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樱相/润二/魔王] 星月成忆

第二十章

二宫跑出学院后,没有回家而是往反方向跑去,一人奔到后山去,而松本只是紧跟在后没有阻止二宫的意思。

松本了解那个告白是个触点,不是因为告白让二宫觉得讨厌,而是他的话让二宫想起了不愿回想起来的往事,和松本还未背负起家任之前的平淡没有距离的生活,和那之后的每一个承诺。

他承诺过他一辈子的陪伴,一辈子的谅解,一辈子的相随。

等跑到山峰顶点的时候,二宫停下了脚步未有歇息的迹象,对着山顶奋力的呐喊『啊!!!!!!!!』

松本不敢上前,现在的二宫需要冷静,需要好好的厘清一直埋在心里多年的事情。松本知道二宫为什么会有如此激动的反应,这根本就不是二宫一贯的冷静,松本也知道会把二宫逼疯的人,一定是自己,也只有自己。

『松本润,马上消失在我的身边,不要让我感觉到你的气息,你走开!!』转过身二宫对着楞着的松本大声的怒吼着。

..和也,我

『你闭嘴!我不要再听见你说话,你知道吗!?你的每一句话都会植入我的心里,很难忘记的!!所以你不要再说话,不要再承诺什么给我,我要的不只是你的承诺而已,你你明明知道的』二宫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语气微弱在哭泣一般,或许是喊得累了的关系,二宫缓缓的坐下声音都在颤抖,身体就算是经过一路的狂奔却还是冰冷的感觉,痛彻心肺。

这样的二宫让松本心痛,却不能做什么。靠近还是离开松本无从选择。如果上前,那便是再给二宫一次不必要的希望,两人是永远都不会有在一起的可能,不只是这辈子的事情,而是每一生每一世。

相信二宫这次回来也一定受到了父亲的喝止,和自己接近的事情。松本更在二宫父亲处听见了不得了的事情,当时都还有点接受不了。可是一切的一切都是我们的选择,怨不了别人,只能怨我们在一千年前就有缘去没有分。

看着二宫的哭泣,松本想起了那天二宫父亲在半夜时分出现在自己房间的事情。

×

回到本家的第一个晚上,原本打算就寝的松本被突如其来的气息带入了戒备的状态,看向门处发现确实是二宫的父亲,松本赶紧从床铺上下来,来到二宫父亲的眼前。

『老爷,不知道这时分您出现在属下的寝室是否有什么事情要属下做呢?』松本很是好奇二宫父亲的出现,却还是安静的倒好茶等到二宫老爷说话。

『润有些事情我觉得告诉你,会好过由我这位身为父亲的去告诉我的儿子。』二宫父亲换下平日庄严的模样,现在的二宫父亲就像是松本小时候看见的那位慈爱的父亲。

『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松本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会让老爷如此难以启齿。

『一切的一切都是祖训。在一千年前,也就是我们守护的传说里面,接下来的故事。两位王子原本打算和身边的骑士们逃离宫殿的束缚,到世界的角落寻找平静的生活,放弃显贵的身份。但是逃跑的那天,被王所发现,二宫被抓拿。当时他的恋人松本单人匹马的回到宫殿就想救回心爱的人。』

『却不料,两位王都没有想要放过二宫的意思,一心的只要自己的孩子回到自己的身边,虽然小公主也跟着松本回来了却还是未能消熄王的怒气。对二宫又是逼供又是虐打的松本当然也用尽全力的向二宫身边去,却被王狠狠的打到差点窒息

『这时候,两位王子透过魔镜观看过程,竟然不顾松本和二宫的成全,回到宫殿去,两位王子一到宫殿发动攻击马上解救了被绑起的二宫和受伤的松本。两位王子和王做出了条件的交换,让精灵王子几度的轮回寻找被封印的妖精王子。』

松本在听见二宫父亲说得话之后,都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是说自己和二宫也是千年前的情侣还是被两位王子救起的骑士吗?可是这关系到他和二宫怎么回事呢?

