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樱相/润二/魔王] 星月成忆

第三十二章

松本一个人来到妖精宫殿,这宫殿比自己想象稍微守卫没有那么森严,很快的松本就潜入到宫殿内,他可以感觉得到熟悉的气味,那是静和舞优的魔力流动还有生田斗真!!

感觉得到三人的魔法气场松本快步的来到,到步的时候眼前是一幅华丽的大门,门边围绕的都是花边的装饰,看来这是千真万确的公主房。

听见后面有女仆们说话的声音松本赶紧一跳隐身在天花板出,看见女仆想要为公主带茶点,应该就是和生田谈论着事情吧。松本二话不说跳下来打晕女仆们,接着糕点,用魔法为自己换装,再轻轻的敲门。

『公主您的糕点送到。』

『进来吧。』静完全没有注意到那是熟悉的声音,只是很专心的想要劝说生田什么事情。

『是』打开门,再关上门。松本什么都没有说上前就是给生田斗真重重的一拳,这一拳完全将生田打离位子上直飞墙壁处撞到许多东西。

生田也因为来不及躲避,狠狠的被松本打伤。静吓了一跳想要大喊,但是看见来人是松本赶快将双手封上自己的嘴巴以免喊了出来。

舞优看见这样的场景,只是默默的走到门边顾好门不要让别人发现。

『终于看见你了,怎么了?不站起来,这么一点的轻伤够你伤智心里的伤来的重吗?』说着松本又是一拳要挥出,但是这次被生田接住了,并没有打到。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别骗我了,被人操纵还是下蛊的现在只有智还坚信你是无辜的!你都很厉害,骗了我们那么久!!』松本收回自己的拳头,双手抓着生田的衣领甩着。

『放开我!我也有我的苦衷的。』挥开松本的手,生田眼神黯淡了下来。

『苦衷!!你的苦衷让你可以放弃你的所爱还有我们的兄弟情感?』松本站在原地,看着不再隐瞒的生田眼神的困扰,其实松本也很想相信生田绝对不会害大家,很想去信任他。

『你们也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只要你们乖乖的妖王说保证我们都能免过一死。』生田抚摸着自己被松本打得有点痛的脸,感觉牙齿都要移位了。

『无谓的挣扎,斗真你觉得就算是用你的生命来交换让智一个人活下来了他会开心吗?你觉得我们会开心吗?』松本可笑的看着生田的脸『我们要的不是苟活而是同生同死,死对我们来说不是惧怕,最怕的事情是你的背叛,你懂吗!』

错愕的表情有那么一秒出现在生田的脸上,但是很快的就恢复回那冷漠的样子。

『好了,松润你那么夜闯进宫殿应该不是为了打斗真くん而已的吧?』舞优看着僵硬的情况,还有静那想要自己救助的眼神,终于收起了自己那看戏的心情开声提醒着松本。

松本听见舞优说的话后,稍微的左顾右看一下『当然不是,静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静歪着头想了一下自己好像也是有事情要找松本,那是什么事情啊?

看见静那无辜的眼神,舞优叹了一声气『刚好我们其实再夜点也是要过去大野家拜访的,是ニノ身上的伤吧?』

『啊!是哦,ニノ没有事情吧?』静经过舞优的提醒后,终于想起了。

『很是虚弱呢,所以リーダー才叫我过来找你们,赶快!现在跟我走吧。』松本上前去牵上静的手,带她来到窗边确定着有没有人想着就这样离开。

『等、等等,我们这么离开生田くん会告诉父王的。』静甩开松本的手,紧张的看着一直面无表情的生田。

『他,不会的。』说着再次牵起静的手,跳窗离开了。

舞优预备着紧随在后站在窗口处突然停顿了一下看见松本和静都远去了,回头对着生田说道『其实你一直担心的事情就是他们的不信任吧?看到了吧?不管你对他们做了什么事情,我相信大家都还是伙伴的,别让智哥担心你了。』话一说完舞优也离开了房间,留下生田一人。

