田快要逃走的身影,不愿让生田如此下去,转身对着樱井就是命令。

『就等リーター的这句话了。』樱井向前几步站在大野的眼前『殇影剑,出鞘。』再次看见无数的剑飞向生田的方向,有意识的行动一般只是攻击气球让其破坏。

『啊~!!』生田的手下们在气球被刺破的当下在高空中往下坠落,大野早就预料这般情况,利用飘浮的魔法让所有人定在半空中,不会跌下也不能行动。

×

松本面对着山下竟然陷入了苦战之中,山下的每一击射出的魔法子弹都带着强力的魔法,让松本闪又不是,接受也只是消耗魔力的无谓举动。

一边闪开山下的子弹一边想着该怎么找出山下的弱点。

『润,小心!』二宫看着山下射出的子弹由一颗变分为四颗,和自己的箭术是一样的魔法。想要用防护罩挡开却想到刚刚自己被穿过防护罩而擦伤的手臂,防护罩已经的徒劳的。

危机的下意识就是二宫快步的上前想要为松本挡下子弹,发觉情况不妙的松本立刻用风魔法将子弹的方向带偏轨道,自己则将二宫抱在怀里『干嘛跑过来,我应付得到。』

『我』在危难之中二宫的身体先比脑袋运作的快,看见快要受伤的松本也就匆忙的上前想要保护他『对不起。』

松本知道那是二宫的一片心意,也不能怪责。眼前的敌人现在拖多一分钟不只是自己有危险,连身边的人儿也会,松本放开环抱二宫的手,带到自己的身后『好了,我们玩够了。』

『玩?我可是很认真的!!』山下被松本那不在乎的语气给弄的怒气爆升,举起双手,射出子弹两颗子弹在发出的时候瞬间幻出10倍的数量。

看准了时机『五行戒,火!』松本的魔法将幻出的子弹瞬间烧成只剩下真是的两颗实弹『冰!』利用冰魔法制造出无数钻石形状的冰雕射向山下,其中击中两颗实弹,其余的飞向山下。

『怎、怎么?』没有那份的思考时间为什么松本会看穿自己魔法,想要躲开松本的冰雕攻击,却发现松本做出的范围太宽逃脱不了『啊!!』左肩膀和右脚踝处被冰雕刺中,当冰射中山下,因为接触到温热的关系渐渐融化成冰水,进入山下的伤口痛得让山下瞬间失力跌倒在地。

『这便是你想挑战的星月公会的实力了,你的子弹只是幻术,只是每当击中之际将之换成实弹,便会变成每一个攻击都具有杀伤力。可星月公会的每一位魔法使者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我们每一个攻击都是实际的杀伤力。』松本上前看着山下跪在地上一脸不服气的表情。

『咒术,定格。』二宫将山下的行动定格在原位上『赶快追上リーター他们,都不知道相葉ちゃん有没有危险。』二宫着急的牵起松本的手就往刚刚樱井和大野追随着生田逃跑的方向。

『嗯。』看了一眼山下,怀疑着自己是否在一刻秒间看见了他嘴角的笑意,却也没有多加想象,相信着二宫的魔法,山下一定没能解开。

×

往下坠落的生田,抓着相叶的手已经放开了,当大野施下魔法让生田飘浮在半空时,因为清楚大野魔法结构而被生田轻易的挣脱开来。

樱井看见生田要上前再次抓住相叶时,,脚下聚集魔力一跳将相叶抱在怀内。

翔ちゃん。』相叶突然感觉到自己又被紧紧的抱着,但是这次确实熟悉的味道,抬眼确认着眼前的樱井,再紧紧的拥抱上。

『雅纪。』樱井终于感受得到心里的稳定,之前的樱井越是不了解自己到底对于相叶的感情是怎么一会事,担心着自己对于相叶只是灵魂上的付出,而不是爱情。但是在相叶消失的期间确实让自己很慌张、很担忧,而现在这一刻确实也让自己安心。

生田一个不注意,跌在地上,看着眼前拥抱的两人了解到自己的任务已经失败了。虽然没有伤痕累累的,但是却深深的让清楚明白自己已经走头无路了。

『斗真投降吧,说出这一切的企划者,让我们帮你拿取回自由。』大野看着眼前越是狰狞表情的生田,心里恐慌着。这么痛苦的斗真,自己一直都不知道吗?到底在他离开自己的期间内,周边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的斗真会变成这般

『智那是你们帮不了的事情。但是如果保护妖精王子得到他完整的幸福是智的愿望,我愿意放弃现在的计划回去受死,只要是智的一句话。』生田深深的呼吸着,看着大野的眼睛想要得到答案。

『你知道我选择不了的,你对我是那么的重要,而相葉ちゃん更是。

自嘲的笑声『呵呵。智,在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已经选择了。每当我们任务失败的时候,那人便会利用远距离操控的魔法将我们当场判死。』开始冷静起来的生田,带着微笑看着大野,眼眶里竟是泪水『智,能在最后一刻见到你,我已经很满足了,看见你的强大我想我的守护已经失效了吧,已经要和你说再见我最爱的智再见了

在生田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一道激光闪过天边,险些击中被大野定格在空中的人,大野的手一挥让其他人避开了攻击,却来不及为生田制造强力的防护罩。

『啊!!!』激光毫不犹豫的以光速击中了生田,凄惨的叫声响彻整片森林。

这时候松本和二宫刚刚抵达山顶,看见激光击中射中生田,感觉得到那不是他们之中的魔法,却也感觉得到激光内蕴含的强大力量,不可能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斗真!放开我!斗真!!』大野难得激动的想要冲上前,松本看见立刻阻止着大野的自杀行为。生田会长究竟是リーター的谁?怎么能让他那么的激动

激光逐渐的的消失,发现生田的身边围绕着用塔罗牌叠成的防护墙,一般人还疑惑着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塔罗牌变成灰烬消失,出现的是已经晕倒在内的生田。

大野来不及思考,也不想思考,只想知道眼前的人安全没有。大力的挣开松本的牵制,大野快步的来到生田身边给予治疗。

发现生田还存活着的时候大野松了一口气『看来只是稍微的接收到激光外部的魔力感染而晕倒而已,因该是刚刚塔罗牌的帮助,唔!?』

塔罗牌!?怎么又是塔罗牌?