老爷

『我话还没有说完呢。』轻轻的抿了一口茶,二宫父亲无奈又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是。』

『在那之后,骑士们虽然都保住了性命,却也分离开了。当时的二宫留在了宫殿继续为精灵王服务,而松本不再以精灵王子的骑士,变成了二宫家的随影。这时候,二宫为自己和松本的爱情下了永生永世的魔咒。』

『那咒语,就是在没有让两位王子得到幸福之前,两人就算相爱也不能结合更不能向对方说爱,不然其中一方便会消灭成灰

空气凝结了一段是时间,松本的思绪很是混乱怎么会这样这一世的我们拼了命的想在一起却

『所以老爷才会如此坚决的反对吗?』

『是的所以不要怪罪叔叔好吗?在你们出生的当天晚上,你们身上散发出强大的魔力,让我们就知道这是祖上的转世,也就代表着千年传说将被揭开的循环。只是这魔咒我们多努力还是解不开

二宫父亲想起当时自己和松本的父亲找遍世界每一个角落,都不会有解决的方式,快要用尽身上的魔力还是无法阻止,只能一味的对自己的孩子们施压力而已。

×

现在的松本只能在一旁看着二宫哭泣,想要上前拥抱上那脆弱的身体,他哭得一颤一颤的呐喊着想要把所有的痛苦都从体内释放出来一般。

松本不要再想了,不应该止步的,就算不能说爱,但是对二宫的爱意还是会源源不绝的拥上心头。只要不说爱,不结合就能了吧?

跑上前松本紧紧的将二宫拥在怀内『二宫和也,我恨你!!』

听见松本的话二宫的哭声停止了,恨我?为什么?!就因为我你别给我任何的承诺吗?就因为我不想在给你和我说出承诺吗?

想着二宫觉得更加的生气『我才恨你呢!!滚远去~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了!!』

『我恨你让我的眼我的魂我的心都只停留在你的身上,我恨你让我那么离不开你,说给你听的承诺就算是你要我放弃我做不到,一辈子的承诺要我做多少都能,竟然毫无怨言的,真是可恨了你。』

这话让二宫完全不能思考,看着松本的脸思考着他的话语。

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啊,二宫和也,对你我已经用恨植入骨髓了,不管怎样都不会忘记你的。』

『润,难道对我说』二宫的话还没有说完,松本的吻就止住了二宫想说的话,二宫没有推开也不想推开,这是他渴望许久的亲吻,仿佛在做梦一般。

『不要说我们拥有不起的话语,你只要继续的恨我就好这样一辈子就好』放开二宫的唇,两人额头相碰,松本闭上眼睛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感觉得到松本说的每一句话内带有沉重的感受,难道是父亲又对松本说了什么吗?就像那天对自己说的一样?

用恨来说爱吗?
如果是你就算要恨一辈子都愿意。

× × ×

另外一边,生田和大野两人决定再次的深夜探入学院内调查,但是这次的方向不再是校长室,而是七子表演的舞台。

由生田的推算来说,下次的表演一定就是这次的学院祭了,那么就算未能找到储存的魔力也能了解到魔力是由什么管道储存的,只要找到附上追踪的魔力到时候就能轻易的找到据点了。

『但是真的能那么容易就找到吗?』大野看着两人毫无方向的在大厅内游转着,却一点发现都没有。

『这是我唯一想到的办法了』听见大野的疑问生田的心里也没有底,两人在这里寻找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什么都没有找到,连一点魔法源的东西都没有感觉到。

大野站在后台的左右出口的左边,对着在外面调查的生田埋怨的说着『难道这次又要搜查落空了吗?』有点泄气的往后一靠『啊?』

『怎么了吗?』生田听见大野发出奇怪的声音,转身一看,看见的是布景缓慢的升起两人看见了布景板后面隐藏的物品。

我也太幸运了吧』有点不可置信的大野,看着眼前巨大的圆柱形的气体,他感受得到里面的强大魔力来源。

『储蓄的魔法源机器』生田也觉得惊讶,里面的魔力直逼着自己,怎么有种晕眩的感觉?

