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樱相/润二/魔王] 星月成忆

第十九章

最近学院的气氛都很是热闹,每个学生脸上都带着兴奋的表情谈论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学院一年一度的学院祭快要到了。为了能迎接那天的到来,每个班别的学生,尤其是高级班的学长们都特别的热心。

当然包括老师们也在为那天的准备而开始忙碌的安排着行程,而那天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学院祭将近午间的五个小时的表演时间。内容有戏剧社的话剧、摇滚社、古典社和专业乐队的精彩表演,最后的最后也是最精彩的,七子的特别表演。

这彩排曲目都要在封闭的情况下准备,只为了能让学生们和进来的家长们好好的享受一番,而今天就是准备的最后一天。

关于戏剧社表演‘星月成忆’的主角问题,丸山在那天贸然的表演迷恋上二宫,在班上直接就向二宫提出表演的邀请,而二宫也是二话不说的就答应了,而在一旁的松本脸黑的和什么一样,虽然计划原本是他想出来的,却还是改变不了此番的接近计划。

但是内情却没有表面的那么风平浪静,这天8人聚集在大野的专用画室内。

『大家有什么新发现吗?』坐在位置上,舞优启动着电脑查看着学院的网络,想要通过细小的管道看下什么别的消息,却也只是徒劳而已。

全员都坐在位子上各做各的事情,没有人回答舞优的问题。

『瓶颈啊,竟然完全没有进展』樱井有点头痛,对方只是一味的表演接收魔力,却没有后续的动作,连囤积起来的魔力存放在何处都还未能调查到。

『我和智在夜晚的时候有一度潜入过校长室查看,一点线索都没有暗格什么的完全没有,只是间普通的校长室而已。』生田想起那天和大野潜入的时候,房间干净简洁,文件也没有散乱的迹象。

『意思是说校长是没有嫌疑的咯?』雅纪看着樱井疑问到。

『那可不一定,现在对谁都不能掉以轻心,稍微一点的判断错误那庞大的魔力就会不知道使用在什么地方,据舞优的计算来说他们收集的魔力是等于千位高级魔法使者的能力,极为危险。』二宫看着手上的剧本根本一个字都读不进脑,看着剧本的一字一句,都让他想起以前和松本一起听奶奶说故事的场景,和童年两人时光。

『怎么了吗?』看见二宫不耐烦的气息,大野轻声的问。

『我知道!!我知道!!』静举起手像是在抢答一般的兴奋『ニノ现在被七子的丸山隆平追求着~~』

『哈!?』全员,除了松本和二宫。

『嘻嘻,也不用那么惊讶啦,这事情也是好事来的啊。这样我们就能靠着ニノ和七子打好关系了不是吗?』最近静加入了美术组帮忙制作布景的关系,所以稍微的还是能看见或是偷窥到二宫和丸山的事情。

『的确是呢』樱井认同静的话,眼睛不知觉的看向松本的方向,不怪得这几天都异常的安静呢。

『好了,最后演习要开始了走吧ニノ』松本说着只是把二宫带出画室前往练习的大厅,静看见两人离开也借着美术科系最近很需要人手必须前往帮忙带着舞优也离开了。

リーダー关于魔力的储存量在哪里的事情,就靠你和斗真君两人去调查了,校长的事情就放一边先吧,先把储存魔力的地点找出来比较重要,明天就是学院祭,加油努力!我和雅纪约了二宫父亲交谈,先回宫之苑了。』樱井向大野说着,也就离开了画室,相叶紧随在后。

顿时画室变得安静下来,生田真的觉得自己也忍耐到极限了『智,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吗?』生田不敢怒吼大野,只能出声的询问。

『!怎么斗真会这么认为呢?我们不是好好的吗?』大野不是不解生田的询问,只是不知道怎么回答生田的问题,难道要和他说自己很介意那天的那天的亲吻吗?而且斗真根本就没有记忆。

『哪里好了?』

我觉得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等会美术课的学生会来找我开会,我先回办公室了。』大野想要假扮得自然点,但是这举动只会更加的让生田了解大野绝对在闪躲自己。

只是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呢?怎么就没有人跟他解释解释啊!!

