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樱相/润二/魔王] 星月成忆

第十八章

晚上在宫之苑的别墅内,大家吃完晚餐后移步道客厅处,各做各事。玩游戏的游戏,温习功课的温习,爱吃的继续吃着。

『相叶ちゃん今天你和横山见面怎样啊?』生田按奈不住好奇的心情只好出声询问,相信大家都知道相叶已经和横山见过面了,只是为什么没有人询问啊。

相叶从功课上抬起头,认真的思考着和横山相遇的场景『就在篮球场上普通的打了一场篮球赛,其他的我们完全没有交集,只是听翔ちゃん的话稍微的引起了他的注意而已。』简单的描述出和横山的相遇,只是将魔力被扫描的部分给删除了『不知道这样是否有接近到

『能接触到他们已经是不错的了,我们在同一个班级,我和润都未能和他们交谈到。』二宫想起那最后排的桌位,遥远又难以接近的感觉,那空置的第八个位子到底又会是什么

『不过雅纪和横山最多也只能在篮球场上见面,就算是聊起来也未能做到深聊。ニノ,松润你们一定要想办法和他们成为朋友呢。』樱井的一句话让二宫和松本有点受挫,去打架他们还真的比较乐意,要他们去交友什么的真实困难了一点啊。

『关于校长的事情,你们想到什么解决的方案了吗?』虽然是刚刚吃完晚餐,但是馋嘴的静竟然已经拿起零食开始吃。

『校长的事情,我觉得我们该秘密潜入调查一番,正面的话哪怕很容易就会和七子先正面冲突起来,并且如果事情不是七子发起的话,我们随时都是遭到不知名的后果呢。』樱井明明是说了很严重的话题,但是却很温柔的看着相叶,观察着他温习作业的模样。

全员决定无视樱井过分温柔的模样,继续讨论。

『就让我和智来做吧。』生田马上搭话的主动接下任务。

樱井听见生田的话稍微的抬起头看了一下大野,大野的表情有点困扰,樱井也有发现来到这里之后大野一直在躲避生田的举动,实在是太明显了。肯定是还在介意着那天接吻的事情,到现在生田都还没有自觉吧

想一想樱井笑了一下『好啊,就拜托你们两人了。』如果这次是生田提出的话,那么或许是他想争取多点和大野在一起的时间,希望这时间能让两人和好。

『翔人家才是队长吧』没有要反悔的意思,这是第一次让樱井指挥有点大野后悔将幕后队长的位置交给他的说,竟然陷自己入困境

『有需要支援的话随时可以通知我。』舞优看见交流之间的眼神也不便说些什么,站起身决定早睡早起对身体好『好了,我和静先回房间休息了,大家继续。』

舞优直接架起在沙发上还满足 的吃着零食的静,往楼上走去。

『那么我也休息了,明天的绘画课会很早。』大野缓慢式的飘出别墅的大门,决定不要等二宫先回房间休息。

Toma啊,这样下去可真不是办法,你看リーダー那副快要哭出来模样,赶快搞定一下吧。』松本有点看不过眼的对着生田说教起来。

『我已经很努力的接近他了,你也知道他要是坚持什么都不说的状态,我说什么他也不会听进去的。』生田看着大野关上的门,有点泄气的从躺在沙发上感到无力状。

其实如果认真的说来这次的任务里面大野一直都在躲着生田,就算两人有独处的时间,生田感觉得到那份安静和以往的是不一样的,那气氛带着尴尬。

『说得也是,希望这次的任务能让他稍微的理会一下你。』樱井看着相叶关上作业,然后趴在矮桌上欢乐笑着功课做完了『好了,我和雅纪也要回房间休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 × ×

舞优和静回到房间并没有睡觉,只是坐在床上不知道和谁通着电话。

『是,我知道了。』静只是皱着没有回答着,却也没有半句反驳的话语,一点都不想平时娇气的女孩。

『两位王子已经以默认的状态在组内是认定的一对恋人。是,精灵王子的记忆尚未恢复,主上是说二宫大人会让精灵王子回复记忆?是,我们会看守着妖精王子的。』舞优毕恭毕敬的模样就像是干练的女孩一般。

『已经能确定背后的操作者真的是他吗?』静在问出这话时语气有点颤抖。

『贪图更强大的魔力一直都是身为王的禁忌,一旦到了无可挽回的魔力潜入体内就算是拥有不死之身也难以维持自己的意识,难保会被坏心所占据,能阻止这一切发生的便是他们自身,和那班千年前守护着他们的魔法使者们,这命运的轮该怎么运转,这都不是你我能肢解的。』沉稳的男人声出现在空气中,回荡着无限的威严感。

『我了解的了。』难得忧伤起来的静,嘴角牵起的是苦笑。

切上电话,静有点想哭,每当想起千年前的事情,仿佛就会看见妖精王和精灵王判下樱井死刑,相叶被永远封存的那一刻,多么的让人心疼。当时的自己被相叶让二宫给自己下了咒术,不能开声说话,只是在一边无声的哭泣着,还小的自己真的很无助。

『静,别再想了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时候的』舞优每次看见如此的静,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只是坐在一旁陪伴着她,知道女孩冷静下来的那一刻。

『你知道我最后悔的不是让他们就这样被封存千年后才能相遇。我最心痛的是,原来这一切都是阴谋,而当时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枚棋子,就为了铺成,然后得到这股魔力。』