リーター怎么了吗?』发现大野表情不对劲,二宫问出。

『刚刚我被斗真关在用魔力围起的防护墙房间内,想要冲破魔力却发现我的攻击实在不能突破,突然的窗户缝飞进一张塔罗牌,出现强大的魔力攻击我,我处于防卫状态就吸收了它的魔力然后反弹到防护墙上瞬间就解开了』大野拿出那张塔罗牌给四人观看。

『命运之轮』樱井看着大野展示的塔罗牌,就像是在暗示着全部人现在的处境『会是谁呢?』

『先解决现在的状况吧,我和リーター去通知公会的人手过来帮忙带走他们,你们三人先去完成我们的任务吧,别忘了,圣书还在我们身上。』松本环视着森林里被大野定格的非公会成员,再想到还有在废区内的山下和晕倒的生田这事情解决还需要时间。

『也只能这样了,我们先带他们到酒店吧,前来接应公会的人比较方便,然后我们继续完成任务。』樱井轻拍松本的肩旁,表示他放轻松点事情已经算是告一段落了。

『麻烦你们了。』松本回以樱井一个微笑。

大野将非公会的成员全部聚集在一起,让二宫施下咒语好方便他们能自己前往酒店的方向而不逃开,但是却发现在废区内的山下,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之前更本就没有和松本、二宫交战过一样,但是二宫受伤的手臂却提醒着那时发生的事情多么的真切。

到了傍晚的时间星月的公会来接应,樱井三人接受过大野的治疗后,也开始前往继续着任务。

而之后大野只是在生田的身边静静的呆着,松本现在也不敢多问什么,只好一起等待着生田能快点醒过来。

× ××

生田斗真已经昏迷了三天的时间,而樱井三人也已经完成任务回到星月公会稍作休息。

奇怪的是大野明明很担心着生田,却还是逼着自己不去守着生田,近期内发呆的时间无限拉长。

リーター再这样下去会不会出事情的?』比如发呆过头,会飘浮到不知名的地方。坐在樱井身边陪伴着樱井的相叶,担忧的看着大野停下手中的活动只是看着窗外又发呆起来。

『不会的吧,智君有吃饭有休息,没有那么虚弱的,只是慌神的时间提高而已没有事情的。』樱井虽然也很担心,却不想相叶着急只能说出些安心的话语。

『润,我们不在的期间你没有问リーター到底和那原会长是什么关系吗?』二宫想起生田就很在意大野的举动,两人一定认识了很久并且关系匪浅感觉就像是自己和润一样的关系,别看他那么的呆,是说我们家队长大人其实也是出自名门的。

『当然没有,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很脆弱,总觉得不管怎样都不是时机』稍微的叹了口气,松本感到现在的情况特别的无奈。

リーター我们去钓鱼好吗?』相叶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钓鱼工具,兴奋的来到大野的身边,牵起他的手,前往县内附近的海湾。

『我也要去。』樱井看着两人也感到不安,只好放下手上的工作乖乖的跟上。

『钓、钓鱼!?』二宫看着松本露出难看的表情,那根本就是折磨嘛~

『走吧。』松本没有理会二宫,只是牵上他的手拖出门。

『不要啊!!!』二宫努力的挣扎着,可是一位防守型的魔法使者,体力怎么可能对得上一位攻击型魔法使者呢?

×

飘浮的海上

『润是坏人呕~』

海钓的船上,相叶兴奋蹦跳的声音,樱井提点着相叶的声音,二宫呕吐的声音,松本关心着二宫的声音,就是没有听见大野的声音。

大野只是静静的坐在位置上拿着鱼竿看着海面一浮一沉的,就像他此刻的心情一般。

『我的努力要白费了那个钓鱼痴竟、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呕~』话一说完二宫便觉得胃内有一股翻腾,转个身便继续他的呕吐作业。

× × ×

生田沉睡着的房间突然出现两位妙龄的女孩。

『静,你确定他们没有那么早回来吗?』说话的女孩声音有点偏高,发型及到肩膀处在被风吹起时会不时的看见黑发内隐藏着带点红色的发丝。

『我是清楚的听见他们说要去海钓的啊,绝对没有那么早回来的啦。』被唤为静的声音听起来像个小孩子似的,发型及腰喜欢将头发绑成两对长长的辫子。

『我还是去把风,妳给我赶快!』短发的女孩还是担心着她们现在偷窥的行为会被发现,为保安心只好到门外守候。

『知道啦,优。』

女孩离开后,静环视了一下房间缓慢的来到生田的身边『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命运永远都是那么的欺骗人心,而我做到的只有让你们相处的时间延长,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举起右手塔罗牌出现在空中,手一挥数张卡片飘浮在生田身上,静对着塔罗牌施下魔力,不久生田体内出现黑色魔法,塔罗牌逐渐的吸入它,随之消失。

『哼,这点小把戏想赢得过我这位天才级人物你休想。』只是到何时我才能让你收手,别再如此折磨哥哥他们。

将生田体内的黑色魔力吸走后,静便收起塔罗牌快速的离开。

静止的时间可以看见,生田的眼睛缓慢的张开
这刻停止的齿轮再次运转,是会向着不同的方向启动着,还是想着同一道方向进行着。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