躲在门外的静还有舞优竟然有冲动想要进去和斗真说明白那天偷看到的事情不过还是算了,感情这种事情还是开窍比较重要。

所以静转身就决定离开,让斗真君好好的想清楚。

『真的不打算说出来吗?』舞优走在静的身边掩饰不了嘴角的笑意。

『才不要呢,暂时还有些娱乐看看也不错,就让他们继续纠结下去吧。』

× × ×

松本和二宫两人来到大厅的练习室时,已经有大班的演员准备就绪了,二宫一进门就被学生拉到主角的准备位置上稍微的装扮化妆,好让演员习惯流程。

松本来这里其实也没有事情可以做,也没有想过要离开的松本随便找了个比较偏静的角落坐下来观察着。

二宫准备好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到松本还在大厅内,认为松本已经离开,或许是汇合生田和大野一起去调查。

二宫有点气馁,了解自己喜欢感觉到松本存在才会觉得安心,但是这也未免太依赖了吧不过只要松本不在身边就会觉得心里不见了一块,减少了跳动的频率快要死掉一般。

『怎么了吗,ニノちゃん?』丸山突然出现在二宫的身后,说话的语气还带了点害羞,可能是第一次唤二宫为ニノちゃん的关系。

二宫听着觉得毛都肃立起来,浑身不自在,松本都没有这样唤过自己的名字。

『没有啊,只是在集中精神而已。』二宫转个身想要避开丸山的接近,却也没有离开原地,只是等待着丸山继续说话。

其实关于之前的告、告』丸山其实想要问二宫对于他的告白是否有答复,但是过于紧张所以一个字也拼不出来。

『啊,练习要开始了,有什么事情等练习完再说吧,今天是最后的练习了,专心点吧。』二宫说的就被同学拉上舞台,丸山也只好放弃。

决定练习完后一定要提起勇气!!

松本选择的角落其实能看见舞台上所有的表演,当然也包括丸山借以的靠近二宫,故意接触二宫的每一个动作。

× × ×

樱井和相叶两人回到宫之苑,就被管家带到二宫家施法的密室,是二宫父亲专用的下咒房。一堆神秘的挂饰品在墙上,黑暗的空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

『难道咒术用的房间都一定要那么黑暗吗?』相叶就觉得奇怪,明明平时在打斗的时候都能下咒,为什么一定要特地制造一间房作为施法的房间呢,在公会上次的地下室也是如此。

『嘛~传统的一种?』樱井也不是很确定的回答着,但是公会来说的话地下室聚集了灵气所以在那边施法会事半功倍,但是这里的话樱井就不了解了。

『这传统不知道能改改吗』相叶好奇的到处观看,就像了解下挂在墙上的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相叶君,全部都是真的。』二宫父亲突然的出现吓到两人,樱井立刻将相叶拉向自己的身边,然后向二宫父亲弯腰敬礼。

『不用客气,我可受不了那么大的礼仪啊,两位王子。』

这话一出让相叶背脊一阵冷汗,二宫的父亲是怎么知道自己和樱井的身份的?难道消息真的开始传开了?

『两位王子无需惊讶,相信精灵王子一定明白我们二宫家族传承下来的祖训吧。这一切的事情是小儿告诉我的』二宫父亲走着走着来到咒术的圆阵的沙圈内,拿起一根棒就开始在沙上写写画画的。

『原来如此,那么此事二宫大人有否向精灵王禀告过呢?』

『当然没有,祖训是确保两人的安全和接下来的生活,并且绝对不会带两位王子二度踏入宫殿,所以绝不会告诉王的。如果精灵王子说的是追杀你们的人,我也在暗中调查,可是却未能有结果,相信这背后的人一定很厉害的。』二宫父亲谈起追杀人的事情也不尽感到无力,以他在这世界上的威信可说是已经到呼风唤雨的阶段了,只是竟然还是帮助不了两位王子,对于祖训二宫父亲有点遗憾自己未能做到什么事情。

所以现在一定要挽救这事情,只要两人其中一方记忆能恢复,那么就能多少知道点千年前事情的内幕。千年的传说人人歌颂,却因为经过太多的游说,变得毫无真实度,只有当时经历过的两人才能知道。

所以二宫父亲决定帮助精灵王子寻回他记忆之魂。

『那么二宫大人要我们过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听小儿说两人的记忆都还未恢复,妖精王子您的记忆是被自己深锁起来,臣未能为您开启,要开启一定要靠您自身的毅力。』二宫父亲对着相叶的方向微微的欠身表示自己的无能为力。

自身的毅力吗?』相叶听见二宫父亲的话,深刻的反省着为什么自己要排斥记忆的恢复呢?

