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樱相/润二/魔王] 星月成忆

第三十三章

相叶躺在床上,其实根本就睡不着,他整个身体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连他的心也渐渐被抽得麻木了,连说句话走步路都感觉到最深的痛苦。

说好听一点他现在还是一国的王子,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只是自己父王的一个棋子,不或许连棋子也不算只是一个容器而已。

可笑吗?

现在的他很想疯狂的大笑,可惜连那力气都没有;现在的他很想大声的哭泣,可怜他连泪水都没力气挤出来。

好想好想听见他的声音,看见他的笑容,还有他的怀抱

翔,我想你了,知道吗?

一千年前我们自信的认为,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关系什么模样,我们都能相爱。现在的我们相爱了,却还是没能相守,我会就这样离开吗?然后又再和你分离吗?

翔,爱你很幸福;却也很辛苦

×

让舞优睡下后,樱井觉得很累,什么事情都让他觉得无力。父亲的逝世,妖王的目的,都那么的触耳惊心,他完全来不及反应,他现在需要的就是静一静,好让他能整理自己的思绪。

走在大野家外面的公园处,冷冽的风让樱井不禁清醒了不少,就像是冷风能吹走混沌的思绪般。

『父王现在的我该怎么做才好?』樱井才刚刚走到河边处,就听见声音的呼唤,他并没有回头现在能伤害他的人只有妖王一人而已。

『参见,精灵王。』一众的士兵凭空的出现在公园内,全体对着樱井下跪保持尊敬的姿态。

『来了吗。』

『前精灵王的丧失还需要您主持大局呢。』

『嗯』樱井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是跟着众人一起消失在原地。

我不能再牵连许多人了,这个国家需要我的保护,我的爱人也需要我的守护。
智,润,和也对不起

× × ×

迎来第二天的早晨,大野一整晚都没有什么睡到,只是在朦胧中或醒或睡的情况。了解到自己的状态大野也不再浪费时间,起床整理下自己,上楼去寻找樱井。

但是在打开樱井的房间门,没有看见他的身影,让自己冷静下来,闭上眼睛搜查樱井的魔法气味却发现无果,紧张起来的大野开始大声的喊出。

『翔 !!!翔!!你在哪里!!?』

『怎么了吗?』松本第一时间反应到大野的声音,打开房间门,看见带着慌张神情的大野『翔不在房间吗?』

『不在..』大野有点落寞,难道大家就那么的不值得信任了吗?

松本看得出大野眼神里的愧疚,也生气樱井竟然一声不响的就离开大野家,虽然不用猜测都知道他一定是会到精灵宫殿内。但是不告而别是什么意思,要我们别搅和进去吗?

山田和知念听见声音也从楼下的房间快步上到二楼看看情况,只是在全部人都一脸忧愁的情况下,没有人注意到山田嘴角一丝的笑意。

『智哥哥』知念不知所措的来到大野的身边,用着那担忧的眼神看着大野。

『侑李哥哥真的是很没用呢』大野毫不犹豫的将知念拥入怀内。

『智哥哥

二宫在听见大野的声音时候已经醒过来了,只是虚弱的身体还不方便下床,呆在房间里面他还是可以听见大家说话的声音想象得到现在的场景。

樱井翔,你到底想要我们怎样,难道你还不明了现在你和相叶的性命已经不是你们两个人说了就算的事情。而我们已经不是可以说退出就不玩的情况吗

『和也..』松本回身看见二宫紧皱的眉头『真是不知道那个精灵王的脑袋到底一股脑的在想什么事情呢..』苦笑,现在松本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样了。

『内,润我们离开吧?』二宫看向松本,脑袋里一团乱,现在的他们已经不是一体的了。生田的离开,樱井的固执,大野的情绪,都让六个人的心分裂了。

我们离开吧』虽然不知道二宫为什么会有如此的决定。

× × ×

静和舞优两人回到宫殿内的时候已经是快要临近早晨的时间,只是换了一件衣服就听见父王的传见。就像是本来就猜测到一样,舞优看着静有点呆滞的眼神,来到女孩的眼前牵起她的双手给予安慰。

『该来的就是要面对不是吗?』

『是啊,希望这件事之后一切都能结束,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都好结束就好』静是累了,累着背负现在的身份,未来的未来不管变成什么模样都好,只求能做个平凡的人,平凡的生活就好。

『走吧,公主殿下。』退下一步,舞优单脚跪在地上,恭敬着静,寓意着不管什么事情舞优都会一生相随。

静深吸了一口气,来到殿堂处就看见自己的哥哥和父王坐在那长形的餐桌上吃早饭无味的早饭,相叶的脸色很是糟糕的惨白

『参见父王,参见皇兄。』毕恭毕敬的是王家的礼仪。

『平身。赶快起来,今天啊是我们团聚了日子,这日子小公主不是都期待了一千年的时间了吗?』妖精王看着眼前两个都值得自己骄傲的孩子,以往小时候就是出类拔萃的聪明伶俐呢。

『是啊,能再看见皇兄确实是儿臣已经期盼许久的事情,如果能从今天开始起不再只是冷清的宫殿那么儿臣会更加的高兴。』静来到自己的位置上,缓慢的坐下,身边的女仆们在帮着静打点着一切。

