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樱相/润二/魔王]星月成忆

第十一章

还在船上持续摇晃的五人,都以为再这样下去还是未能从大野的口中听出事情快要放弃的时候,这时大野突然放下手上的鱼竿,转过身面对着着在船上烧烤着的四人。

『你们一定很想知道斗真是谁吧?』大野的声音很轻,却还是能准确的传进四人的耳里。

『终于说话了吗?』二宫已经呕吐得累瘫在松本的怀内,看见大野终于想要说出关于斗真的事情时,心里免不了的开心。

『让你们担心了,真是对不起。我只是希望大家能接受斗真,我相信他之前的行为一定都是有苦衷的。他就是送我这手链的人』大野低着头看着手链,心里面一直装着的秘密今天一定要告诉大家。

『就是你一直带着的?攻击能力凡带上的人都能提升50%手链?』樱井有点惊讶的看着大野,思考着生田到底是何许人物,竟然能拥有那么厉害的附属品还送给大野。

『嗯,那是妖王送的,我和斗真原本的关系就像是松润和ニノ一样是青梅竹马,虽然我的年纪大过斗真四年但是以前的他还总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要保护我,不巧在高中时期的时候妖王精选特训手下,斗真的魔力潜能被看上了,马上就被邀请去接受特训,难得机会我们也就因为这原因而分开了,这手链是斗真要求妖王赐予的,斗真手上也有同样的链,不同的是那是带上的人受到多大的伤害还能保存他的灵魂。』停顿了一下,大野太极头有点慌张於解释的模样看着大家继续说道『我真的不了解为什么现在的斗真会这么执着相叶ちゃん,但是我相信那绝对不是他的本意,一定是被勒索了!或是被控制了!?』大野说着说着声音变得极为焦虑,他想要证明生田的清白却不知道怎么去解释,生田伤害了大家是不争的事实,但是生田是清白的这一点大野却也坚信着。

リーター你冷静一点,我们相信你的。』樱井上前轻抚着大野的背后顺气,让他冷静一点。

『对于生田君我们真的没有介意他伤害过我们的事情,只是好奇他对于リーター的重要性而已。我相信对大家来说,生田君带给大家的感觉一定也是很亲切的吧。』松本微笑的看着大野,说着心里的想法。

『就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一般。』二宫继续松本的话补上一句。

『一定是我们前世遇见过。』樱井的眼睛看着相叶,这句话像是说着生田更是说着相叶。

『大家』大野感觉得到四人对于生田的谅解,现在终于可以安心的感受着失而复得的人和物。

『好了事情解决就开船回去吧,我快要不行了呕~』二宫说着抱着呕吐袋再次阵倒。

『『哈哈~』』听见二宫的提议,全场的人忍不住的大笑出声。

『还笑,赶快开船掉头回去啦~』二宫用尽最后的力气,看着眼前抱着肚子的四个人愤恨。

『是说我出到海没有掉到鱼怎么能回去呢。』坚决的大野抓起鱼竿开始认真的发呆起来。

『大野智!!我要杀了你~呕~~』因为激动的关系,让胃更加的翻腾,话还挂在嘴边却已经不能忍受。

『大家就别闹了,回家吧。』还是樱井赶紧缓和气氛,走往船头决定驾驶回航。

五人高高兴兴的回到公会,大野一回到公会就快步的走往生田的房间,和团员们解释后大野觉得自己可以安心的陪伴在生田的身边。

『啊!』打开门的当时大野突然发出极小的惊讶声,却还是惹来跟在身后四个人的注意。

『怎么了吗?』樱井马上来到大野的身边,打开门往内里一看『醒了。』

『什么醒了?』二宫原本以为樱井会说出什么有建设的答案,谁知道竟然还是意味不明,直接的推开樱井自己看看『啊,生田斗真竟然醒来了。』

你们是谁?』生田刚刚醒来连思绪都还没有整理好,突然的就出现一班人,吓得他说话有点停顿。

『斗真』大野惊讶的一位生田失忆了,眉头不禁皱起。

『智,你怎么会在这里?』看见大野的生田不知觉的露出童年时的微笑。

『你不是失忆了吗?』松本好奇的看着生田,怎么会记得大野?