『斗真,后面!是幻术!』大野感觉到不对劲,往生田的方向一看,身后有个黑影就快要袭击到他了,只能用呐喊的声音引起生田的注意。

『什么!?』来不及反应大野的话,后背被狠狠的击中『唔!』一击伤到生田的要害,但是没有生田缓气的时间,忍耐着疼痛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人射出子弹。

『一位倒下~』黑影轻快的身手闪开了生田的攻击,一跳离开了生田的身边。

『做的好。』敌人有两位。

『斗真!』大野往台下跑去,来到生田的身边,好奇着为什么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两个黑影,更夸张的是生田为什么连那么近距离的杀意也感觉不到?

『我没事』生田看着身后的两位黑影,完全估计不到两人的魔力指数,可能是台上强大的魔力储存器的关系扰乱了大厅的磁场。

『老师啊,这样偷偷的潜入学校搜查是犯规的哦。』黑影的声音再次响起,一听声音大野就能知道来人是谁了,那么紧跟他身边的人一定就是

『安田同学,犯规的可是你们。』

『别再犯傻了,你们的身份我们早就知道了,就在你们踏入这学校第一步的时候。』安田轻佻的声音,却让大野两人听着心寒了一下。

怎么会?

『你们都别说,我来说就好。关于王子们的传说我们知道,关于你们被派遣的内容我们也清楚得很。反正明天就是最后的充电了,两位只要消失一段时间不要妨碍我们抓到妖精王子那么就万事大吉了。』

『什么要我们消失一段时间啊?重点是你们能打倒我们吗?别忘了关于你们的魔法弱点学校资料可写得清清楚楚的。』生田听着眼前的人那狂妄自大的感觉就不爽,明明岁数比自己还要小,嚣张个什么鬼啊。

『哈哈,你觉得你们看到的就是全部吗?』安田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对于眼前的两位高级的魔法使者是处于乐胜的状态。

不是全部吗?

大野二话不说的撑起两人的防护罩,首先阻挡未知的攻击,以免有幻术的控制。

『别浪费时间了,义将他们拿下!』安田说完这话,对着大野了生田释放水系的强力攻击直破大野的防护罩。

『沙漏之时永恒的世界,封。』只听见大仓碎念了几句话,大野和生田在闭上眼睛的瞬间,张开之时已经身处别的地方。大野解开围起两人的防护罩,看着四面铁墙的黑暗空间。

『这里是哪里?』生田四处摸索却发现不到任何的空隙。

×

宫之苑的别墅内。

『断了!』舞优的声音突然响彻整个别墅,让原本还很专注看着电视的静吓了一跳。

『你干嘛啊,突然大叫很吓人的啊!』静看着身后坐在一边上着网的舞优,不满的埋怨。

リーダー和斗真君的联系断了。』舞优一直尝试联系他们的地点,那地方竟然连魔法都搜寻不到。

『或许是他们隐藏起来了呢,他们不是去学院夜探吗?』

『静大小姐你当我的电脑追踪是假的啊?就算是自我隐藏的魔法启动我还是能寻到的,现在连气息都没有。』舞优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女孩,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怎么会有那么天然的人。

『啊!是噢,优!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静好像已经了解了状况,开始紧张起来。

『怎么了吗?』松本和二宫刚刚回来,在门外就听见两人的吵闹声,一打开门看见的就是两位女孩紧张的模样。

リーダー和斗真君的联系断了!!怎么办啊~~~ニノ~~』静看见二宫一进门马上冲上前去解说着。

『他们最后的地点是学院祭表演的大厅。』舞优看着消失的地图,决定要调动学院的监视器探戈究竟。

15分钟的时间,舞优通过自身的魔力入侵学院的系统得到监视录影,四人围起观看。

『这是安田章大和大仓忠义!』静指着有点模糊的视屏,她认得出两人的身影。

但是录影播放到安田对着两人施展魔法的瞬间黑屏了一下,恢复的时候视频内已经没有人了,仿佛刚刚的场景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魔法的影响?』二宫看着还在运作的录影,那一瞬间自己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一般,但是又消失了,这魔法自己小时候父亲好像有对自己说过,但是到底是什么。

不好的预感在四人的心理散开来,七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伪装成学生吸取魔力,又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强大的魔法能力?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