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团,J禁禁断文。无法接受请自行离开。

诺是CP有雷请无视这文章的存在。

故事所有是作者的苦心作品,严禁转载。

 

[樱相/润二/魔王] 星月成忆

第二十六章

回到宫之苑两位王子就被送进二宫家最完善的医疗室内安顿下来,而二宫、大野、生田和静却只是围坐在别墅的大厅内,一句话的都不说的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事情,又像是在刺探着什么事情。

门轻巧的被松本和舞优推开,感觉到别墅内沉重的气氛,两人走到大厅放着电视机位置的前方迎来大家的疑惑。

首先说话的人是舞优『我们在抓到人过后,已经正式的可以统计这次事件的经过和来龙去脉,七子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躺在床上那位男孩复活,名字叫内博贵,这号人物出现在学院的时间不到三个月,资料还没有被完全登入的状态下他就失踪了,学院方面不但没有去寻查也不当一回事情,成绩很好却还是不能让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只能让学生们清楚出现了那么一号人物却也不能完全熟悉这号人物,只知道七子很维护内博,并且无比疼爱他。』

舞优的说出来的事情不禁让大家都感到惊讶,三个月时间还没能完善学生的个人资料这是一个正统魔法学院该有的系统管理方式吗?并且在学生失踪后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知道大家都很好奇,经过刚才二宫家族的魔法使者查探下发现学院内的老师,部分都被强烈的催眠魔法给控制住了,包括校长也是。』

松本看着在坐的每一个人都没有说话的意思,只是深深的叹了声气『静、舞优我觉得有些事情你不说我们永远都不会明白的。是否该好好的和我们说声,你们到底是敌是友?』

静听见松本的话,也只是微微的笑了起来『有一样东西我想让你们看看。优。』

『嗯。』舞优的手上瞬间出现一个四方形的水晶盒,那是记忆水晶盒,王族才能拥有的珍贵魔法器具。

四人只是看着水晶球闪出了画面,那是他们吗?两个小女孩围绕着公园玩乐,跟随着胡闹的人是长得很像相叶的人,却被长得像生田的人劝住着别玩得太闹。

感觉很温馨。

画面经过后,是二宫被抓了起来,身上还是蛮是伤痕一幅快要晕眩的模样却还是看着前方已经晕倒的并躺在地上的松本,相叶跪在松本的跟前哭泣,而两个女孩已经哭得梨花带雨的嘴里大声的呐喊着别伤害哥哥,却只是被生田还有大野忍心的抓着别让女孩冒险。

在这刻画面被切断,四人看着视频的同时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剧痛不止。

是什么』用了许久的时间二宫找回了自己的思绪和声音,刚刚的画面让自己熟悉,让自己后悔,为什么种种的感情会左右着自己?

『我接下来要说的话,或许你们会不接受但是确实最真实的。』静低下头,没有人看见女孩的表情『你们就是千年前,王子身边的亲友,而我的身份就是妖精族内唯一的失踪公主,相叶 静,而舞优就是已经失传百年的妖精系魔法使者。』

『不过在刚才不管是王子们还是静,相信一定都没王们给察觉到了。』舞优担忧的看着静,她和静在哥哥们等待轮回的时间里,尽自己的努力将自己隐藏起来,就是想不通为什么事情会发生那样的变化,逐渐的利用时间调查着一切的事情,却发现了各种不平凡的玄机。

『我们期待着你们的到来,也害怕着你们的归来。』静深深的吸了口气,抬起头看着眼前自己思念已久的哥哥们,是开心更是害怕。

『在那之前我就猜测着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操作着,这么大件的事情,最离谱的时刻就是怀疑了两位王。』二宫看着静,说着自己在那之前的猜测。

『或许可以说你们的猜测没有错误,是对的。但是我们能告诉你们的不多,有些事情一千年前我们帮不了忙,一千年后我们也是没有插足之地。』舞优的口气很是失望,当初是大野教导自己治愈的魔法,自己和静也能力没有那种利害到能抵抗王族。

『我们愿意为哥哥们牺牲一切,却不能让命运停止前进。我和舞优不能留在你们的身边,那样不但只是带来危险更会为你们添了麻烦。』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牵起舞优的手,决定离开。

『静,你告诉我们,你们是敌还是友?』在静来到门前的时候,大野突然站了起来对着静喊道。

『未来我的身份是敌,我的心是友。最后给哥哥们的忠告,小心身边的每一个人,随处的一只蝼蚁都可能毁坏了命运的平衡值。』

说完的瞬间,舞优利用魔法将两人瞬移离开了宫之苑,不知道去处在哪里,无法探测。
这事情只有四个人知道,没有人问起两位女孩的踪影,他们也没有回答。

× × ×

那天之后樱井和相叶完全没有清醒的迹象,二宫在担忧着却也不敢轻举妄动,7天已经过去了,两位王都没有做出什么举动,难道连静的猜测也都错误了,没有可能,以她的能力绝对没有可能,虽然自己也未能完全确信她说的话,却不知觉的很想去相信。

『和也,你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放松自己了啦,稍微休息一下好吗?』松本就算是在他的身边也能感觉得到他散发出来的压力。

『我没事,他们要是一天没醒,我们都很难放下心来,事情的一切现在才只是开始而已而我们却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操控,或许连我们的生活在不知觉中也被他们』二宫越想越不忿,为什么到头来他们的命运还是那么的难跑,让他们生活得再普通点就不行吗?