『我怎么会失忆了,智是我的童年玩伴,我们因为我要接受妖王的特训关系而分开了,然后然后』生田想要回想起什么却发现头开始痛起来。

『斗真,你怎么了吗?』大野有点紧张的来到生田身边,试图用自己的魔力去理解生田现在的状况。

『头突然很痛,想不起之后的事情了』生田也觉得奇怪,感觉在自己眼前的这四人个人和大野在之前一定是见过自己的,但是为什么他的记忆里却什么都没有。怎么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没有头绪。

『斗真你别着急,你刚刚起来,好好的休息一下。』大野微笑的将生田渐渐按回床铺上『一切的事情我会和你解释的。』

『嗯。』听着大野的话,生田闭上眼睛,也让自己有时间冷静的思考一番。

看见闭上眼睛的生田,五人消声的离开生田的房间,来到走廊上压低着声量说话。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松本看着大野紧锁的眉头一直都没有缓解过,心里不免开始着急起来。

『不知道是受到魔力的影响太大,还是被控制了或是强制性的被封锁了记忆』大野努力想要理清思绪,为什么斗真只要一到妖王的记忆时便会想不起来,那更加不用说起攻击我们的事情了。

『控制记忆吗…?』樱井想,如果控制人体行动说是低等魔法,那么控制人体记忆就是高等魔法。能施展出此等魔力的人,一定是一位非凡的人物,那么到底会是谁呢?

『不如让我来试试看怎样?让我来催眠生田,试图唤醒他被封锁的记忆。』二宫看着众人望向自己那带着怀疑的眼神。也是当然,这类型的魔法不是他咒术师的常用,只是以往在主家内看见过父亲施展。

这也算是一种办法,只是和也,你确定那之后有人可以帮生田解决魔法进行后的反效果吗?』松本明白二宫的想法,这办法他看过二宫的父亲对某位魔法使者使用过,松本永远都不会忘记他们两个看了多么震惊的一幕。

『嗯!?』全员都不解的看着二宫和松本,是说反效果到底是什么?

『那反效果会伤害到斗真吗?』大野抓着二宫的手臂有点紧,让二宫痛得抽手闪避。

『小小的反效果,不会伤害身体的,只要有个人能权当解药。』二宫抚摸着被大野抓疼的手,眼睛盯盯的看着大野说『希望我没有猜测错误,那解药就是リーター你。你们去带生田,我和润先去地下室准备准备。』二宫快步的拉着松本就离开三人的视线。

一直沉默着的相叶,看着积极讨论的四个人让自己感到无措,对于相叶来说自己对于生田的成分那就只有害怕。
被那样的恐吓,不怕的人才会奇怪,但是现在又不能说出来,因为现在的生田真的好可怜。

× × ×

为了能让二宫发挥比平常的水准高又不会伤害到生命值,他们带着斗真来到公会的地下室,里面有一间聚集所有魔法阵和魔力最茂盛的地方来借助那边的魔法。

房间是长方形,整个房间没有一盏明亮的灯光,只有围绕着魔法阵的烛火,星星点点的。生田就坐在圆阵的中央,表情有点无措,虽然在大野的口中了解到现在的状况,但是这样真的能将自己的记忆唤醒?

二宫也换上施咒魔法使者所穿上的长袍站在圆阵的外围,看着生田『内,斗真君现在的情况是,我也不了解我向你施咒后你的反效果对象是谁,所以等会如果我们对你做出什么施暴的行为请原谅哦。』

二宫说出的话语,让生田的心犹然的升起想逃跑的欲望,转眼一看大野也站在附近,生田想如果等会的痛苦能换来大野想知道的答案那是值得的。

对着二宫深深的点下头,闭上眼睛一副受死的模样。

『那么我们开始吧。』看见生田的回答,二宫也整理了自己的心情,深深的吸上一口气,开始凝聚周边和身上魔力。

站在外围观看的四人跟着开始紧张起来,相叶躲在樱井的身后不敢观看,是说连二宫自己也不确定的事情那么一定是有很可怕的事情即将要发生。

松本站在一边表示,他其实貌似能预期得到后果,带着点坏笑站在最近看戏的地方-----大野的身边。

漆黑的环境和重重的呼吸声,生田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是接受着命运的安排一样,是生或是死,任君安排。

『召唤之神,吾乃咒术传家之子,现在将命令你进入圆阵内人物传达他被封印的记忆体,赐予我最关键的对话。』在二宫念出咒语的当刻圆阵内的每一条划痕微微的透出光,直到二宫念完咒语合掌。

的一声生田从地上站起,眼睛突然张开看着远处,嘴上喃喃道『妖精王子乃是封印千年的储存体,唤醒之日便是我称全世界为王之日。生田斗真,本王现在将赐予你会长身份,他日我会安排好一切让你得取妖精王子,到时本王册封你为王爷不算难事。』说完这话生田就不支倒地躺在圆阵内。