静后悔当时自己的无力,后悔等待了千年的自己还是如此无力。就算拥有再强大的魔力,仿佛还是要被暴风袭击。

× × ×

今天的校园生活也是如此的平凡,学生们努力的上课,老师们认真的教课。虽然苦恼的还是松本润和二宫和也。

『天啊,难道今天就要如此过去了』二宫有点无力的看着科室内的时钟,那指针快要到放学的时间了。

『和也,你还记得资料上说他们兴趣的事情吗?』松本像是灵光一闪一般,抓着二宫的手。

『记得啊,你是打算对谁下手啊?不会要我们两个也去篮球场打一圈然后又来吸引横山裕的注意吧?』二宫有点鄙视一般的看着松本,是说这样的伎俩使用一次是巧合,使用多一次就变成了故意。

『不,我们今天要前往的是戏剧社。』松本稍有企图的微笑,直直扫视着二宫的全身。二宫看见松本的眼神有种不好的预感,像是会发生什么不愿发生事情一般。

× × ×

生田和大野两个人坐在大野的画室内。两人没有说话,只是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生田在整理着任务的资料,大野着还是坐在位置上画画。

『智,校长最近的行踪不是上课就是在办公室内工作,完全没有和不认识的人接触完全就是没有头绪。』生田看着眼前搜查回来的资料,总觉得会不会太平静了,晚上也没有去什么特别的场所,就是直接回家休息。

『也没有接触七子。』大野虽然在画画,但是脑袋还是有在运转的。

『难道其实事情和校长是没有关系的?方向错误的意思吗…?』生田想着都觉得有点头痛,拿起身边的水就是猛灌的。

『来这里都有快要20天了,一点头绪都没有』大野接过那么多的任务,看来这次会是长期作战的一项任务了。

『看来真的只能接近他们了,这下可要靠松润和ニノ了。

『但是盯着校长这方面的事情也不能停止,只怕稍微有些松懈,就会有让他人有机可乘。』大野稍微的停下手上作画的动作,看着生田认真的说道。

结束话题后,画室又陷入了宁静的环境,还是那尴尬的气氛。不是像以往小时候那般,两人在一起时那心有灵犀的宁静,那种安心感。

生田真的很着急,却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自从自己那次被二宫下咒后大野就突然的疏离,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自己去问二宫他们,也没人敢说出那之间到发生的事情

但是生田感觉得到,这疏离和那次的事情一定有直接的关联,只是到底是什么…?

× × ×

按照计划进行,松本和二宫来到戏剧社,就已经看见丸山隆平在戏剧社里面排练的场景,只是这戏剧的桥段,让二宫觉得很是熟悉。

是星月成忆』松本的声音在二宫的耳边传来。

『这样不是中了我们的计划吗?这剧我比任何人都要熟悉。』二宫收起惊讶的眼神,回复平日自信的模样,二宫站在舞台向着丸山说『看到你一脸困扰的样子,这人的演技你一定很不满意吧,就让我来和你对戏怎样?』

丸山看见二宫上前的气势有点吓着,虽然刚刚的同学演技真的很浮夸,让自己有点忍受不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比他更加的挑剔呢。

好。』很快的丸山换上角色的模样,上前扶着二宫来到已经做好的假石碑前,让二宫躺上去。

二宫带着了解的眼神,躺上了石碑。喊板的同学意会到的接着说『星月成忆最后场景,试演版,take 1。』

『雅儿,这封印不会持续很久的,很快我就会来寻你,和你相守永生永世。』丸山握上二宫的手脸上是深情的模样让二宫都有点被吓着。

『我相信你,等到那时我们卸下所有的身份,便能永恒的在一起让我沉睡不算什么』说着说着二宫的眼睛泛起了水气,停顿下来的字句表达着角色内带着的无可奈何和不舍。

看着二宫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不尽让丸山心生怜惜,真想就这样拥上去,给予他安慰。感觉着如果是眼前的人,如果能让自己寻觅千年那也是值得的。

想得不如做的快,丸山拥抱上二宫,轻抚着他的头安慰着,就像是对待着恋人一般,话语比刚才的轻巧温柔许多『雅儿放心,你只需睡眠一会,就一会的时间

说完这话,丸山让二宫渐渐的躺平在石碑上,随意的使上魔力让周围泛起光芒,二宫配合的闭上眼睛,随即掉下眼里的泪水。

丸山看到如此竟有种情不知近的行动,低头想要亲吻上二宫。

好在及时的,二宫马上推开丸山『这样就叫演技。』换下角色的模样,二宫走向松本的身边『赐教就到这里了,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就先回了。』

抓着松本的手,两人离开了戏剧社的课室。顿时整个课室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恢复生气,是说这旋风的演技表演,真是精彩得又让人留恋。

『他是二宫家族的小少爷,二宫和也是吧』丸山看着二宫离开的方向,轻轻的一笑。

×

离开后松本带着二宫到角落,二话不说的就是将二宫拥进怀里。

『怎、怎么了?』二宫惊讶着松本的动作,却也没有推开松本。就任由着他的动作,因为这可是自己眷恋着许久的拥抱。

『消毒。』松本只是简单的交代上两个字的话语。

二宫没有打算继续的问下去,只是轻笑的继续让松本抱着自己。自己也觉得刚刚被丸山的拥抱而感到不舒服呢。

为什么到了这样的地步,我们还是不能跨越界限呢?不是已经忍耐不了了吗?
我们需要爱到多深才能坦然的面对一切?

瞬间二宫想起了那天父亲的话‘不要说父亲残忍,父亲随时都能铲除松本。’
不是我们爱的不够深,而是被家族筑起的墙太厚了,如果击破随时都会失去你。
而我不能失去你,不愿失去你,所以愿意隐藏下去,只为了绑住你。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