『和也』松本知道二宫一直都是爱自己一个人往闷处撞的人,现在只是没有想到事情走得越近知道的却不是自己想象般美好,会气馁也是正常。

咯咯敲门的声音没能让沉闷的气氛消失。生田和大野走了进来,看见的只是埋头不知道沉思着什么事情的二宫,和守护在他身边的松本。

ニノ我带了些好吃的过来,是我家里特制的养身药汤。』大野要生田将汤倒出来放在一边的桌上,自己就将二宫牵上。

二宫其实每天都在想着那天静和舞优放出水晶盒内的记忆。决裂那天自己是被抓起来的那一位吧,或许也就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才会..才会有现在的一切发生,当年到底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吗?

リーダー,你说我们能叫我父亲帮我们恢复千年的记忆吗?就像那天他对翔做的事情一样!』二宫放下手上的汤碗,激动的抓着大野的手问着。

ニノ你冷静一点!』大野没有挣开二宫强大的手力『我和斗真过来就是来和说关于翔他们的事情的。』

听见大野说的话,二宫缓慢的松开抓着他的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待着大野继续说下去。

『将翔他们带回大野本家吧,或许就算没有那么庞大的保护网,但是我母亲的能力一定能治愈得了他们的。』大野看着二宫和松本,自家在一千年前就脱离了王族的庇佑选择了平凡的生活。

『智』听见大野说的话,二宫突然觉得有些事情,其实还是可以明朗化的,只是自己

『所以ニノ可以安心的休息一会了吗?最快我们明天就出发前往我家吧。松润,斗真你们去安排一下吧。』大野拍拍二宫的肩膀,顺便将汤药推向二宫,让他喝下。

『交给我们吧。』生田说了后,打开房间的门离开,看见的却是松本关切的眼前,不放心现在眼前的二宫离开自己视线吧。

感觉得到松本关心的眼前,二宫抬起头看着松本微微的笑『父亲那边就拜托润帮我说一声了。』

嗯,我会的』想想,或许带着大野的身边二宫的精神能放松点呢。松本想着,跟上生田的脚步也离开房间。

看见松本和生田离开后,大野趁二宫还在喝汤的当时,施展了魔法让二宫进入了深沉的睡眠,让二宫能好好的休息只有这个办法。

接下来还有许多你预测不到的事情要陆续发生了吧,虽然有种预感叫我不要回本家,但是要治愈翔他们只有这条路了。虽然大野还记得静离开的时候忠告,难道自己家族里面会有谁是被收买了的?

但是该来的他们六人还是要面对的,静逃避已经不是我们能选择的路了。

大野看着二宫的睡脸,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再张开。不舍得再看见三人沉睡的模样,只好将视线提高看向窗外的风景。

风偏偏的和树叶飞舞,
何时才能吹走六人心里的烦,
和上辈子的罪。

 × × ×

离开房间的松本和生田没有走远,只是站在房间外。松本无力的靠在墙上,一句话也不说眼睛看着地板,一语不发。

『松润,事情的一切会一点一点的好起来的。』生田虽然认识大家的时间不长,但是大家相识了许久的感觉不是假的,就像是那天的映像一样,自己会不知觉的去注意着相叶的举动,想要靠近他,原来那都是作为执事的自己所拥有的自觉

『斗真,我越来越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处理状况了,差点就陪着小和钻牛角尖我真是位失职随影』松本沿着墙缓慢蹲下来,双手抱头埋在腿间,颤颤的语气像是在害怕,也像在隐忍着什么。

『松润,你要是那样想的话,就真的会对不起ニノ了。只要有你的陪伴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是看不见路的尽头,相信大家都无怨无悔的。一千年前我们选择了一起面对,一千年后我们谁也抛弃不了谁,不是吗?』生田靠着墙上,没有看着松本说话,话语像是在安慰,也像是在自语着。

原来现在的我们不只是看不见未来,还不知道该怎么前进。

× × ×

舞优和静离开宫之苑后回到妖精村庄内。一间庞大的独立式房园内有一班在工作的女仆和男仆们,看见两位小姐的归来规矩的排成两排,工整的说出敬礼。

『『公主殿下,舞优小姐,欢迎回家。』』

『看来父王不只是发现我们那么简单。』静的表现一点都不惊讶,其实她的家一个女仆或是男仆一个都没有,这家,是一千5百年前和哥哥门旅游时遇见舞优时所住的家,自从离开宫殿后静一直和舞优住在这里。

『还找到了我们藏匿的地点。』舞优无谓的笑笑,看来她们回来的选择是对的。

『妖精王,请公主殿下和舞优小姐到书房,有事相谈。』一位看起来毕恭毕敬的老人家管家出现在女孩们的面前。

『和父王说声,我累了要休息,有什么事情等我冲个凉吃个午餐睡个午觉再谈。』静完全没有理会老管家说些什么自顾的往二楼走去,那间一样的房间,其余的房间都是空着的因为在期待着大家再一次旅游时愉快时期再度发生。

『可是妖精王』老管家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对着静和舞优的背影说着。

『别和我说请不到我进去见他,他就会为难你然后杀了你,你知道吗?我一点也不稀罕你们谁死在我家,只要不脏我家的地板就好。』静说完这话就消失在楼梯的转角。

『公主殿下和小时候已经不一样了呢,连老管家的命也不理会了』老管家自语的说着。

回到房间舞优伺候着静沐浴,自己只是在一旁照顾着,静坐在浴缸内看着舞优忙东忙西的在消毒着几个月都没有回来的用的浴室,换了床单,简单的清理灰尘,才进浴室决定让静离开浴缸。

『优,我们能帮他们拖多少的时间?』

我不知道

『我们的用处不大,父亲不会处理我,却会拿你来威胁我难道我们真该

『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成全他们,不管做什么我们都愿意。』

『就算是

『能和静一起死,就算要我经历多少世都愿意。』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流星 的頭像
小流星

☆幻之世界☆

小流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