『而精灵王子您的记忆之魂还在飘浮,这个问题上臣能帮助你寻回。』说完这话,二宫父亲已经将咒语阵式画完,看向樱井意识已经踏进圈内。

『确定?』樱井半信半疑的心情依照二宫父亲的指示踏进圆阵内。

『是的。只是魂能寻回,能否与王子您合为一体就要看王子你的能力了。』

嗯。』

『那么我们现在开始了。』二宫父亲的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的,周围无风自起,沙圈内的沙子蠢蠢欲动的发出亮光包围着樱井。

ちゃん』相叶在一边只能担忧着不能为他做什么,但是却按奈不住心里的一份喜悦不断的拥上。他的翔要完整了,一定会变成那位说爱我的人,一定会的。

× × ×

一场完整的练习下来全部演员都有点累瘫了,二宫也不顾形象的就在台上横躺的休息起来,这演剧说话要大声,动作要够大的,很耗体力的。

突然场内的灯光一下子全无,吓得二宫马山弹起来看着周围『润,你在吗?』二宫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松本,松本是自己的影子在自己感到害怕的当时一定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和也,我在这里。』

听见松本的声音二宫顿时放松下来,可是心情才刚松懈那边就响起了音乐。是一首浪漫的情歌旋律二宫记得,因为那是自己耳机常常放出的音乐,那是自己和松本最爱的歌曲。

丸山的声音就在这时出现『二宫和也,我丸山隆平在这里正式的向你告白,在第一次你冲上来和我对戏的那一刻我已经被你深深的吸引,每天脑海里回旋的人只有你,早上醒来的那刻想见到的只是你。』

一手拿着麦克风,一手拿着一个巨型的柴犬玩偶,丸山一脸深情微带害羞的模样送上手上的礼物。

现在的一切事情让二宫都很无言,难道自己的躲避着男孩完全没有看在眼里吗?怎么还会有勇气告这么一场浩大的告白场景。况且对我来说人物错误,我要的人只有松本润一人。

看见二宫只是看着自己没有说话,丸山继续说到:『你不用那么着急的回答我的,我可以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等待你的答案,现在请让我以挚友的身份留在你身边就好。』

听见丸山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的二宫的眼睛积满了泪水『你知道,一辈子这句话不是你该说出来的,要兑现它是有多么的困难你有想过吗?』或许这话是对松本说的,或许是在心痛着他许下的承诺。

推开丸山,二宫夺门而出,松本看情况不对紧随在后。
丸山听着二宫那句心痛的回答感到彷徨,到底是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为什么要露出那样的表情?

× × ×

樱井感觉得到脑袋有被装满的感觉,却看不见片段的碎片,现在要接收着一切的魔力都让樱井不能分心『啊!!』一声吼樱井跪在沙地上。

『妖精王子千万不要上前,精灵王子还在接收当中。』二宫父亲阻止了想要上前扶起樱井的相叶,现在的樱井一定痛苦万分,运用魔力在调试要是随便一人稍微上前都会被樱井的魔力全力弹开的。

『啊!! 啊!!』

在沙地上滚动的樱井让相叶心疼,如果是那么痛苦的事情不要也无所谓:『翔,不回忆起来也不用紧的,我们只要有对方就好了,不要勉强自己,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啊!!!!!!!!!!!』听见相叶的话,樱井突然大叫起来,就摊到在地上看着相叶向自己奔过来。

『翔!你没事吧?雅纪在这里哦。』相叶看见樱井没有反抗了,立刻退来二宫父亲的牵制,冲上前拥抱上樱井。

雅、雅纪』在相叶的怀抱樱井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无声的晕倒。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