门突然被几个侍卫闯入,『生田护卫!』惊讶着生田在场的侍卫们,噤声了一下。

『有事吗?』板着脸生田问道。

『不,刚刚有位女仆在公主的寝殿前被袭击了,所以我们前来看个究竟。』侍卫毕恭毕敬的回答着。

『那只是静公主的恶作剧而已,别担忧了,我才看见公主离开而已。都退下吧!』生田说着甩袖离开了公主的寝殿处。

『是!』

× × ×

跟着松本离开,静在松本的身后笑着。

『笑屁啊!』松本有点恼火的看着眼前的女孩,虽然是公主但是相处了一段时间也知道其是女孩还只是一位需要人宠爱的孩子而已。

『没有啊,就是觉得为什么一定要对斗真出手呢,明明就一点都没有怪责他的意思。』静在松本的身后缓慢的走着。

『我那是为リーダー报复,小女孩不要知道那么多事情。』被静说中心里的话,松本有点颓,加快了脚步。

『是,如果能做你们永远的妹妹你说那样有多好呢?』静也加快了脚步来到松本的身边,笑得无比灿烂的问。

『说什么傻话呢,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妹妹。』松本举起一手抚摸静的头发说着。

『呵呵,走快点吧,辛苦了ニノ又要被骂了!』

虽然感觉许多的事情都在爆发着,却还是庆幸有大家还能在一起。

×

来到大野家,静就看见躺在床上呼吸很是微弱的二宫,加快脚步的来到他的身边。

『对不起那么迟才来,只有晚上父王才不会将我看得那么严。』静举起一手在她的身边浮现出许多的塔罗牌卡,原本围绕着女孩的卡,在女孩的指挥下整个包袱着二宫。

『现在我们都别打扰静,这样施法很消耗魔力,需要集中精神。』舞优让全部的人离开房间,自己也退出关上门的时候,发现樱井还站在自己的身后。

『王子殿不,现在应该叫您精灵王了。真不知道应不应该道恭喜』舞优看着樱井那欲言又止的模样也知道他想问自己什么事情。『妖精王子他现在还算很好

『还算是什么意思?』樱井听得出舞优话语中的暗语。『难道妖王他对雅纪怎么了吗?』

『妖王已经开始在妖精王子的身上抽取魔力,那股魔力极其的庞大而他的输入体就是妖王的身体内。我和静公主都不能估计那样的活体抽取魔力下去是有多大的痛苦,虽然妖精王子没有喊闹,但是煞白的脸色』说出这段话的时候另舞优不禁想起,两人原本守在相叶身边的时候,他一直没有说话,或许是怕一开声就忍不住呻吟而在隐忍吧。脸上的汗珠都是他痛苦的证明。

『雅纪

『翔哥,现在的世界很需要你的振作。』

『优是你和静救出我父王的吧,谢谢你们。』樱井抬起头带着笑容对着舞优说着,但是这笑容在舞优的眼里,实在是难看呢。

『不用客气,当时的我们也未能做到什么精灵王还是被妖王给伤到了』舞优其实在那时候有点自责,他其实看见了精灵王的举动却也没有阻止,舞优自私的不想要静出事,只有让精灵王去冒那个险。

『我都知道的为了我和雅纪,我们欠大家的都太多了,生活和自由都被我们束缚了,真的真的很对不起

低沉的声音响在舞优的耳边,在女孩的眼里眼前的男人更加的可悲,他背负着转世后的爱情,伙伴和许多的生命,他没有的选择当一个普通的人类,只是大家的强加意识让他当个有担当的人,他连退出这一个选项都没有

『我们要听的话,不是对不起。翔哥,我和静一直都相信着只要你回来了,那么我们就会有幸福未来。或许我们都忽略了,其实幸福还是要努力去争取的。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

樱井抬起头看着舞优,不明白女孩想要说什么。

『对不起一千年前我和静公主的调皮才会导致ニノ受罚,才会爆发了你们的事情。那时候的我们不能承担,一千年后我们也没能承担罪责。静一直都很自责,她想要补救,可是我们却发现了妖王的计划。在妖王的威胁下,我们竟然变成了同犯。没能保护好精灵王救出你的灵魂,没能保护好你们所有人….

『优….』樱井不知道,他忽略了。他忽略了女孩们在这以前的等到用了多少的期待,刚刚的话一定刺伤了女孩了。

樱井上前将女孩圈进怀内。

『不会怪你们的你们一直都是我们最疼爱的妹妹一直都是你们需要的是我们的保护,不是保护我们。』

不应该在女孩的面前脆弱的,他们终究只是自己和雅纪的妹妹而已。责任只有他们自己能承担,就只有他们能。

『翔哥』舞优忍耐不了的泪水终于在樱井的怀抱内爆发,几百年下来的委屈、怨恨、不知所措都能烟消云散。她还是有听哥哥们的话,她很尽心的将静公主保护得很好,一直都很努力的保护得好好的。

×

用了许久的时间,静终于将二宫身上的毒排除了,静轻轻的帮二宫盖上被子,转身就看见一直站在墙边默默不出声的松本。

惊讶得静差点就攻击松本。

『吓、吓死我了』静拍拍自己的胸口,安抚着自己跳得有点快的心脏。

『对不起。因为很担心和也,所以就

『不不,没什么事情的。ニノ已经好了,相信明天就会醒过来的,别太担心了。』静能理解松本的担忧,眼前的二宫一直都是他的心里肉,最疼惜的那个人。

『静,谢谢你。』松本诚意的对着静鞠躬,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现在的心情,除了现在救二宫的事情,还有之前任务里面许多的许多。

别和我说谢谢这一切都是应该的。』都是我还给你们的。『我看我和舞优还是先回去,出来太长的时间父王会发现的。』

『嗯』松本打开门,打算送两位女孩回宫殿,但是被静阻止了。

『不要送了,照顾ニノ比较重要,回去吧。』女孩微笑着将松本推进门内,再帮忙关上门

出门没有看见舞优的身影让静有点困扰,左看右看,看见一道虚掩的门,猜想应该是舞优进去里面休息。静走进门内,果然看见舞优躺在床上睡着。

『我几时睡着的』听见门边传来风的声音让舞优惊醒,这是女孩多年来的危险意识。

『嗯?』听见舞优说的话静有些好奇,走上前去看,虽然只有月光的照射,但是舞优脸上哭红的眼睛还是让静给发现了。『优,你哭过来?怎么了吗?谁欺负你了?』

『别紧张,没人欺负我。只是和翔哥谈了一些事情而已』清醒过来的舞优轻拍着静的肩膀,让女孩别担心。

『一些事情吗果然哥哥都没有怪责我们呢,是吗?』

『是啊』这是一个难得的夜晚,看见了舞优的软弱和静的认真。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esley
  • 很好看呀~ 等你更文...(大愛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