听见生田像是诅咒般的会话,让在场的人都愣得不知道怎么反应。松本和二宫同时对看了一眼,想着他们的猜想是否正确了,两位王其中一位就是幕后的黑手,但是到底是为了什么呢?相叶这储存体。

樱井紧牵着相叶的手更加的用力,同样的想着,却是不一样的人物,樱井怀疑着的是自己那所谓的‘父王’,精灵王。

『唔

生田醒来的声音引起五人的注意,大家也还记得二宫和松本说的反效果紧紧的盯着生田看。生田以最缓慢的速度撑起自己的身体,第一眼看向二宫眼神带着怀疑的感觉就像是再次的失忆一般,静默着期间二宫感觉得到生田的眼神让人毛骨悚然,就像是要用眼睛灌穿自己一般。

松本在一旁担心了一下,明明反效果的解药人不应该是二宫的啊。松本想着的同时生田移开了视线,看见相叶再看见樱井和相叶叶,扫过松本来到大野的身上。

『嗯!?』大野不解的看着二宫,想要从他的眼神看出一丝的了解,得到的却还是二宫耸肩叫无解的表情。

可是已经没有让大野思考的时间了,生田已飞奔的脚步上前拥抱着大野,大野没能推开唇已经被生田所霸占了。

樱井和相叶看见这一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叹着生田的大胆。松本和二宫却已经忍不住的双手捂嘴想要阻挡笑声。

『唔唔唔!!』大野想要试图开声说话,却不料被生田乘虚而入,来了个法式的热吻。

这一吻便是半个小时之长,原本还看得很是激动的樱井和相叶也就已经没有了兴致,和松本、二宫四人找了个位置盘坐在地上开起零食食用,等待着反效果结束。

原本很是挣扎的大野也就完全放弃了,其实也不是真心的想要推开生田,只是这么突如起来并且两人都还没有表白就这样给了初吻什么的实在是不甘心,更加不甘心自己就这么沉醉下来。

『怎么还没有结束啊』松本开始有点不耐烦的看着还在热吻的两人,原本开始看的时候真是让自己脸红心剧烈的跳了一阵子,想着自己和二宫何时才能如此坦诚,就算是利用意外或者是什么都好只想一偿心愿,难道自己也去尝试一下反效果好了,天啊!我这是在想什么啊。

『应该快要结束了吧,都半个小时了』二宫看着手表感到有点无奈,小时候看见的时候被父亲大人发现了,只知道两人会接吻却不知道会吻多久。

『啊!结束了。』樱井刚巧从零食上抬头,原本是想和松本搭话,却发现生田放开了大野然后晕倒的画面『リーター你还好吧?』

『你、你们这班见死不救的人』大野说话的语气还有点喘,加上身上晕倒的人又不能直接丢弃『还不赶快过来帮忙!』

『是~』相叶马上丢下零食来到大野的身边帮忙抬起生田。

『那么我和雅纪先送生田会房间先了,善后拜托了。』樱井一举扛起生田离开了地下室。

看着樱井的背影大野更加的感到无言。

『亲爱的队长大人,这次的享用还满意吗?』二宫故意站在大野的身后轻声的说出。

><///』大野觉得自己受委屈了,怎么可以被自己的队员欺负,我这个队长真是没有地位。

× × ×

在地下室角落都藏许久两位年轻女孩终于被解放出来『哎唷,那是谁发明的盘问魔法啊,这反效果竟然还是激吻半个小时,都不顾虑下本姑娘的心情。』静发现自己坐着不能动不是难事,还要隐藏自己的魔力确实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刚冲上去吻人的时候吓得静差点漏气。

『是说小姐大人我们何必这样偷窥呢?』舞优扶着静缓慢的从画板后面爬出来,然后仔细的清理服装上的灰尘。

『想要了解他们到底能窃取多少的记忆嘛,没想到竟是父王的几句交代话语』随便的牵起舞优的手意识她不用再清理了。

『那样已经够让他们了解得到幕后推手是谁了,我们在这个时刻潜入真的正确吗?』被牵的舞优反握起静,带她来到门口看看有没有人经过,然后假装一副没事情的样子走出去。

『不然,你要等他们和父王开战的时候才潜入,到时候你都不知道自己该帮哪里才好。』走在舞优的身边静小声的说着。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