『呵呵,雅纪你看,宫殿的人都那么期待你回来呢,现在父王真是高兴极了。』

相叶没有搭话,也没有进食,只是一味的捣鼓着碗里的食物而已。虽说现在场景看起来很是温馨,但是内里的冷漠有多少人能了解。虽然嘴角上牵带着微笑,却也感觉不到丝毫的开心。

这顿早饭,真叫人吃得很是不舒服。

『孩儿们,今晚上有个全城欢迎皇儿回归的宴会,父王可是等待这个宴会已经有千年的时间了,希望孩儿们能盛装的打扮打扮可好?记得在家装扮就好,别离开宫殿一步知道吗?』妖精王在吃完东西的当刻,脸色一变说完话也就离开了。

静默着

就是今晚了吗?

看着妖精王离开后,静将眼前的食物推开,抬眼就看见相叶也是在看着自己,静觉得现在的这一刻是否该说些什么,但是自己又能说些什么吗?现在未来的任何事情自己都无法预计呢

『皇皇妹

『哥,别叫得那么生疏好吗?就算是叫不出妹妹,叫静也是没有问题的。』

妹,有一件事情』相叶想要问出自己的问题,但是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哥,是想要问樱井翔的事情吗?』

『嗯!』相叶听见的静的话,瞬间眼睛有神的看着静。

『昨天精灵王正式的过世后,翔哥哥顺理成章的继承了精灵王的位置,如果我的情报网没有出错的话,翔哥哥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大野家,回到了精灵宫殿。』静将刚刚自己才收集到的情报说出来,也在思考着,今晚的事情不知道大家怎么办

『是吗,妹哥哥有最后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哥,千万别那么说,不管是多少的事情静还是会帮的,不管是什么事情都好。』

『帮我捎一个口信给翔可好?』

』静大概也能猜到相叶要自己怎么做,不想答应但却还是相信。

『和翔说千万不要出现在今晚的宴会上,我不想见到他。就算我有什么事情,也未要帮我报仇,好好的管理自己帮助所有被父王欺压的人。』相叶说完话的时候,眼睛积满的泪水还是出卖他自己流下来。

静不用想也知道这话是他用尽自己的力气说出来,他只是不希望他们出事,他只想换个方式保护回他们。向着舞优点头要她照做,将口信送去给精灵王。

相叶看着舞优的离开,嘴角牵起一抹笑容。

『哥..何苦呢?』

『静,当我清醒起来的时候我想了很多。我深爱着他,就算是失忆的当时我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爱他,但是我们的身份就是不可应许我们在一起的,没有必要再牺牲其他人的幸福来换取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了。这件事情,是该到结束的时候了。』

『哥,这句话我觉得如果是翔哥哥的话也会想要对你说的。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我们都不是一个人,就算世界都抛弃了我,可我知道我还有你们。这么多年下来我一直都是这么信念着存活下来的,所以我相信。』

今晚不管会发生什么事情都好,不会让哥哥一个人寂寞。

× × ×

夜风已晚,冷风吹过树叶响起风沙。宴会是个热闹的场合,今天在妖精宫殿内邀请了成千的人来参加这个特别的宴会。

百姓高兴着妖精王子的回归,也恭贺着精灵王的换代其他的全然不知。相叶一个人坐在房间内被侍女们整理着自己感到无奈,而且现在的他确实全身无力,被抽去的魔力在自己的身上所剩无几,父王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最后的一口气,就是要在等会显示给众人看的。

那种嗜血的性格真高兴自己和静没有被遗传到,或许我们两个都不是父王的亲生孩子呢,相叶只能在脑内如此的嘲笑着。

被摆弄得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繁杂的服装许多的人让相叶觉得头昏脑胀的,这时候听见静的声音响起。

『大家都退下。』

『可是』为首的奴婢看见还有一些挂饰需要挂上,想要开声和公主说声,可是胆缺得也不敢开声,这几天殿内的气氛增加了许多的严肃感,每一位奴婢连走路都不敢有声音。

『我说退下。』静的一声喊让所有人都害怕的急脚离开。

『静,这是..』相叶的话还没有问完,就看见舞优手上拿着御盘上放着多样化的挂饰。

『这些挂饰都是我亲手做的,其实翔哥哥也有一套。今天想要看哥哥带静做的首饰』说着静将相叶身上的饰品一样一样取下,在一件一件的为相叶带上。带上的时候还不经意的想起自己第一次做首饰时留下许多点点滴滴的丑事。

相叶听着只觉得原来自己已经错过了那么多,那么多和妹妹相处的时光。这一生自己随爱而行,到底这一趟值得还是不值得,现在的相叶已经混沌不清。

『妹,哥哥对不起你,对不起小优。这么多年你们受委屈了,为了哥哥们。』相叶忍不住抱住眼前的女孩,听出女孩一直忍着哭泣的声音在说笑,想要让自己轻松。

身为哥哥的怎么能不了解。今夜一过,不知道还看得见明天的太阳吗?

『哥妹妹不觉得委屈,只希望你们都在,只希望还能回到一千年前游山玩水的时候,不想要改变。』

嗯,但愿你的愿望还能实现。』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